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


...不管在哪個故事裡,龍族都是強者的象徵,在DNF世界裡暴龍王巴卡爾同樣也是強者,奈何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最後慘死,其實DNF龍族裡有一條龍死的比巴卡爾都慘,可以說是DNF世界裡最悲劇的龍。...巴卡爾被赫爾德逼到了天界,統治天界的同時他派出形同自己分身的創造...

- 2017年9月28日13時00分
- 親子文摘 / game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不管在哪個故事裡,龍族都是強者的象徵,在DNF世界裡暴龍王巴卡爾同樣也是強者,奈何改變不了自己的命運最後慘死,其實DNF龍族裡有一條龍死的比巴卡爾都慘,可以說是DNF世界裡最悲劇的龍。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巴卡爾被赫爾德逼到了天界,統治天界的同時他派出形同自己分身的創造物來征服阿拉德大陸,所謂的創造物其實是三條龍。一條是狂龍赫斯,另一條是邪龍斯皮茲,還有一條就是坎納克山的冰龍斯卡薩,但狂龍赫斯被當時的卡贊和奧茲瑪擊殺,邪龍斯皮茲被暗精靈封印,可憐的斯皮茲被封印後不久想要突破封印,卻又被斬殺並抽了脊髓做成了武器,實在是太悲劇了。這把用邪龍斯皮茲脊髓做成的武器,便是DNF里可成長的武器邪龍魔劍。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在邪龍斯皮茲被封印以後,暗精靈之地相安無事,可是這只是表面現象,一個讓虛祖驅魔團頭疼不已的問題正擺在他們面前:封印又一天天慢慢削弱。這樣下去用不了多久,它又會衝破封印,難道又去封印它一次嗎?而且邪龍每次衝破封印,它的力量就會增強。無奈之下,虛祖的驅魔團向外張貼了求助公告…

「麻煩一下,請問負責接待邪龍封印事宜的是哪位?」這天,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哦,波莫羅?怎麼,你有什麼好辦法嗎?」虛祖的神官吉格也在。
「嗨,吉格,你也來了?」 「是啊,大家正在為這事頭疼呢。」 「是這樣的,我多次觀察後發現,邪龍的意念主要集中在他的大腦,而他的力量主要集中在他的脊椎。那麼,我們只要將他的脊椎分離他的身體,他就沒有足夠的力量來衝破封印了。」

「可是,波莫羅,邪龍的意念非常強大,脫離下來的脊椎我們該安置在哪裡呢?」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吉格搖了搖頭。
「這個我有辦法,我找到了鑄劍大師卡露亞,如果我們在邪龍的脊椎上畫下封印符文,外面再加以配了秘銀的金剛石,就可以在一定時間內阻擋邪龍的意念,而這段時間內,邪龍的脊椎就會產生一個新生的意識。」 「不錯…」「好辦法!」大家紛紛點頭。
「而且,用邪龍脊椎鑄就的劍,一定會是一把好劍!」 「波莫羅,你需要什麼?只要我們有,一定會幫助你!」卡格說道。

「各位,阿甘左的生日快到了,所以,我想將這把劍作為他的生日禮物,拜託了。」 「哈哈哈,這小子長大肯定是個英雄!」 「一行人取下邪龍的脊椎,送到了卡露亞的鑄劍作坊。
「呃…卡格,我需要你和另外一個人,以你的鬼神之力,抽出另一個人的一絲意識來注入這把劍,新生的意識體便會以這絲意識為主體,不過我要提醒你們,這個過程被抽出意識的人會非常痛苦…

「既然這是阿甘左的禮物,那麼理所當然應該是我啦。大家都累了,早點休息去吧。」波莫羅自告奮勇。
「那麼好吧,卡格,波莫羅,你們跟我來。」三人進入了鑄劍室。
七天後,這柄劍終於完成了,以新生的意識體為劍靈的神兵。

「波莫羅你沒事吧?卡露亞看向面色蒼白,雙目充滿血絲的波莫羅。好啦,別管我了,劍怎麼樣?」卡露亞面色有點凝重:雖然已經最大化地壓制了,但是畢竟是邪龍的脊椎,所以雖然威力巨大,但是它的本質仍然是一柄魔劍,所以阿甘左必須加強心性的修煉,不過,它可以隨著阿甘左的強大而變強,伴著他一起成長。很滿意的作品,邪龍魔劍!」「那麼,明天我就回去了。累死了,先去休息會。」波莫羅直接進了臥室。

幾天以後,在赫頓瑪爾…「阿甘左,生日快樂。我給你帶來了禮物哦。」波莫羅將禮物送給阿甘左。「哇,是一柄長劍呢!」阿甘左興奮地拿起邪龍魔劍 。可惜就在那天夜晚,卡贊的詛咒降臨,波莫羅,那個慈祥的長者,死在了他最愛的阿甘左手中,不過他的臉上卻掛著笑容…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多年以後,盧克西好奇地看向阿甘左:「阿甘左,為什麼從來沒見你用過這把劍呢?」阿甘左摸著劍柄出波莫羅親手手刻下的名字,慢慢道:「這是我的父親為我做的生日禮物,可是我卻…父親啊…」盧克西沉默下來…

後來,當阿甘左帶領的劍士們去探查迷亂之村時遇到皮特…「人類啊,你的心,還有著牽掛,是那些感情拖累了你啊…」皮特看向倒在地上的阿甘左。而此時,阿甘左的浪人長劍早不知丟到了哪裡…阿甘左默默地抽出邪龍魔劍,耳旁又響起了熟悉的聲音:「阿甘左,站起來!阿甘左…」聽著聽著,阿甘左的淚水流了下來…

「偽善的人類,你竟然哭了…想博得我的同情嗎?告別之曲!葬!」皮特優雅地將笛子放在嘴邊。「不,這淚水,是因為勇氣,是因為父親,是為了最關心我的人!猛龍斷空斬!破!」這一瞬間,阿甘左像一條龍沖向皮特,在他的身後,有他的父親,所以他無所畏懼!「那麼,這就是人類親情的力量嗎?狄瑞吉大人…」那麼,一切,結束了…親情帶來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從鑄就到如今,邪龍魔劍隨著阿甘左成長到如此地步,也不枉費波莫羅的一片苦心…再後來,跟隨阿甘左一起查探的劍士們將阿甘左的傳奇傳播在阿拉德大陸,同樣的,那柄可以和主人一起變強的邪龍魔劍也成為了許多劍士的夢想。

DNF最悲劇的龍,為征服而生但卻被先封后殺,最後還被抽了脊椎做成了可成長的武器圖片

其實小編感覺像邪龍魔劍這種成長屬性實在有些尷尬,如果這是一把紫色武器,那麼它絕對是DNF第一神器,帶著他著升到滿級後再轉給小號帶著繼續升級,無限增加攻擊力,當然這只是小編的意淫罷了。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