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秦可卿與賈寶玉是什麼關係?賈寶玉的春夢


紅樓夢中賈寶玉和秦可卿之間有什麼關係呢?賈寶玉在睡夢之中與秦可卿有了兒女之事。那麼他們兩之間是發生了關係嘛?還是只是一種隱晦的寫法呢。那麼秦可卿和賈寶玉是不是亂倫呢?那麼現實中秦可...

- 2016年6月15日00時00分
- 汽車文摘 / AK軍事網

紅樓夢中賈寶玉和秦可卿之間有什麼關係呢?賈寶玉在睡夢之中與秦可卿有了兒女之事。那麼他們兩之間是發生了關係嘛?還是只是一種隱晦的寫法呢。那麼秦可卿和賈寶玉是不是亂倫呢?那麼現實中秦可卿和賈寶玉之間現實是什麼關係?今天就和AK軍事網小編一起來探討一下秦可卿和賈寶玉之間的關係。

秦可卿與賈寶玉 寶玉在秦可卿房間睡覺

《紅樓夢》第五回「開生面夢演紅樓夢,立新場情傳幻境情」,賈寶玉到寧國府玩累了要睡覺,寧國府人先請他到屋宇精美、鋪陳華麗的上房內間,估計是賈珍用來擺門面的書房。迎面掛著一幅燃藜圖,兩邊對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畫和對聯都勸人入世。而封建社會最重要的入世就是入仕,賈寶玉恰好既不喜歡讀書做官,也不喜歡跟峨冠博帶者來往。他堅決不肯在這個房間睡覺。秦可卿這才帶叔叔賈寶玉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秦可卿房間什麼樣兒? 甜、香、美、艷、淫,這是曹雪芹對秦可卿香閨的定位,也是古代小說風月人物環境最有韻味的描寫。對秦可卿房間的擺設,曹雪芹極盡誇張調侃之能事。賦予每個物品「風流」、「放蕩」的弦外之音。


賈寶玉剛進秦可卿房門,便有股細細的甜香襲來。寶玉誇獎「好香」,脂硯齋將此香叫「引夢香」。「細細的甜香」既是秦可卿房間薰的香,也暗示秦可卿風流嫵媚如甜香,對男人有不可抗拒的魅力。賈寶玉「眼餳骨軟」,將他受到的吸引刻畫入骨。

秦可卿與賈寶玉 秦可卿房間

秦可卿臥室牆壁上掛著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圖》,畫楊貴妃醉臥。唐伯虎未必畫過《海堂春睡圖》,曹雪芹卻把它掛到秦可卿的牆壁上,是用楊妃的美艷放蕩比擬秦可卿。

《海棠春睡圖》兩邊是宋學士秦太虛的對聯:「嫩寒鎖夢因春冷,芳氣籠人是酒香」。秦太虛即秦觀,字少游。這副對聯是曹雪芹故意栽到秦觀頭上的。對聯形容一個美麗的女性情思綿綿不成夢、借酒澆愁。這也是隱秘地寫秦可卿喜歡在「情」上下功夫。

「案上設著武則天當日鏡室中設的寶鏡」,武則天的寶鏡怎麼會擺到秦可卿房間?據歷史記載,武則天跟她的面首張氏兄弟穢亂春宮的活動是在「鏡殿」即四周是鏡子的宮殿進行。曹雪芹卻把武則天的寶鏡搬進秦可卿的房間,是借用武則天隱寫秦可卿淫亂。


「一邊擺著飛燕立著舞過的金盤」,趙飛燕也是個美而艷、穢亂春宮的角色,秦可卿裊娜纖巧,與趙飛燕形體接近。「盤內盛著安祿山擲過傷了太真乳的木瓜」。這句話其實是曹雪芹以訛傳訛。安祿山跟楊貴妃有私情,曾用指爪抓傷楊貴妃的乳,因「指爪」跟「木瓜」音似,後來就訛傳為「木瓜」。......

