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來稿選粹】袁春波|1990年的檯曆


東方散文新銳散文情懷溫度情感,思想,角度,視野年的檯曆■袁春波我說,我睡覺去了。正在「重讀《劍橋哲學史》,追憶逝水年華」的兒子詫異地抬起頭問,幾點了。我說,八點多了。才說完,我們都笑了。倚在床上翻翻閒書,不到九點半,關燈。他什麼時候睡的,我不知道;我醒來時,他...

- 2017年11月15日01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東方散文

東方散文

新銳散文

情懷溫度

情感,思想,

角度,視野

1990年的檯曆

■袁春波

我說,我睡覺去了。正在「重讀《劍橋哲學史》,追憶逝水年華」的兒子詫異地抬起頭問,幾點了。我說,八點多了。才說完,我們都笑了。

倚在床上翻翻閒書,不到九點半,關燈。他什麼時候睡的,我不知道;我醒來時,他也不知道。

想起書櫥里有一本舊檯曆,找出來,1990年的。我一頁一頁翻看,也追憶追憶逝水年華,看看那個比我小25歲的我,那一年都留下了怎樣的痕跡。

檯曆是一本醫療保健知識大全,每一張正面是紅的、綠的、黑的時日,背面是醫療保健常識。

第一頁,紅字,1990年1月1日,星期一,己巳年十二月大,初五。空白處寫下這樣一段文字:種一棵小樹,任何時候都不算晚,縱然自己嘗不到果實,但隨著種下的樹綻出第一株嫩芽,生活的歡樂也便開始了。普里什文的話,藍色墨水,寫得端端正正。

一邊讀,我一邊和那個21歲的我開玩笑:真是傻小子,說什麼傻話你;21歲,想種什麼樹種不成呢;21歲,那不是一直都在快樂之中嗎,還說什麼生活的歡樂也便開始了呢。我笑我,就像我笑我兒子,二十郎當歲,有什麼逝水年華可以追憶一樣。

繼續翻看的時候,我就有點自得起來。1月2日,我寫的是柳青名句:「人生的路雖然漫長,但緊要處常常只有幾步,特別是當人年輕的時候」;1月3日寫的是舒婷的詩句:縱是泥濘封鎖住每一條道路,風雨中總有不斷出發的遠行人;2月14日只有五個字:奮鬥——孫中山。10月10日,人生能有幾回搏——容國團。滿滿的正能量,呵呵,我很滿意那時的我。

檯曆上的不少日子只記了幹什麼。2月13日:古文選下冊,紅樓夢350—412頁,選析427—449頁。4月14日:外國文學歐美,1—4章。4月24日,外國文學複習,亞非。8月31日,文學史,巴金,老舍,讀大綱。10月29日,是對文學史、文學評論與寫作、美學三門課成績的預測,後面都打了鉤,表示通過。那一年,我在自學考試,有一天在檯曆上我提醒自己,從今天起,12點休息。多充實,多有決心和幹勁:我真有些佩服那個小我25歲的1990年的我了。

檯曆有一頁記著一個學生的名子sgq,還有一個數字35。是考試分數,還是欠的學費,不記得了。那是我工作的第三年,教五年級語文。他們這一班孩子,真懂事。那年秋播的時候,有10多個孩子興沖沖步行10多里,幫我家栽稻。稻栽深了,後來家裡人又重栽。現在想想,還清楚地記得他們的名子,他們活潑的笑臉。25年過去,年齡大點的,也該有40歲了。

那一年,我從檯曆上看到,自己偶爾還會寫幾句詩、一兩篇小散文什麼的,投投《連雲港日報》、《江蘇教育報》、《散文詩》、《星星詩刊》。對了,記得《江蘇教育報》的編輯韋曉東給我回過信,說好詩不是喊出來的。呵呵,想想回信內容,就知道我多麼不會寫詩,我的詩會不會發表。但有詩,才有夢;我為生活里一直有詩的我高興。

那一年檯曆上有幾張字不是我寫的,那是誰呢?我怎麼都想不起來。

那一年的檯曆上有許多空白,在那些空白的日子裡,我做了些什麼呢?

那一年檯曆12月26日以後幾頁丟了,那些日子到哪裡去了?

檯曆背面的醫療保健知識,現在看來,太有價值,可沒有一點看的痕跡。年輕,可以一點也不在意健康;你說年輕有多好。

合上,收起。我還在想:健康,真好;充實,真好;有夢,真好;年輕,真好。

作者簡介:袁春波,男,1970年生,中學高級教師。有散文《荷塘上的不同風景》《超凡脫俗張家界》《青銅時代》《仰望東坡》等20多篇在《名作欣賞》《連雲港文學》《張家界日報》等報刊雜誌發表。

請支持如下稿件:人性之美、大愛情懷、鄉愁、

親情友情愛情、生態情懷、性靈自然等。

投稿郵箱:

hebeilli@163.com

顧問組成員

(排名不分先後)

王士敏 王友明 李東輝 蔡漢順 李錫文 馬明高 丁尚明 高麗君 周 海 張道德

新銳散文 ∣一個純凈的公眾號長按,識別二維碼,加關注投稿、商務合作,請聯繫主編。
蘋果手機用戶可按下面二維碼打賞作者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