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寄言眾兒女,何必覓閒愁


文:戩穀居士假語石頭記,村言紅樓夢。大觀園中情緣事,何人能說清。賈府難問真,幻境何榮寧。字里尋覓才悟出,富貴終薄命。話說曹雪芹在悼紅軒中,於酒餘飯飽後,雨夕燈窗下,用賈雨村言,將真...

- 2015年10月05日20時01分
- 汽車文摘 / 心靈語絲

文:戩穀居士

假語石頭記,村言紅樓夢。大觀園中情緣事,何人能說清。

賈府難問真,幻境何榮寧。字里尋覓才悟出,富貴終薄命。


話說曹雪芹在悼紅軒中,於酒餘飯飽後,雨夕燈窗下,用賈雨村言,將真事隱去,將遊歷太虛幻境之行,看到的通靈寶玉之事,把大荒山無稽崖青埂峰下一塊大頑石上的文字,什麼無材補天,幻形入世,墮落投胎之後,過的什麼生活,有什麼閨閣閒情,鬧了些什麼情緣糾葛,借空空道人之手,抄錄成書,取名《石頭記》。後又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將這聞世傳奇中的因空見色,由色生情,痴情迷心,驚心悟空之事,以及所涉人物之樂極悲生,人非物換,到頭一夢,萬境歸空之因果,編目分回,遂成書《紅樓夢》。

本文選《紅樓夢》十二支曲子中的六曲唱詞,說點讀後感記。

在《紅樓夢》第五回中,賈家寧府的梅花盛開,賈珍之妻尤氏治酒備席,到榮府請賈母一行過來賞花。待眾人在會芳園游賞梅花,飲茶吃酒罷,寶玉有點倦怠,欲歇中覺。這時賈蓉之妻秦氏可卿便上來招呼,賈母素知秦氏是極妥當的人,生得裊娜纖巧,行事又溫柔平和,是重孫媳中第一得意之人,便答應寶玉快去。當寶玉來到秦氏房中,便有一股細細的甜香襲人,只見迎面壁上掛有唐伯虎畫的《海棠春睡圖》,兩邊有宋學士秦少游寫的一副對聯:

「嫩寒鎖夢因春冷,芳香襲人是酒香。」

這時秦氏便親自鋪衾移枕,安置寶玉到床榻之上,然後留下襲人,秋紋、晴雯、麝月四個丫環相伴。

那寶玉才合上眼,便恍惚睡去,好似隨著秦氏來到一個所在,聽見有人聲如鶯啼歌:


「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寄言眾兒女,何必覓閒愁。」

寶玉忙上前作揖問這裡是何處,那仙姑應道:「吾居離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虛仙境警幻仙姑也。司人間之風情月債,掌塵世之女怨男痴。今因知風流冤孽纏綿於此,是以前來訪察機會,布散相思。今日與你相逢,亦非偶然。此處離吾境不遠,可否隨我一游。」寶玉喜不自禁隨仙姑而去。不一會來到了《太虛幻境》,看見了《薄命司》門旁對聯:

「春恨秋悲皆自惹,花容月貌為誰妍。」

寶玉進門看見一排廚櫃,前去打開看到《金陵十二釵又副冊》,上面有畫有詩。仙姑知他天分高明,性情穎慧,怕泄露天機,遂掩了卷冊,引他來到另一所在。待小丫環調桌安椅,擺設酒饌。寶玉飲酒間,警幻仙姑命十二舞女將新制的《紅樓夢》十二支曲子演唱起來。

先來說紅樓夢引子:「開闢鴻蒙,誰為情種?都只為風月情濃。奈何天,傷懷日,寂寥時,試遣愚衷。因此上,演出這悲金悼玉的《紅樓夢》。」

這是以第一人稱來唱的,以「愚」自謙,試說情心,演繹紅樓夢境。借錯綜複雜、難以理清的風月情濃糾葛,用煙雲模糊的文筆形式,於假中見真,來暗寓眾多人物的身世命運,說明在那個封建社會的制約下,大小人等都沒能力掌控自己命運。「悲金悼玉」中的金玉,實際是指以寶釵和黛玉為代表的金陵十二釵一眾女子。她們就是封建社會現實生活的真實,無有什麼好壞之分,她們都有不幸的悲痛人生。

接著唱的一曲是《終身誤》:「都道是金玉良緣,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對著,山中高市晶瑩雪;終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嘆人間,美中不足今方信。縱然是齊眉舉案,到底意難平。」

在這支曲子中,以賈寶玉之口,唱出了自己和寶釵的婚姻悲劇。「俺只念木石前盟」,說明寶玉在婚後仍依然思念死去的黛玉。黛玉是絳珠仙子,誓用一生的淚珠償還寶玉這神瑛侍者的甘露之惠情,這是曹雪芹托借上天來解說他們註定的命運。寶釵費盡心機成就的「金玉良緣」,實際上得到的只是徒有冷漠的丈夫虛名和終身孤寂的生活。寶玉說看似「齊眉舉案」,實際是「到底意難平」,心中又忘不了黛玉,結果是萬念俱灰,棄家為僧。

