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老北京剃頭泰斗,101歲從藝80年,成了胡同文化的魂


- 2017年11月11日00時56分
- 人文文摘 / 半盞濁漿佯微醉

半盞濁漿佯微醉

」剃頭棚,七不剃,八不留,三綹青絲掛在門頭。
三綹青絲門前掛,三教九流他是一家。
一家人,數一數,太白金星收羅祖, 羅祖爺又收漢光武,漢光武收過呂洞仙, 他給羅祖站過班。
勒住了馬,下雕鞍。羅祖堂前拜大仙。
先拜羅祖後拜你,那麼你是羅祖三徒弟。
羅祖爺,品氣高,七月十三得的寶刀。
說得刀,道得刀,得刀就在那洛陽橋。

洛陽橋,萬丈高,塊塊石頭能磨刀。
這個上七塊,下八塊,當間抽出那兩塊來。
糙石頭磨,細石頭槓,寶刀槓得明又亮。
崴開水,兌陰陽,這個兩塊手巾一塊方來一塊長。
這個長的搭在了肩膀上,方的就搭前胸膛。
男剃前,女剃後,回漢兩教剃左右。
剃完頭,掃掃眉,然後再打五花錘。
這個五花錘,打了個對,起個名兒啊叫放睡。

為什麼打的那麼對,學徒的時候受過罪。「——這是老北京天橋說書的專門講老北京剃頭匠的,也是老北京胡同這位101歲老人愛聽的一段兒。


老北京剃頭泰斗,101歲從藝80年,成了胡同文化的魂圖片

說起老北京北京胡同,說藏龍臥虎一點不過分,那裡隱藏著多少老藝人,多少老故事,多少在現代社會中即將消逝的技藝。在北京老胡同閒逛,指不定遇上的哪位老爺子,背後就是一個時代的故事。

比如,那位。他叫靖奎,胡同街坊鄰居都叫他靖老爺子,也是公認的老北京的「剃頭匠泰斗」。靖老爺子雖然走完了101年的滄桑人生,他的故事充滿了老人的寬容和淡定。

皇城根景山西街的一條胡同里,胡同很窄,甲四號的大雜院更窄,當年靖老爺子一直住在。白布帘子蓋著的一間小屋裡,一頭白髮的靖老爺子還在營業,見有人來,靖老爺子仍舊會笑容滿面的迎上前招呼。靖老爺子很健談,也顯得很從容,一口京腔兒和顧客聊上了。

老北京剃頭泰斗,101歲從藝80年,成了胡同文化的魂圖片

和一位操著京腔的百歲剃頭匠聊天,其實聊什麼不重要,關鍵是聊的那種感覺:老宮牆根,離皇城最近的胡同里,聽著一位百歲老人用原汁原味的老北京話說家常,聊過去的滄桑;夏日陽光,蟬聲樹影,那種安靜的愜意讓人忘記時間。也許在這位剃頭老人的生活中,時間已經是靜止了。


老靖老爺子當年在老北京中手藝很有名,不少名人登門,如尚小雲、梅蘭芳,還有傅作義,老人在業界地位大概相當於現在的吉米。有人叫他「國寶」,其實老爺子就是個手藝人,普通百姓。但百歲的靖老爺子腦筋靈活,口齒伶俐,也見過不少世面,百年的滄桑歲月,又恰恰是中國風雲聚會,滄海桑田的百年,實在不一般。

老北京剃頭泰斗,101歲從藝80年,成了胡同文化的魂圖片

老北京說「剃頭挑子一頭熱」。靖老爺子介紹,過去的剃頭匠都有16般技藝,梳、編、剃、刮、捏、拿、捶、按、掏、剪、剃、染等等;工具也必須有手推子、刮臉刀、備刀布、小抄子、攏子、剪子、刷子、耳挖勺、火剪、鏡子,一個都不能少,如果是開門做生意的剃頭匠還要有火爐和臉盆。

靖老爺子早年是走街串巷的剃頭匠,挑子一撂,老主顧們立馬紛紛圍過來,剃頭匠跟大夥打完招呼就開始幹活。以前剃頭的同時又是一個按摩師:打眼、放睡、掏耳朵,這是每一個剃頭匠必須掌握的本事。


靖老爺子說:老一輩手藝人傳下來的其實並不僅僅是手藝,更重要的是做藝的精神,他們是把這個當成自己的生命,才能沉下心來做一輩子。已經成為朋友的五百多位老主顧如今一個不剩全去世了,讓靖老爺子感到傷心和失落,因為「再沒人懂得享受我這全套的手藝了!」

傳統的手藝,傳統的人情味,還有傳統的樸素生活方式,在這個喧囂的城市越來越稀少了。靖老爺子成了一個文化符號,代表了懷舊的溫暖。

靖老爺子說:「人這輩子,有好的時候,也有不好的時候,不賴社會,這麼大個國家,哪能都對每個人的心呢?」這份淡然和寬容,再對比現在很多人活得越來越刻薄,更能感覺靖大爺的平和是多麼寶貴。

老北京剃頭泰斗,101歲從藝80年,成了胡同文化的魂圖片

老人雖然已經走了,但他的謙遜、平和、寬容,還有那標準的京腔兒,他們構成了北京的魂兒,也代表著一種生活態度和胡同里那即將逝去的技藝。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