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時隔15年貢嘎主峰再被登頂 出發前這個捷克小伙繳納了遺體遣返費


封面新聞封面新聞記者沈軼月日時,捷克登山者P登臨海拔米的貢嘎主峰時,已經是滿手傷痕,「我那個時候已經感覺不到疲倦和疼痛了,那種激動,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理解的。」據P自己介紹,他...

- 2017年10月13日23時55分
- 旅遊文摘 / 封面新聞

封面新聞

封面新聞記者 沈軼

10月7日15時,捷克登山者Pavel登臨海拔7556米的貢嘎主峰時,已經是滿手傷痕,「我那個時候已經感覺不到疲倦和疼痛了,那種激動,沒有經歷過的人,是不會理解的。」據Pavel自己介紹,他當時在山上獨自待了大約30分鐘,拍了無數圖片與多條短視頻,「甚至我都不想下來。」


沒有人會嘲笑Pavel,因為這是15年後,人類再次站在貢嘎山頂。這座被冠以「蜀山之王」的四川最高峰從來都被看做登山界最高冷的女皇,其出名是因為其登頂死亡率之高為世所罕見,據統計,截至2017年10月,共有32人登頂,21人遇難,遠高於14座海拔8000+中最高致死率的安納普爾納。

登頂前,他繳納了「遺體遣返費」

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中,對貢嘎山曾有過這樣一段描述,「走進寒冷、灰色的黎明,但見前方萬里無雲的天空下,一座無與倫比的金字塔傲然挺立。這是我所見過的最美妙絕倫的山峰,墨綠色的天幕下,那座冰雪金字塔呈現出灰色,然後又換作銀色,但後來當太陽最初的光芒吻了上來,它的山頂塗上了一溜金黃。」正因這樣的美妙絕倫,自1930年至今,共有數十支隊伍,不遺餘力地想一親芳澤。然而,真正辦到的,卻僅有32人,更多地人以失敗告終,甚至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它真的太美了,站在山頂,所有東西你都感覺在你的掌控之中,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就是世界之王。」回味起自己的登頂,Pavel一臉興奮。2016年,Pavel曾來過這裡一次,「上一次我們有5個人,但因為一些原因,我們並沒有能夠上去,當時,讓我非常遺憾。」為了消除這個遺憾,Pavel今年再次來到了這裡,而這一次與他一起來的,共有9個人,「他們中有一個,是去年和我一起來過的。」


在本次登山之前,Pavel等人在中國登山協會曾做了報備,同時也購買了保險,「這筆買保險的錢里,有一部分包含了『遺體遣返費』,如果我們不幸遇難,他們會把我們的遺體送回國內。」Pavel說,儘管繳納了這筆費用,但很慶幸自己並沒有用到它,「我們在之前做過規劃,儘管計劃是要登上頂峰,但你知道這僅僅只是計劃。」就貢嘎山的山體來看,想要登頂其實道路並不太難,傳統的登山路線有兩條,第一條是從子梅村——貢嘎寺——貢巴冰川翻上6394山脊,沿山脊登頂。第二條則是從燕子溝翻上6394山脊,沿山脊登頂。而山脊本身坡度並不算高,同時,冰岩混合和純岩壁很少,對專業登山運動員來說,這兩條道路都不算難,甚至會很少用到技術鎬。

這樣的難度,在最難攀登的雪山里,貢嘎山幾乎排不上號。但為什麼他的死亡率如此之高?原因是其複雜多變的天氣,貢嘎山是我國最東端的7000米級高山,屬亞熱帶季風氣候區。但是,由於青藏高原的隆起,高聳於對流層中的巨大山嶺對氣流的阻擋,影響並改變了環流形勢,導致了貢嘎地區氣象條件多變且惡劣,尤其是東坡,降水極其豐沛,而且常常雲霧飄渺。

據當地導遊介紹,子梅村附近很容易起大霧,風一吹沿貢巴冰川吹向主峰一帶。山上的天氣,甚至是五分鐘一變,「晚上的時候好不容易看到霧散去,進帳篷里就下了幾個小時的雪。」因此也才有內行人常說,「珠峰易上,貢嘎難登。」

「我們在出發前就約定過,一定不要勉強。」Pavel說,對於這一次的登山之旅,他們在此前充分考慮了所有困難,「甚至作好了直面死神的準備,但我一直都堅信我能夠回來。」


「我只是運氣好了些,沒想過金鎬獎」

「從大學時開始,我就是一個登山愛好者。」Pavel說,自己的登山生涯已經持續了15年,「我喜歡各種各樣的石頭打交道,特別是山頂的石頭。」至於為何會想到要挑戰這座死亡率最高的「蜀山之王」,Pavel說,是源於此前看到過的一張照片,「兩年還是三年前吧,我當時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了貢嘎山的照片,那時我就覺得,它實在是太美了,我告訴自己,我一定要來。」

Pavel的團隊中,一共9個人,沒有任何一個人是專業登山運動員,「我是一個地質工作者。」Pavel說,在同行的人中,其餘8人有電工,有IT工作者,甚至還有退休人員。就是這樣一群人,征服了許多專業登山運動員都沒能征服的高度。

曾有人表示,在登山中死亡的人,大多是對自己認識不清,或是對所登山峰的危險預估不足,換句話說,是死於無知。對於這種說法,Pavel並不認同,「登山其實本身就是一項非常有挑戰的運動,而且很難對危險做出全面的預防,因為隨著海拔的增高,你將面臨的問題也會增加,比如貢嘎山複雜的氣候,我們很難預測到我們將會遇到一個什麼樣的天氣。」對於前輩們失敗的原因,Pavel表示,是因為他們的運氣不夠好,「我的運氣比他們好太多,至少我所遇到的天氣,都是能夠應付的。」

在登山界,有一個最出名的獎項,金冰鎬獎。這個獎項是由古·夏姆旭和讓克魯·瑪米耶先生於1991年設立,每年對最佳的阿爾卑斯式的攀登進行表彰和獎勵,素來有登山奧斯卡之稱。作為15年來再次登上貢嘎雪山的「勇士」,在這個獎項上,Pavel似乎也有著一戰之力,「我真的沒有想過,或許吧,但我不認為是我,就像我說的,我只是運氣好了一些。」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