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100年前的微單,如今熬成了全幅


...U-」通常可以翻譯成「遠古」或「事物之初」,由於在德語中,照相機是一個陰性的詞,因此「U-L」可以直譯為「所有徠卡之母」(TML)。通常大家將其意譯為「史前徠卡」。...使用尺寸傳感器的相機的歷史,要追溯到年,...

- 2017年11月14日21時00分
- 數位文摘 / digital

Ur-」通常可以翻譯成「遠古」或「事物之初」,由於在德語中,照相機是一個陰性的詞,因此「Ur-Leica」可以直譯為「所有徠卡之母」(The Mother of all Leicas)。通常大家將其意譯為「史前徠卡」。

使用36x24mm尺寸傳感器的135相機的歷史,要追溯到1911年,讓我們永遠記住奧斯卡•巴納克這位偉大的先驅。巴納克先生早年曾經在蔡司工廠做技師,1911年,巴納克先生經過朋友介紹進入了徠茨公司。當時的徠茨公司坐落於德國中西部,一個綠色山丘之間名為Wetzlar(威茲勒)的小鎮。

奧斯卡•巴納克是一位很有才華的機械工程師,也是一個戶外攝影愛好者。但是當時的相機都十分笨重,因為沒有放大技術,需要多大照片就要用多大底片,而相機又都是木頭製作的。巴納克先生個小體弱,承受不了沉重的大相機,這使他萌生了要做一個小巧、袖珍相機的想法。然後通過放大技術獲得高質量的照片。

讓我們來看看風光攝影祖師安塞爾亞當斯先生用的相機是什麼體積尺寸的? 到1947年他老人家還在用著1911年尺寸的傳統相機。那個時代的專業機啊!

後來,亞當斯先生終於用上了小巧一些的相機。不過我想他的心裡絕對是鄙視徠卡的。太小了!

巴納克先生喜歡用電影機拍攝短片,那時他已沉迷於電影機,所以他熟悉拍電影使用的35毫米電影膠片。於是,他便設計了一種使用35毫米電影膠片、可拍攝24 ×36mm規格底片的小型相機。這就是徠卡原型相機,被稱為「Ur徠卡」,也是世界上第一款135相機,這一年是1913年。

很多人以為36x24mm全幅是世界上最大靶面的傳感器,其實36x24mm是將35mm電影的格式(18x24mm)加倍而來!而比36x24mm靶面大得多的傳感器比比皆是。

繼Ur-Leica以後的量產型,也就那麼一丁點大! 大畫幅攝影派自然是看不上的。

當然,大畫幅相機在洪水中也是無法拍照的。上圖是巴納克先生用Ur-Leica原型機拍攝的Wetzlar(威茲勒)遇到洪水襲擊時的場景。

當時,巴納克手工製造了兩台原型樣機,第一台機的鏡頭採用5片鏡片、50mm、1:3.5鏡頭,另一台原型機的鏡頭是42mm、1:4.5的6片式鏡頭,可以拍攝40張底片。前一台原型機一直歸巴納克先生自己使用,在奧斯卡•巴納克先生謝世之後,一直歸巴納克家族所有。二戰期間,這台相機被慕尼黑「德國博物館」(Deutsches

Museum)收藏,並得以幸免於難。20世紀60年代,它再次付拍。據徠卡公司人員介紹,今天,它為一個不願透露姓名的日本收藏家私人所有。

採用42mm、1:4.5、6片鏡片鏡頭的另一台原型機,曾經在1914年陪伴厄內斯特•徠茲二世(Ernst Leitz II,徠茲公司老闆)完成了整個美國之旅。如今收藏於德國徠卡照相機公司的博物館裡面。

巴納克先生用這台原型相機照了很多照片進行實驗,事實證明,用這種小底片拍攝的膠片放大之後是能夠得到一張滿意的、高質量的照片的。巴納克的想法在實踐中得到了證實。

三號原型機:傳說巴納克先生大約在1918-1920年期間還曾製造了第三台原型相機。與Ur-Leicas相反,這台相機各項發明已經很成熟,與後來的生產型相機——特別是第一批「0系列相機」(德文為serie)十分接近。3號原型機(Prototype # 3)最後得以保留至今。

仿製Ur-leica:曾經有一小批義大利生產的徠卡Ur-Leica複製機真正地從外觀到使用完全模仿Ur-Leica的每一個細節,但今天已經很難尋覓這批相機的蹤跡。

而徠茲公司自己也曾做過Ur徠卡的複製機。根據徠卡內部的相關消息稱:Ur-Leica複製機是(20世紀)七八十年代徠茲威茲勒工廠為訓練部培訓員工而製造的。直到90年代初,他們都以1890德國馬克的價格向代理商和零售商提供過這種複製機,但精確的數字在文獻中沒有記載,估計累計製造了400-500台。它們既沒有編入產品目錄,也沒有在其它正式資料中提及過它。

大畫幅風光攝影派不喜歡徠卡沒有關係,好東西自然有人追捧。紐約派來了。

在藝術史中,很多優秀的藝術家在一段時間內被藝術圈忽視,卻在以後被廣泛接納。「紐約派」的重要攝影師之一索爾·雷特(Saul Leiter)就是一位曾被忽視的藝術家。
「紐約派」是一個活躍於1936年到1963年的鬆散的攝影家組織,包括羅伯特·弗蘭克、威廉·克萊恩、李斯特·穆德和海倫·利維特等人。
紐約派追求的充滿動感與意識流淌的作風,絕非大畫幅相機所能實現。徠卡是當時最好的選擇。

