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中國情緣豐富了我的人生


人民中國星屋秀幸先生是森大廈株式會社的特別顧問。年曾作為三井物產第一批派往中國的留學生到中國學習。從此開啟了他與中國近多年的交流生涯。前不久,星屋先生給我們撰文,暢談了他與中國的故...

- 2017年10月17日09時56分
- 歷史文摘 / 人民中國

人民中國

星屋秀幸先生是森大廈株式會社的特別顧問。1979年曾作為三井物產第一批派往中國的留學生到中國學習。從此開啟了他與中國近40多年的交流生涯。前不久,星屋先生給我們撰文,暢談了他與中國的故事,我們推送給大家。

日中邦交正常化 · 留學北京

1972年9月的一天,已經是大三學生的我,開始思考自己的就業去向。因為上學期間,我結識了亞洲朋友,便希望有一天可以從事與中國等亞洲國家的人們打交道的工作,後來這種想法日益強烈。


當時,日本和中國還沒有正式建交,對我而言,中國還是一個遙遠的國度。我在電視中看到日中邦交正常化這一歷史性的重大新聞時,為即將迎來和中國近距離交流的時代而感到振奮。我和就業指導員商量,想從事可以接觸到中國人的工作,他告訴我如果進入大型綜合貿易公司,會有很多這樣的機會。於是,儘管我大學學習的專業是土木工程,但求職時卻選擇了三井物產。

我入職後的第一份工作是鋼材銷售。時光流逝,1978年,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訪日,向陪同訪問的新日鐵會長稻山嘉寬發出邀請,希望新日鐵全面協助中國建設上海寶山鋼鐵廠,稻山會長做出歷史性決斷,表示全面支持這個想法。三井物產在招募第一批赴中國的留學生時,我毫不猶豫地報名參加。次年9月開始,我在北京語言學院學習了一年中文,其間也到中國各地旅行,增長了見識。當時,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混亂局面還沒有結束,中國經濟蕭條,生活不便。在學生食堂就餐需要使用定量供應的「糧票」,如果想出北京還需要公安局發放的「國內旅行證」,購物時需要「外匯券」。

然而「日久他鄉成故鄉」,我逐漸適應了留學生活,從百姓的日常生活中,我感受到了中國的悠久歷史和文化。最讓我高興的是,我交到了中國朋友。我和老家在上海的同學徐靜波成為了朋友,38年過去了,我們的友情一直延續至今。他走上了學術道路,現任上海復旦大學教授,成為了活躍在中日文化交流領域的重要人物。不久前我們在上海相聚,舉杯相約為實現「堅貞的友誼50年」而努力奮鬥。

大平正芳首相的北京演講決定了我的人生

1979年12月7日,正在訪華的大平正芳首相在北京政協禮堂發表了題為《面向新世紀的日中關係――向更深更廣處發展》的演講,我作為日本留學生也被邀請參加。大平首相稱:「日本政府今後會推動日中企業、民眾之間的廣泛交流。以1972年發表的《日中聯合聲明》的基本精神為出發點,向港口、鐵路、水電站等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提供日元貸款和施工協助。同時,準備以技術合作或接受中國留學生等合作形式,對中國的人才培養給予特別支持。」


大平首相還說,「進入21世紀之後,中日關係也可能幾經風浪,但如果我們回顧2000年來的友好交流史就不會失掉信心,就能夠攜手共度難關。」聽到這席話,我暗下決心,要把日中貿易當作自己畢生的事業,這次演講不經意間確定了我的人生方向。

1981年,新婚伊始,我就攜妻子赴任天津,任三井物產天津事務所首任代表。當時,日本的駐華員工還不足30人,親屬陪同赴任的只有我們,因為妻子的努力我們才能夠克服艱苦的生活環境,我想向她表示感謝。

儘管當時距離唐山大地震已經過去5年了,但天津市內還有很多市民生活在臨時搭建的簡易木板房裡。然而,李瑞環市長一上任就改變了這種狀況,建起住宅樓,撤去了存在衛生隱患的臨時木板房。當時,自來水水質渾濁,有氯化物的刺激性味道,但政府一聲令下,完成了「引灤入津」工程,改善了自來水水質。這讓我深刻感受到,中國可以在政府的領導下,一舉改善社會狀況。

