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從唐朝宰相婁師德舉薦狄仁傑 看全面的人才觀


...唐朝武則天時期,狄仁傑學識淵博,很有作為,是難得的人才,但他卻常常排擠同朝為官的婁師德。當武則天告訴狄仁傑,他是因婁師德的舉薦才開始被重用時,狄仁傑羞愧地說:「吾不意為婁公所涵,而婁公未嘗有矜色。」婁師德明知狄仁傑與己素有不睦,仍然向武則天推薦,狄仁傑任...

- 2017年9月01日11時00分
- 歷史文摘 / history

唐朝武則天時期,狄仁傑學識淵博,很有作為,是難得的人才,但他卻常常排擠同朝為官的婁師德。當武則天告訴狄仁傑,他是因婁師德的舉薦才開始被重用時,狄仁傑羞愧地說:「吾不意為婁公所涵,而婁公未嘗有矜色。」婁師德明知狄仁傑與己素有不睦,仍然向武則天推薦,狄仁傑任相後並不感恩,反而「排斥師德非一日」,但婁師德「未嘗有矜色」,默默承受從未表達。單就此事而言,雖然論才學,婁師德未必及得上狄仁傑,但他這種不避諱舉薦的人才超過自己、甚至排擠自己的伯樂精神,足以名垂青史。

不怕「舉賢超己」的人,不僅中國有,外國也有。1919年,馬歇爾還是一名美軍上尉,被派往某地擔任副官。他的上級哈古德上校寫的一份關於馬歇爾的鑑定報告中,在回答「和平和戰爭時期你願意留他在你的直接指揮下嗎」的問題時,徑直寫道:「我願意,但我更願意在他手下服役!」並說:「據我判斷,在戰爭時期指揮一個師,能做得像他一樣好的,在陸軍中不超過五個人。他應被授予正規陸軍准將頭銜,這件事被延遲一天,都是國家和陸軍的損失……如果我有這種權力,下次准將級中有空額時,我將任命他。」誰能想像得到,這竟是一名上校對下屬一名上尉的評價。

然而,歷史上也有很多心胸狹隘的人,怕舉薦的人搶了自己官位、蓋過自己風頭。《史記·淮陰侯列傳》中記載了一段韓信對項羽的評價:「項王見人恭敬慈愛,言語嘔嘔,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者,印刓蔽,忍不能予,此所謂婦人之仁也。」意思是說,項羽這個人很仁愛,看到有人生病,流著眼淚前去慰問,可是當手下的將領立了戰功應當封爵的時候,他卻把刻好的印信握在手裡,摩弄再三,一直到把角都磨壞了也不肯授予人家,生怕下屬的軍功超過自己,或者取自己而代之。所以項羽之仁,不過是婦人之仁罷了。

「舉賢不避超己」,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從人才學上來講,人才都是相比較而存在的。一個人如果在某一個領域超過其他人,那就可以被認為是一個人才;如果在發展過程中他被別人超越,那他就有可能降為較低層次的人才,或者直接退出人才行列。也就是說,自己對一個人才的推薦,不僅會影響被推薦者的任用,而且有可能影響到自己的地位。從人性上講,人都具有好勝心,在心理學上叫作「成就動機強烈」或者是「抱負水平較高」,也就是自己的行為所要達到的目標比較高、比較遠大,這種「好勝心」在人才身上體現得更加明顯。既然人才追求的發展目標是使自己在某一領域超越其他人而成為更高層次的人才,當他主觀地認為自己把握著另一個人才嶄露頭角機會的時候,到底是應該舉薦他、幫助他超過自己?還是不舉薦他、使他永遠超過不了自己?從人的心理上來說,確實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

那麼,該如何正確認識這個問題呢?從客觀上來講,「人才」及其「才能」都是客觀存在的,不以主觀意志為轉移,不管自己舉薦他還是不舉薦他,他及他的才能都實實在在地存在著,誰也奪不去、誰也遮蔽不了,如果自己不去舉薦他,別人早晚也會去舉薦他,因此不如主動「成人之美」。同時還應看到,發現人才、舉薦人才本身就是一種本領,是自身才能「綜合體」的一個組成部分,特別是對領導型人才而言,更是一個不可或缺的關鍵性才能。因此,順利通過舉薦人才的「心理關」和「本領關」,也可使自己真正成為更高層次的人才。

人才的才能可以分為狹義的「才」和廣義的「才」,狹義的「才」僅指專業性才能,或者說業務能力,而廣義的「才」還包括識人用人才能等領導性才能。一個人舉薦了另一個才能超過自己的人,這個人狹義的「才」,相對於自己舉薦的這個人才來說,似乎顯得有所下降;但其廣義的「才」,也就是全面的能力素質,必然得到很大的提升。自己舉薦的高水平人才越多、特別是超過自己的人才越多,自己作為領導型人才的價值也就越大。二戰期間,美軍中指揮打仗本領比馬歇爾強的人不在少數,但是為什麼偏偏他擔任陸軍參謀長這個極為重要的職務呢?除了他善於戰爭的戰略謀劃外,更重要的原因是他善於舉薦人才,特別是舉薦才能超過自己的人才。正因為此,羅斯福總統才把他的位置放得比別人都高。可見,要成為高層次的領導人才,應當主動地舉薦人才。被舉薦的人才越成功,被舉薦的人才超過自己的數量越多,自己的人才層次提升得也就越高。(作者為軍事科學院研究員)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