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


玖願中國人第一次使用自己的望遠鏡找到新的脈衝星!脈衝星就是旋轉的中子星,因為這種星體不斷地發出電磁脈衝信號,就把它命名為脈衝星。據新華社客戶端月日消息,中科院國家天文台日宣布:「中國天眼」(FAST)發現顆新脈衝星,距離地球分別約光年和.萬光年。脈衝星模擬圖「...

- 2017年10月25日15時53分
- 科學文摘 / 玖願

玖願

中國人第一次使用自己的望遠鏡找到新的脈衝星!

脈衝星就是旋轉的中子星,因為這種星體不斷地發出電磁脈衝信號,就把它命名為脈衝星。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據新華社客戶端10月10日消息,中科院國家天文台10日宣布:

「中國天眼」(FAST)發現2顆新脈衝星,距離地球分別約4100光年和1.6萬光年。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脈衝星模擬圖

「中國天眼」(FAST)是具有我國自主智慧財產權、世界最大單口徑、最靈敏的射電望遠鏡。

此時,距「天眼之父」南仁東病逝不到1個月。

該消息稱,「中國天眼」有望開啟中國射電天文學(通過電磁波頻譜以無線電頻率研究天體)10年至20年「黃金期」。

今天就請我們每一個中國人,都記住一個偉大的名字:南仁東!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南仁東

美麗的宇宙太空,以它的神秘和絢麗

召喚我們踏過平庸,進入到無垠的廣袤

——南仁東

有人會問「南仁東是誰」?「中國天眼」是幹什麼的?

還記得《三體》里巨大的射電望遠鏡麼?在現實生活中也有這樣一個望遠鏡,坐落在貴州省,簡稱「FAST」,又稱「中國天眼」。

「天眼」將在日地空間環境研究、國防建設和國家安全等方面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

它比美國最先進的阿雷西博350米望遠鏡,綜合性高10倍;比德國波恩100米望遠鏡,靈敏度高10倍;能收到1351光年外的電磁信號,意味著中國有可能成為最早發現外星人的國家。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天眼

而科學家南仁東,就是FAST項目的發起者和奠基人。

1

他,一生極富傳奇色彩

1945年出生的南仁東,一生極富傳奇色彩。他不僅是當地十年來唯一一位考入清華的學生,還是吉林省理科狀元。

從清華大學電子工程系畢業後,經歷「文革」動亂,他在東北的一個無線電廠一干就是十年。

改革開放後,他代表中國天文台的專家曾在日本著名大學當過客座教授,一天的薪水相當於國內一年。

1984年,他主持完成歐洲及全球十餘次觀測成為全世界最頂尖的天文科學家之一。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南仁東早年照片

這位馳騁於國際天文界的科學家,曾得到美國、日本天文界的青睞。

那時,所有人都認為他留在待遇優渥的國外,然而他卻選擇了回國,辭去薪水比國內高300多倍的工資,就任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副台長。

2

20多年只執著於一件事

1993年,日本東京,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上,科學家們提出,在全球電波環境繼續惡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電望遠鏡,接收更多來自外太空的訊息。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南仁東跟同事說:「咱們也建一個吧。」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但是沒有多少人看好這個設想,首先要有建造的地方,施工難度能不能克服?要有相關知識的科技人才,而且還需要12億的科研經費!在90年代的中國,這幾乎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01

不可能?南仁東的倔脾氣卻上來了,脫下了西裝和皮夾克,換上老土的工作服,和同事們跋涉在中國的大山里。

為了要找到放置「天眼」的合適地方——方圓幾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體圍繞,這才能正好擋住外面的電磁波。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荒山野嶺,甚至連一條小路都沒有。當地老百姓花十幾分鐘就能下到的窪地底,他們這幫科學家常常要花一個多小時。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腳一滑,往下滾個幾十米,都是常發生的事情。那時候,他不離手的除了圖紙,就是一根救命用的木棍子。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後來,有人建議他可以看看雲貴的喀斯特窪地。

他立刻請遙感所出了三百多幅窪地的衛星遙感圖,黃黃綠綠的圖上顯示當地的窩凼(凼,水坑的意思)。

幾百米的山谷被四面的山體圍繞,恰好擋住了外面的電磁波。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雲貴高原喀斯特窪地

在1994年到2005年間,他們走遍了上百個窩凼。

以當時的道路條件,每天最多走1-2個,晚上回到縣城,白天再跋涉過來。

周邊縣裡的人幾乎都認識他,一開始人們以為發現了礦,甚至還被認為是「發現外星人了。」

02

11年的探尋,一個科學家最好的11年,他都給了祖國的深山老林。最終選定克度鎮的綠水村,那一年南老60歲。

選完址才只是一個開始。團隊在哪?資金在哪?所有的重擔都壓在這個60歲老頭的身上。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國家拿不出這麼多經費,只有靠合作單位的贊助。於是這個曾經世界頂尖的天文科學家,從「農民」又被逼成了一個推銷員。

他拿著資料、PPT,全世界各地到處跑,逢人推薦自己的FAST項目。

有一次,連買火車票的錢都沒有了,他就在用最後的錢買了一點紙和筆,靠給過路的人畫肖像,掙一筆車費。

他的學生說:「如果碰到一件事情特別難,南老師會沉默,抽菸很厲害。那個時候,去他的辦公室要戴防毒面具。」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衝著「南仁東」這三個字的口碑,項目FAST在國際上漸漸有了點名氣。

2006年,他在不在場的情況下,世界各國科學家推選他為:國際天文學會射電專業部主席。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同一年的科學院會議上,他無比激動地說:

「第一,我們幹了十年,沒有名分,我們要名分,FAST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有沒有可能立項?這麼多人,二十多個大專院校、科研院所。」

「第二,我們身無分文,別人搞大科學工程預研究,上千萬,上億,我們囊空如洗。」

在最後的國際評審中,南仁東必須要用英文發言,他卯足勁,提前幾天把整篇稿子都背了下來。

評審最後國際專家開玩笑:「英文不好不壞,別的沒說清楚,但要什麼說得特別明白。」

03

在他的努力下,立項建議書最終提交了上去,還有了二十多個合作單位。

他們把這個項目起名為FAST「天眼」(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英文Five-hundred-meter Aperture Spherical radio Telescope的縮寫)

歷經12年,射電望遠鏡立項書,終於提交到最後的國際評審環節。

2007年,國家終於批覆了立項申請,FAST項目開始動工。在工程建設前期,每項重大的工程進展,他都要親自到工地部署。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他的付出有時甚至讓學生們覺得「太過努力了」。連夜要趕項目材料,課題組幾個人就擠在南仁東的辦公室,逐字逐句推敲,經常干到凌晨。

3

FAST項目就像為他而生

不認識他的人,初見面覺得南仁東像個農民——面容滄桑、皮膚黝黑,夏天穿著T恤、大褲衩騎著自行車。

研究光機電、熱工、鋼結構、地理地質,工程的每一個小細節,他都要親自參與進來,而且要求做到盡善盡美。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在他的助理姜鵬看來,術業有專攻,在FAST項目里,有人不懂天文,有人不懂力學,有人不懂金屬工藝,有人不會畫圖,有人不懂無線電。「這幾樣你能懂一兩個就算不錯了,但偏偏南老師幾乎都懂。」

FAST項目副總工程師李菂說:「南老師的執著和直率最讓我佩服。擔起首席科學家和總工程師各種職責,推動了世界獨一無二的項目。」

南老卻說:我不是什麼大師,我是一個戰術型的老工人。

工作條件苦,四個人一個房間,搭個棚就是公用的廁所和洗浴間。

喝的也是天然的「水」,吃的是自帶的餅乾饅頭。南老自己從不搞特權,和工人們同吃同住。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有一年實在冷的不行,南老讓他們砍了一顆樹,生火取暖,這才熬了過去……

夢想,從大窩凼飛向宇宙

在南仁東總工程師的帶領下,2016年9月25日,由6670根主索,2225個主索節點,2225個下拉索,4450塊「拼圖」被順利安裝在索網上,至此,FAST主體工程全部完工

500米口徑射電望遠鏡,像一口大鍋坐落山中,接收面積相當於30個標準足球場。

第一次,人們終於可以說:「外星人,快到『碗』里來!」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這個小山村裡的奇蹟建築,讓全世界都震驚了。

英國媒體說:

荷蘭國家射電研究所資深研究員,

理察·斯特羅姆博士說:

「相信以後的許多科學研究成果都將會由此產生」

還有人說:

「中國也終於進入了觀天時代,它將持續領先世界二十年」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與此同時,國際射電天文科普旅遊文化園項目,也在FAST周圍建起。總面積達300公頃,計劃總投資24億元。

國際射電天文科普旅遊文化園項目預計將包括:漩渦狀星系廣場、中軸迎賓廣場、FAST訪客服務中心、天文體驗園、暗夜觀星園、天文教育園、天文時光村、平塘星酒店綜合體、星辰主題酒店、萬國風情美食街等15個項目。

讓天文學科普稀缺的中國,真正迎來這一科學的普及,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功在當代利在千秋吧!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4

英雄已落幕,但卻不該被遺忘

就在完成了這一重大工程之後,在所有人都為之驕傲的時候,南仁東卻病倒了,醫院檢查發現他得了肺癌……

在做了肺癌手術後不久,不顧勸阻醫生他硬是堅持飛到貴州參加了竣工儀式。

因為他要看到中國人自己的望遠鏡,順利運行地那一天。他要親眼見證這隻中國天眼,睜開雙眼,讓宇宙不再有秘密的那一瞬間。

他說人類之所以脫穎而出,從低等的生命演化成現代這樣,出現了文明,就是因為他有一種對未知探索的精神。

然而,遺憾的是這個讓中國天文領域領先20年的偉大科學家,在2017年9月15日深夜,南仁東病情惡化逝世,他的FAST工程還有10天就一周年,他離開了我們,享年72歲。而屬於他的中科院院士,剛剛提名完成。

他的項目讓人類看宇宙延伸了幾千光年,但他的生命,卻不肯等他十天。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他的遺願是喪事從簡,不舉行追悼儀式。

他把自己一生都奉獻給了中國天文,卻只想默默無聞地離開。

他沒有奢望任何人記得他,他沒想過這些瑣事。他只是把自己看作宇宙中,不斷開疆擴土的旅行家。

而讓人感嘆的是朋友圈、微博鋪天蓋地都是娛樂八卦,他去世的消息,竟然沒有多少國人知道。想起一句話:「戲子家事天下知,將軍孤墳無人問」,實在令人唏噓不已!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暫時的娛樂新聞也只是百年一瞬,在科學的宇宙里,他成為了一顆無可替代的恆星。

希望大家都能夠記得,有個中國科學家,他叫南仁東。他是中國的「FAST之父」。

網友:希望命名為「南仁東星」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中國天眼」首次發現脈衝星,這也許是對他最好的告慰圖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