在天津,我參與了新日鐵公司承接的渤海灣日中石油開發項目。新日鐵在日本九州若松製造用於海洋石油開發的導管架,並將它們安裝在渤海灣,在這一工程中,我負責辦理各種認證工作。同時,我也參與了天津國營無線電廠和東芝合作的彩色電視機等家電的國產化生產項目,該項目當時在中國處於領先地位。

獲上海白玉蘭獎並出版中文書

我在1995年到2003年的8年間,出任三井物產上海總經理一職,在任期間,於1999年獲得上海白玉蘭紀念獎,2003年獲得白玉蘭榮譽獎。這8年是上海經濟快速發展的時期,客戶絡繹不絕,業務極其繁忙。作為三井物產上海的負責人,我在忙於和上海寶鋼集團以及汽車製造商上海通用之間的商業往來的同時,非常看好浦東地區的未來發展,於是在1998年6月就將辦公地點遷至浦東新區。此外,我積極參與上海日本商工俱樂部和上海日本人學校舉辦的各種活動,為地區發展作出了踏踏實實的貢獻。上海市政府考慮到了我的這些努力,授予了我上述獎項。

白玉蘭獎是上海市政府授予對上海市作出突出貢獻的外國人的獎項,此前也有多名日本人獲獎。獲獎者涵蓋經濟界人士、文化界人士、上海慈善家、友好人士等多個領域。

2014年,我和上海市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合作,創辦了「日本人上海白玉蘭會」。每年一次在上海或是東京召集日本的白玉蘭獎獲得者舉辦集會敘舊。這也成為了加深我們在上海的聯繫和友誼的機會。白玉蘭會至今為止已經舉辦了四次,上海副市長和中國駐日大使程永華曾分別出席了上海和東京的活動。

今年3月,為紀念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上海日本人白玉蘭會特別舉辦了一系列紀念活動。其中包括將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名古屋大學教授天野浩請到上海,以《照亮世界的LED》為題演講,很多上海大學生聆聽了這次演講。

我調任回東京後,因為曾經協助過森大廈株式會社在上海的事務,便從三井物產退職,受邀到森大廈株式會社任職。2014年的一天,我從森大廈株式會社得到了赴上海工作的機會,出任上海森大廈株式會社·上海環球金融中心項目總經理。當時我已經64歲,並不年輕了。老實說,此前任職於大型綜合貿易公司的我,對於在房地產開發公司擔任這樣一份要職略有躊躇。但是,我相信自己如果將在中國的所學全部傾注到工作中,一定能夠開闢出一片天地。就這樣,我下定決心,再次來到我的「第二故鄉」上海。回想起來,我在上海有很多老朋友,一直以來得到了他們的很多幫助。我也因此得以順利度過了兩年任期。

1980年,作者(左二)在北京語言學院校園裡與同學的合影。圖片右一為徐靜波

近年來,我忽然想向此前照顧過我的中國友人表達感謝之情。恰好此時,我很尊敬的上海東華大學教授陳祖恩先生向我發出邀請,要將我的日中交流經驗和回憶在上海出版。

經過兩年的寫作,今年,我的拙著《中國情緣我的人生之旅》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6月6日在上海柏悅酒店舉辦了出版紀念宴會。日本駐上海總領事片山先生攜夫人出席,其他日中雙方的友人、相關人士共計100餘人列席。出版中文書籍是一項大工程,能夠得到大家的祝福我感到很榮幸。


時光飛逝。從我留學北京至今已經過去了38年。在這期間,中國社會發生了超乎人們想像的變化。上海的青年人聽了身為日本人的我講述30年前的中國,也會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正因此,我才要在我的記憶還很清晰的時候,將我在中國的經歷出版成書,我覺得這也許是一件非常有意義的事。

日中兩國互為鄰國,這一點是無法改變的,所以,兩國之間發生衝突在所難免。然而,如果雙方之間能夠構建互信,坦誠對話,一定可以將問題解決。越是在日中之前出現矛盾的時候,越有必要換位思考。如果雙方能夠互相理解,有所讓步,日中關係的未來會變得更加光明。

2017年是日中邦交正常化45周年。自1972年以來,很多日本經貿人士為實現日中關係的「美好未來」,畢生都在為中國經濟的現代化而努力。對於中國成為超過日本的世界大國,我表示衷心地祝福。在我們展望日中關係的當下,如果我的拙著能夠為擔負著新世紀未來的中國青年人提供參考,將不勝欣喜。

星屋秀幸

森大廈株式會社特別顧問

掃一掃,關注人民中國

微信ID:peopleschina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