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城市是個奇妙的稱呼


城市是個奇妙的稱呼。當你走在街上,發現越來越多的人操著各地的口音,各種裝扮,各種年輕、有力、成熟和未知。還有各式各樣的汽車,電動車,摩托;染作許多種顏色的頭髮、剪作不同的髮型;以及...

- 2017年6月17日22時11分
-

城市是個奇妙的稱呼。

當你走在街上,發現越來越多的人操著各地的口音,各種裝扮,各種年輕、有力、成熟和未知。

還有各式各樣的汽車,電動車,摩托;染作許多種顏色的頭髮、剪作不同的髮型;以及分不清的性別與年齡。


再者,還可以見到來自不同國家的商品,大幅的明星廣告,閃亮的霓虹。

歡笑的孩童,仍在勞作的民工,街角乞討的流浪者,永遠堵車的十字路口,飯店門前觥籌交錯的燈影。

當你見到這些時,你大概就見到城市了。無論城市是否見到了你,你是否來到城市。

城市就是城市,人們在其間彼此依靠,也相互敵視;彼此餵養,也相互爭執;彼此懷疑,也互信任;彼此遠離,又相互接近。

城市裡的人是矛盾的,明亮的,晦暗地,盲目的,緊密地。他們每天忙忙碌碌,卻並不以此為厭煩。他們各司其職,只記得自己,卻忘記了城市。每個人都想在城市中獲得自己的位置,講出自己的語言。他們甚至毫不理會,即便城市沒有了其中任何一個,它還是城市。


城市裡的人是愛著的,他們組建家庭。有老人,有嬰兒,有新婚,有獨居。他們信仰五花八門的神佛,也愛錢——沒有錢,那就不能叫作城市。

城市是矮的,遠處永遠有群山寂寂;城市也是高的,不經意間樓林疊起。城市是奢靡的,有不會熄滅的燈火。城市又是落寞的,總有街頭失意的行人匆匆。

城市也是新的,不斷搬進搬出的人們,不斷拆遷又建起的樓層;可城市還是舊的好,舊的街道、舊的巷口,舊的酒,舊的樹,舊的燕巢磚亭。

城市也不缺乏故事。

黑色的、暴力的故事,人們野蠻地仿佛用足力氣做出更野蠻的事。有欺騙,有兇案,有陰溝里翻不得的卑鄙齷齪;明亮、燦爛的故事,有初戀,有偶遇,有為生命抗爭的奇蹟,有成長中的勇氣,有注視著的善意。


於是,城市終將庸庸碌碌。不管你是否願意,也不管你是否春風得意、人去樓空,不管你是否在城市中奮力,不管你於苟且中了度殘日,不管你從何處來,到何處去……

只要你步入城市,歸於城市。你也必將註定陪著城市走盡你的那一段路。而後,總有後來人,卻並不是你的後來。

城市是現代文明的愛人,寵物,怪獸,精靈,國王。真正顯赫的只有城市,而不是你們——雖然沒有人類就沒有城市,但沒有城市更沒有文明。

去讚嘆或詛咒城市,去從城市中索取或歸還,去城市裡出生、成長、死亡,去城市裡銘記每個人的存在或失去他們的名字,去城市裡叫喊、憤怒,去城市裡喜歡、憂傷,去城市裡尋找、獲得、迷去,去城市裡一次又一次地夢至麥田、高原、寺院,飛鳥、星空……原因只有一個:你、我都屬於城市。

(全文完)

個人公眾號:yyl3226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