而當時的商業嬰兒,柯達公司已經敏銳地意識到小畫幅會給攝影帶來什麼? 趁著徠卡沒有給膠片暗盒申請專利的機會,柯達特地推出了預裝在暗盒內的專門給徠卡使用的膠片,並且用自家工廠的編號定義為135。我們今後所說的135膠片、135相機就這麼來了。從此柯達從嬰兒變成巨人。

100年後,那些比徠卡大的相機或者比徠卡小的相機幾乎都死挺了。原因就是他們的相機太大了,或者太小了。而當年的微單,如今終於熬成了全幅。有人在頭條上問我,未來究竟是哪種傳感器唱主角。我想還是要回到相機的尺寸上來討論。

相機必須適合手持。當年流行的120相機,比如祿來、哈蘇、瑪米亞,實在太大了,不適合帶出去拍攝的。而比UR-LEICA徠卡小很多的相機大大的存在,比如美能達110、賓得110、甚至MINOX,都淘汰了。現在賓得有Q系列,仿造當年賓得110的尺寸的;尼康有1系列。但是這些很小巧的相機並不成功。因為,太小的相機並不適合手持。

這麼小的相機您怎麼握持啊!

真正的UR-LEICA的尺寸其實很小,大約和現在的一台奧林巴斯PEN F的尺寸相差無幾。應該說這類相機一直是非常適合手持的尺寸。(索尼的A7 A9的機身尺寸不比奧林巴斯大,也是適合握持的那一類)

但是任何相機從一開始研發,後續型號就會有大型化趨勢。因為消費者想要更多功能。索尼的從NEX5開始到A9,體積也一直在變大。

M3以後徠卡也越做越大,M系列的數位相機的厚度已經厚到讓人難以接受。所以最新的M10做了減薄的努力。

接下來我想說說系統化的問題。

無論是索尼A9用的50mm鏡頭,還是尼康的50mm鏡頭、還是哈蘇的75mm鏡頭、還是奧林巴斯的25mm鏡頭,其實它們是類似的基本結構,只是在設計的時候進行了縮放。

我想說的是:傳感器的尺寸決定了鏡頭的焦距、體積、重量。

舉一個典型的例子,哈蘇最新的微單取消了反光鏡以後,雖然裝了43.8 X 32.9mm的巨大傳感器,可是體積依然很小。但是不幸的是:鏡頭還是那麼巨大。等你帶上一隻廣角、一隻標準、一隻中焦三隻鏡頭以後,你的體力會讓你考慮考慮是不是還要帶第四隻鏡頭。

我們常說的全幅傳感器的相機也是同樣的問題,雖然我們已經習慣了135鏡頭的重量。應該說大三元中,哪怕就攜帶2隻,重量也足夠大的。

索尼全幅機器用的大三元鏡頭也好,G系列大師級定焦鏡頭也好,有哪個是適合攜帶的?

一個也沒有!這是事實!

A9推出,就是代表著全幅微單已經完成了重型化進化的過程。

第三個問題:鏡頭光學質量的問題

這個問題,我已經在我的文章里說過無數次。同樣標頭,全幅機是50mm焦距,M43相機是25mm,意味著M43相機的標頭能在單位面積上獲得更多能量(像距近50%的關係),所以解像力也可以自然提高。現在的全幅機的鏡頭解像力大致在30線對/mm這個範圍,如果像素很高,比如A7RII,鏡頭的能力無法跟上傳感器的要求。我不多說了,反正請大家留意傳感器和鏡頭之間有匹配度的問題。

第四個問題:像素的問題。

像素多絕對並非正義。同樣尺寸的傳感器,像素越多,單個像素麵積越小,接受光線能力越是下降。

同樣尺寸的傳感器,像素越多,單個像素麵積越小。如果有手持振動,振動的幅度相同。意味著小像素需要位移的距離也越長。

所以高級的相機反而要將像素回歸到一個合理的範圍。索尼A9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第五個問題,我專門說說富士的APS-C。

富士的APS-C系統是我看到的惟一一個專門針對APS設計的相機系統。APS的傳感器尺寸決定了它具有介於全幅和M43之間的性能。只要是專門針對這個系統設計的鏡頭,解像力高過全幅是正常的。所以富士鏡頭的解像力標準是45線對/mm。比索尼的標準高。同樣的焦距,體積也比索尼的小。而和M43相比,同樣的焦距,富士的解像力低,尺寸也大。

說完富士這個中間指標,您應該已經理解我想說的意思。

全幅、APS-C、 M43各有生存之道。甚至比全幅大的,也會有人買。

我也理解大家為什麼都喜歡寶馬5系、奧迪A6L。可是當您停不進車位的時候,才會意識到相機和車是一回事!

無論如何,當我們需要考慮相機究竟應該有多大的時候,都不要忘記奧斯卡.巴納克先生在縮小相機尺寸上做出的重要貢獻!

「91拍照旗」下的微單攝影頻道,為微單攝影愛好者提供最新鮮的微單資訊,討論微單愛好者共同關心的話題:攝影、美器、美食、旅遊、家居。讓微單成為我們共同的輕奢話題。

「91拍照」 官方微信服務號,攝影課程盡在「91拍照」,

www.91paizhao.com現已上線,歡迎體驗

「佳強連」,佳能文化,旅遊攝影盡在佳強連,91拍照旗下微信訂閱號

徠卡范,玩相機,品人生!91拍照旗下微信訂閱號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