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諾貝爾獎需要改革


S又是一年諾貝爾獎頒獎周,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人們共同為科學慶祝,他們得知了核糖體,理解了粒子物理學。這也是關於科學的內容能穩居媒體頭條的一周。然而,諾貝爾科學獎(生理學/醫學、物理學、化學獎)目前的科學觀可能是過時、充滿性別和種族歧視、錯誤的。問題的根源在於...

- 2017年10月11日20時26分
- 科學文摘 / Science

Science

諾貝爾獎需要改革圖片

又是一年諾貝爾獎頒獎周,世界各地,各行各業的人們共同為科學慶祝,他們得知了核糖體,理解了粒子物理學。這也是關於科學的內容能穩居媒體頭條的一周。然而,諾貝爾科學獎(生理學/醫學、物理學、化學獎)目前的科學觀可能是過時、充滿性別和種族歧視、錯誤的。

問題的根源在於每年選出的獲獎者的數量。諾貝爾獎僅限於每個類別最多三名獲獎者。這意味著每一個被授予諾貝爾獎的成就,背後大多數有貢獻的科學家都被忽視了,因為只有三個人被諾貝爾獎委員會選中(他們也可以平分大約100萬美元的獎金)。

但是,科學從來就不是一個人的努力。艾薩克·牛頓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尼爾阿姆斯特朗的「一小步」是由成千上萬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實現的夢想。科學是且一直是個後浪推前浪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人們利用他人的發現以微小的增量推進人類知識的上限。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獨自一人獲得了諾貝爾獎,因為他獨自撰寫了一篇論文,但如果沒有普朗克、麥克斯韋和其他人的著作,他是不會有如此成就的。

不管怎樣,只由一位科學家撰寫論文的時代早已過去。去年的物理學獎並沒有授予那些發現引力波的科學家們,這可能是這是十年來最大的科學發現,諾獎卻頒給了三個研究拓撲相變的理論物理學家,這讓諾貝爾的關注者大為震驚。引力波發現被邊緣化的一個可能原因是這項發現是由各國數百名科學家合作進行的。評委們怎麼在幾百人中公正挑選三個人?嗯,事實證明他們可以。上星期二,諾獎委員會宣布,2017的物理學獎授予Kip

Thorne,Rainer Weiss和Barry Barish,這三人被他們的一眾同事所仰望。

星期一的諾貝爾生理學/醫學獎頒給了發現生物鐘分子機制的三名男性,而獲獎公告本身引用了25位科學家撰寫的七本以上出版物。典型的諾貝爾獎,獲獎的三人不是這任意一篇論文的第一作者。生物學/生物醫學論文的第一作者通常是親自在實驗室工作的人,一般是研究生或年輕博士後研究員。更糟糕的是,這些年輕的研究人員比導師更需要諾貝爾獎金。

現在,我對諾獎的異議不止源於因最多三人的限制,無數科學家的努力被忽視。更為根本的是,通過確保研究生得不到應有的承認,諾獎加強了科學家是一個穿著實驗室大衣的白人長者的錯誤形象。這只能使科學中的性別和種族不平等持續下去,尤其是在學術界。例如,在2013年,世界上只有28.4%的科學家和11%的高級科學家是女性。在2010年的美國,白人女性只占工程和科學工作者的18%,黑人和西班牙裔不到4%。

這使我想到了第二個異議:諾獎具有悠久的性別歧視和種族主義歷史。每一個高中生和本科生物學的學生聽到因發現DNA的結構而獲得諾貝爾獎的Francis Crick和James Watson,有多少人知道他們的成就完全建立在Rosalind

Franklin所收集的數據之上?她是一個更細心的科學家。在沒有得到她許可的情況下,獲獎者分享了她的數據。而Franklin從未得到諾獎提名。

更令人吃驚的是Esther Lederberg的故事。Esther和她的丈夫Joshua,都在微生物學領域取得了基礎性的研究進展。他們一起發表了幾篇論文,儘管描述最重要發現的論文總是讓Joshua Lederberg的名字出現在第一位。特別是Esther Lederberg發明了一種現在常用的實驗室技術,稱為Replica

plating,這使得Joshua Lederberg在1958獲得諾貝爾獎。而甚至沒有得到提名的Esther陪同她的丈夫到斯德哥爾摩參加了頒獎典禮,可是Joshua發表的講話中甚至不承認妻子在他的發現中的作用。

性別歧視在這兩個(和其他)例子中明顯得到了數據支持。204位物理學獎獲得者,只有兩位女性。在化學獎的175名獲獎者中,女性僅占四位,而在醫學獎的214名獲獎者中,只有12位是女性。相比之下,世界上182個國家的議會中,包括沙特和伊朗,性別更加平等。除了性別歧視外,諾獎也極為青睞歐洲血統的科學家,儘管在這方面已經有所改善。

對於這一切,正常思維仍然讓我們相信,其實諾貝爾獎獎勵的是最優秀的科學。不幸的是,並非如此。1912諾貝爾物理學獎頒給了瑞典人Nils Gustaf

Dalen,獎勵其發明了一種更好的燈塔。當年Dalen的競爭提名對手有阿爾伯特·愛因斯坦,馬克斯·普朗克,昂利·龐加萊等等。龐加萊是第一個提出引力波存在的人,儘管他一生中獲得過51次提名,但他從未獲獎。科學啊。

這也不是個例。1927年,該獎項頒給了發現線蟲導致癌症的Johannes Fibiger(小編:其實是1926年的獎)和研究以瘧原蟲接種來治療麻痹性痴呆的Julius Wagner Jauregg。Fibiger的發現被認為是完全錯誤的,而Wagner

Jauregg(一個堅定的優生學家)用瘧疾治療梅毒患者,導致15%的人死亡。1949年諾貝爾醫學獎被授予Antonio Moniz,他發明了額前葉切除術,讓患者變成了行走的軀殼。

大多數公眾——更重要的是新一代科學家們對什麼是「重要」的科學存在偏見。諾獎級別的發現往往是一些大眾媒體上刊登的科學進展。然而,諾獎只能提供給特定的學科領域工作的科學家。因此,大多數公眾——更重要的是新一代科學家們對什麼是「重要」的科學存在偏見。例如,上個世紀,綠色革命的進步挽救了數百萬人的生命,而諾貝爾獎卻沒有農業科學獎項(綠色革命背後的科學家之一,Norman

Borlaug,在1970獲得了諾貝爾和平獎)。也沒有生態學,或進化生物學獎。甚至沒有生物獎,儘管越來越多的化學和醫學獎頒發給生物學家。

以上任何一個理由都足以證明諾貝爾獎不行了或至少該改革了。現在必須做的最根本的改變,是諾獎應該頒給科學家團隊,而不是少數幸運的人。

還有一個更好的主意:把諾貝爾獎頒發給發現者而不是研究人員。想像一下,今天的諾貝爾物理學獎授予了引力波的發現者,沒有獲獎名單,而不是從數百個科學家中挑出三個。獎金呢?捐贈給國際科學基金,以促進每年相應獲獎領域的研究。

來源:煎蛋網

生物易構(bioeg.cn )現推出:定製化高校採購管理平台、科技資源共享服務平台等科研網際網路定製平台服務,詳情請致電TEL:025-84981806

合作案例:中國藥科大學 |江南大學 |南京郵電大學 | 南京工業大學 |金陵科技學院 |南京市科技成果轉化服務中心 |無錫市新吳區管委會 |紫金方山科技創業特別社區 |凱基生物 |上海易利生物 |南京賽博生物

諾貝爾獎需要改革圖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