《枉凝眉》是以第三人稱來唱寶黛的悲傷情緣。「一個是閬苑仙葩,一個是美玉無瑕。若說沒奇緣,今生偏又遇著他;若說有奇緣,如何心事終虛話?一個枉自嗟呀,一個空勞牽掛;一個是水中月,一個是鏡中花。想眼中能有多少淚珠兒,怎經得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閬苑仙葩」,指黛玉前生是靈河岸上三生石畔的絳珠仙草。「美玉無瑕」,是說寶玉是赤瑕宮神瑛侍者帶玉轉生。他們是有緣的上天安排相見,結果是水中月;他們又是無緣的上天安排拆散,而終成鏡中花。曲詞婉轉纏綿,音韻哀怨淒楚。黛玉終日為寶玉哭泣,當得知其要和寶釵成婚時,神情已失,見了寶玉只知傻笑,待回到瀟湘館門前,一口鮮血從口中吐出,人便栽倒在地。自此病重不起,後有了「火焚詩帕燃詩稿,神散血盡斷痴情」,結果是春淚夏盡人夭亡。

「氣質美如蘭,才華馥比仙,天生成孤癖人皆罕。你道是啖肉食腥膻,視綺羅俗厭;卻不知,好高人愈妒,過潔世同嫌。可嘆這,青燈古殿人將老,孤負了,紅粉朱樓春色闌!到頭來,依舊是風塵骯髒違心愿;好一似,無瑕白玉遭泥陷;又何須,王孫公子嘆無緣!」這一曲《世難容》是寫妙玉的。


妙玉在俗家蘇州也是官宦小姐,因病入了空門,受賈府供養,在大觀園櫳翠庵帶髮修行,又自稱「檻外人」。實際上她在賈府並沒有置身物外,她的「清高和過潔」都帶著嬌情。她說黛玉是「大俗人」,卻獨喜和寶玉來往,送祝壽帖子,這是她的假意清高。劉姥姥喝過她的一口茶,她嫌髒就把盛茶的成窯杯要砸碎,可又特意將自己日常吃茶的綠玉斗招待寶玉,這表明她過潔之癖是做作。她氣質如蘭般芳香,才華有如仙子,造就了她不同於眾的孤癖高潔性格和世俗的不理解,也遭到眾多卑劣人的妒忌嫌棄。在書中第一百一十二回里,賈府失勢敗落遭遇盜劫,當賊看到妙玉後用悶香薰迷使其受辱並被搶走,從而流落瓜州淪喪風塵。

《聰明累》是專寫王熙鳳的,唱出了鳳姐聰明自誤的悲劇,描繪了她臨死前的感覺和心理驚恐。「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盪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王熙鳳執掌賈府的實權,主持榮國府,協理寧國府,弄權鐵檻寺,威重令行,一生就是抓權斂錢,極盡殘忍陰毒,親手設計害死了尤二姐,並又有幾條人命的罪惡,行事為所欲為之極。鳳姐怎麼也沒想到,她不經意的一個舉動,卻在落難時使女兒得到了救命恩情。在第六回劉姥姥初進榮國府後,鳳姐不知怎麼良心發現,給了劉姥姥二十兩銀子。在書中第一百一十三回里,賈府落敗,王熙鳳與女兒巧姐遭難,劉姥姥這時前來看望,鳳姐就把女兒託付其帶走,等於救了巧姐性命。此曲尾說「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而鳳姐的慘痛結局是自食其果,並不是什麼人世禍福難定。

最後是一曲《飛鳥各投林》:「為官的,家業雕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裡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倖。看破的,循入空門;痴迷的,枉送性命!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這支曲是對整部書的概括,十二釵的命運結局在書中也都得到了應驗。「食盡鳥投林,大地真乾淨」,是賈府一敗塗地,子孫流散慘象的真實寫照。

待結尾曲《飛鳥各投林》唱完,警幻見寶玉甚無趣味。嘆道「痴兒競尚未悟!」寶玉告醉求臥,遂送其至一香閨繡閣中。寶玉見一女子在內:其鮮艷嫵媚似寶釵,風流裊娜如黛玉。警幻道:「塵世中多少富貴之家,那些綠窗風月,繡閣煙霞,皆被淫污紈絝與那些流蕩女子悉皆玷辱。更可恨者,自古多少輕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飾非掩丑之語也。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會,雲雨之歡,皆由既悅其色,復戀其情所致也。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又道:「淫雖一理,意則有別。如世之好淫者,不過悅容貌,喜歌舞,調笑無厭,雲雨無時,恨不能得天下之美女,供其片時之趣興,此皆皮膚濫淫之蠢物耳。如爾,則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輩推之為『意淫』。惟『意淫』二字,可心會而不可口傳,可神通而不能語達。」

警幻仙姑對寶玉所說「好色不淫」的這段話,現在看來也都是實有其行。不說也罷。

作者簡介:趙留喜,號戩穀居士,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洛陽市新安縣鐵門鎮人。有個人詩集《戩穀居詩稿》、《秋窗拾夢》出版。

我微信:hutashi1983,持續關注,歡迎訂閱微信公眾號:珍愛紅樓夢。想Q我就加492889801吧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