秦可卿與賈寶玉 賈寶玉春夢

按說寶二爺睡覺,應由丫鬟鋪床展被,秦可卿卻越俎代庖,「親自展開了西子浣過的紗衾,移了紅娘抱過的鴛枕」。明代傳奇《浣紗記》寫到西施浣紗時跟范蠡定情,元雜劇《西廂記》寫到紅娘抱著鴛枕送鶯鶯跟張生幽會。「紗衾」和「鴛枕」成了偷情的代指。紗衾和鴛枕本是小說戲劇虛構的東西,曹雪芹卻讓秦可卿拿出來給賈寶玉布置床寢,這仍是為了透露秦可卿是風月人物。

美艷秦可卿的存在是賈寶玉做春夢的重要前提。曹雪芹用歷史人物、傳說人物、小說戲劇人物中和「淫亂」「私情」相關的物件,構成秦可卿這個風月人物的氛圍。賈寶玉的春夢在這種氛圍才能被誘導出來。賈寶玉為什麼跟林黛玉隔碧紗櫥睡了那麼長時間卻從不做春夢,偶爾進一次秦可卿房裡就做春夢?因為他進了為風流人物特製的「春境」。剛進入青春發育期的賈寶玉在此氛圍做春夢,可以理解。

不僅秦可卿的香閨對賈寶玉做春夢有誘導作用,秦可卿本人對賈寶玉也有誘惑力。秦可卿「生得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和平」。按照弗洛伊德理論,「夢是願望的達成」。賈寶玉的夢中情人警幻妹子「兼美」成了秦可卿的「套牌車」,說明情竇初開的賈寶玉在潛意識中對美艷的秦氏發生興趣。


秦可卿在賈府被稱「秦氏」或「蓉大奶奶」,沒人叫她的小名「可卿」,這小名卻被賈寶玉在夢中喊出來。賈寶玉喊的其實是警幻妹子之名。《紅樓夢》人物取名相當考究。秦家人的名字就是哲理性組合:「情孽」(秦業)、「情種」(秦鍾),「情可輕」(秦可卿)。「卿」又是古代對「妻子」的雅稱,「可卿」即「此人可做妻子(或情人)」。賈寶玉的夢中情人「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其鮮艷嫵媚,有似乎寶釵,風流裊娜,則又如黛玉。」賈寶玉在現實生活中經常接觸並對之產生愛慕之感的三個女性寶釵、黛玉、秦氏,在他的夢中互相重疊,變成了跟他柔情繾綣的警幻之妹兼美。「兼美」就是兼有薛寶釵、林黛玉、秦可卿三人之美。而賈寶玉跟兼美相愛過程中,總是「朦朧恍惚」,「恍恍惚惚」,純是夢境。

秦可卿與賈寶玉 雲中之戀

寶黛愛情是《紅樓夢》主線,曹雪芹描寫柏拉圖式「雲中之戀」之前,為什麼要讓賈寶玉先來段跟秦可卿的變形金剛兼美的春夢,接著再跟襲人來段對春夢的模仿?按照第五回警幻仙子的交待,這樣做正是要讓賈寶玉在感情上走上「正路」。警幻仙子對賈寶玉說「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輩推之為『意淫』,『意淫』二字,惟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可語達。」脂硯齋解釋:「按寶玉一生心性,只不過是體貼二字,故曰意淫。」用現在的話來說,「意淫」和雲雨無時的「皮膚濫淫」不同,是把人與人之間心靈相通放在首位,即便沒有肌膚相親,卻魂魄相通、生死相依。「意淫」成了賈寶玉重要的性格特徵。

賈寶玉的春夢之後,寶玉和可卿分道揚鑣。秦可卿沿著「淫」即皮膚濫淫方面發展,在她充滿曖昧氣息的香閨,跟賈珍做出爬灰醜事,最終淫喪天香樓;賈寶玉沿「情」的方向發展,在「木石前緣」即純真的寶黛愛情中,演義出古代愛情最動人的篇章,賈寶玉非但沒有按榮寧二公的期望,留意於孔孟之間,委身於經濟之道,反而跟封建主流意識形態對著幹,成為封建貴族家庭的叛逆。

賈寶玉與秦可卿之間的關係,曹雪芹用一種夢中相會這種方式來描寫,隱約表現賈寶玉的一種「純潔」,沒有肌膚之親,只是一種意淫。這樣更加突出主線。但是這種對於賈寶玉這種懵懂的愛,更加能突顯出人物性格。

賈寶玉 來源:http://www.akjunshi.com/n/20160612/235005.html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