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擁有20世紀最完美身體的她,卻一生得不到真愛


​如果愛一個人,請儘早說出來。瑪麗蓮·夢露眾所周知,瑪麗蓮·夢露,是上世紀性感女神的代名詞。但在年月日出生時,她還並不叫這個名字,那時,她還叫諾瑪·簡·莫泰森,曾在十二個家庭中輾轉無依,從未感受過父母的愛。諾瑪的母親,是好萊塢的一個剪輯師。因為母親私生活糜爛,...

- 2017年11月15日07時48分
- 娛樂文摘 / 鳳凰網

​如果愛一個人,

請儘早說出來。

瑪麗蓮·夢露

眾所周知,瑪麗蓮·夢露,

是上世紀性感女神的代名詞。

但在1926年6月1日出生時,

她還並不叫這個名字,

那時,她還叫諾瑪·簡·莫泰森,

曾在十二個家庭中輾轉無依,

從未感受過父母的愛。

諾瑪的母親,

是好萊塢的一個剪輯師。

因為母親私生活糜爛,

直到後來長大成為明星,

諾瑪都不確定父親的身份。

小時候的諾瑪經常追問母親,

母親被問得不耐煩了,

就指著報上克拉克·蓋博的照片:

“就是這個人,記住了吧?”

當母親的沒有盡到應有的職責,

她依舊沉迷於自己的生活,

諾瑪出生不久,就被母親送去寄養,

每週付人家5美元寄養費。

酗酒的母親偶爾會來探視諾瑪,但從不摟抱或親吻她。從那時候起,留在諾瑪腦海中的就是一個有著神經質笑容的女人。

1933年夏天的一個週末,母親來探望諾瑪,發現年幼的她居然被當做下人一樣使喚打掃衛生。當母親的心裡忽然軟了一下,花光積蓄,為自己和女兒買了房子。

然而,就在房子修好後沒多久,母親像個瘋子一樣在家大吵大鬧,有人報警後,她尖笑著被帶走了,但不是去警局,而是精神病院。

原來家族有祖傳的精神病,母親的曾祖母和父親,都進了同一家精神病院,而她弟弟死於自殺。

失去了母親,

諾瑪也失去了家,

此後,諾瑪在孤兒院,

和收容所間“漂泊”,

受盡了冷眼和虐待,

甚至在她進入青春期後,

遭到寄養家庭男主人的性騷擾。

為了讓自己儘早脫離這種生活,

16歲,她嫁給鄰居家21歲的兒子,

原以為生活就此可以迎來轉折,

結果戰爭爆發,丈夫奔赴前線,

為了生計,她只好去降落傘車間做工人。

當戰爭的陰霾變得越來越重時,

諾瑪感到自己對未來的幻想,

將被命運打碎,因此憂心忡忡。

就在這時,漂亮的諾瑪,

迎來了人生真正的轉折。

一次偶然的機會,一個攝影師,

發現她的美貌,希望刊登她的照片,

印在雜誌上給前線士兵“鼓舞士氣”。

當時的諾瑪展現了自己撩人的風姿,

她的美麗比一般女孩兒多了幾分性感,

一下子就受到了無數人的歡迎。

並不甘於平淡的諾瑪,牢牢抓住機會,

很快就與模特經紀人簽約,大拍特拍。

當她在平面模特界闖出點名堂後,

經紀人立即推薦她與福克斯簽約。

她意識到自己即將成為演員,

馬上棄絕了那個平凡的名字,

為自己取名:瑪麗蓮·夢露。

從此,鄰家女孩兒諾瑪不再,

世間多了一個性感尤物。

丈夫回來後,兩人正式離婚,

隨後,在公司的建議下,

她提高發際線,將頭髮染成鉑金色,

穿暴露的衣服襯託美玉般的肌膚,

並在五官上也動了些細微的手腳,

讓自己變得更加性感、迷人。

不過一開始,平淡的演技,

沒能讓夢露立馬脫穎而出,

這讓充滿野心的夢露十分鬱悶,

1945年5月的一天,夢露的裸照,

忽然登上了月曆,引起巨大關注。

這非但沒給夢露造成任何損失,

反而讓她迎來了事業的拐點,

原來這些照片,都是公司賣出的,

而購買這些照片的商人,

正是《花花公子》的創辦人,

大名鼎鼎的休·海夫納。

當夢露的特殊照片,

刊登在《花花公子》創刊號上,

她從此就成了性感的化身。

1953年,夢露迎來第一個巔峰,

正式出演了電影《尼亞加拉》,

以及《紳士喜愛金髮女郎》。

尤其是《紳士》,可謂量身定做,

將夢露的美貌與性感體現到極致。

從此,夢露就成了男人幻想的物件,

成為了一個時代的性感符號。

隨後的電影《飛瀑怒潮》,

讓夢露成了好萊塢最賣座女星之一。

電影裡,夢露的身體僅被傳單遮蓋,

還有一幕30秒的長鏡頭,

拍攝夢露走路時臀部的搖擺,

這對任何觀眾都是一劑春藥。

但這些符號,

都是商業手段疊加給她的,

私下裡,夢露並沒有那麼奔放。

她內斂、追求完美,有點自卑,

為了讓自己更貼近角色,

她總是反覆和導演討論劇本。

雖然她演的女性大多很簡單,

但她從來不會敷衍以對。

她知道自己沒讀過多少書,

私下裡總抽時間學舞蹈、表演,

書籍更是她形影不離的夥伴。

然而,不管她如何豐富內涵,

影星也好,觀眾也罷,還有投資商,

都只是把她當成一個性感寶貝。

夢露對此十分失望,她說:

“好萊塢是這樣一個地方,

他們寧願付你一千美元得到一個吻,

也不願意花五十美分傾聽你的靈魂。

而我常常拒絕第一種請求,

而執著於那五十美分。”

隨後,夢露與福克斯解約,

帶上經紀人創辦自己的公司,

並開始籌備一部重要的電影,

那就是她的傳世之作《七年之癢》。

在拍攝電影前,夢露遇到了愛情,

對於美貌、地位、金錢都不缺的她,

組建家庭,填補童年時缺少的愛,

才是她內心最深的渴望。

這時追求她的,是20世紀美國

最偉大的棒球運動員之一,迪馬吉奧。

一開始,夢露並不喜歡對方,

但迪馬吉奧鍥而不捨苦追2年,

終於將性感美人摟入懷中。

不過當時迪馬吉奧已功成身退,

夢露卻正處於事業的巔峰。

當夢露拍攝《七年之癢》那段,

著名的裙子走光鏡頭時,

擅妒的丈夫正好在圍觀人群中,

眼睜睜看著妻子的裙子飄起,

引來現場一陣陣喝彩與尖叫。

迪馬吉奧對此火冒三丈。

當時夢露的照片,

被全世界的媒體瘋傳,

甚至成了地標建築前的海報。

迪馬吉奧無論如何不能忍受,

整個人像火山一樣噴發了。

結婚不到一年,兩人便分道揚鑣。

不久後,夢露開始第三段婚姻,

這次戀人是劇作家亞瑟·米勒。

亞瑟同樣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1949年,憑藉劇本《推銷員之死》,

在百老匯連續上演742場,

亞瑟一舉奪得了普利策文學獎,

和美國戲劇界最高獎項託尼獎。

至今,該劇被稱為,

“戰後美國最偉大的劇作”,

亞瑟更被認為是“美國戲劇的良心”。

夢露與亞瑟的結合轟動一時,

才子佳人的絕配,被極力渲染:

“這是身體與頭腦的完美結合。”

為了和亞瑟在一起,

夢露可以說付出了很多,

在事業上做出了巨大的讓步。

雖然她靠外在形象立足好萊塢,

但她需要的,是從靈魂深處,

尋找到人生的撫慰和共鳴。

她以為可以在亞瑟那裡,

得到這種關懷與溫暖,

最後到手的卻是失望和沮喪。

亞瑟雖是文學巨匠,具有普世情懷,

但在夢露面前,又和普通人一樣,

有著一個男人的缺陷和短板。

他對夢露的工作、期許不甚理解,

即便夢露拼命證明自己,拿下金球獎,

他也並沒有給她多少肯定。

當時為了事業,夢露幾度流產,

神經衰弱只能依靠藥物支援,

亞瑟卻還為她和攝影師的親密關係,

動不動就大發脾氣。

亞瑟後來回憶說:

“她被不愉快的童年陰影糾纏,

最後導致了自我毀滅傾向,

她是我見過最悲傷的女人,

可我只能當一個無力的旁觀者。”

可見在與夢露結為夫妻後,

亞瑟無法提供夢露想要的一切,

無法從靈魂深處彌補她缺失的愛,

反而因為婚姻中的磕磕絆絆,

屢次把夢露推到崩潰的邊緣。

亞瑟對於藝術的嚴苛、高標準,

更是讓夢露的心感到寒冷。

5年後,兩人選擇結束婚姻。

隨後,夢露接拍新片《瀕於崩潰》,

並大膽地接受拍攝裸體鏡頭。

然而,就在電影拍完不久,

夢露迎來了死亡。

1962年8月5日,凌晨4點25分,美國洛杉磯警官傑克·克萊蒙接起電話,聽到一個駭人的訊息:二十世紀全世界最性感的女人,36歲的好萊塢巨星瑪麗蓮·夢露全身赤裸,死在了自己的臥室中。

這天,無數的媒體趕往現場,當夢露的遺體被擡出公寓時,許多記者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更加令人詫異的,是官方給出的報告:“我們最終認定,這是一起自殺事件。”

毒理學分析指出,夢露的血液中,

每100毫升含有8毫克水合氯醛,

和4.5毫克戊巴比妥,結論認為,

死因是急性巴比妥類藥物中毒。

但公眾對結論產生了巨大的懷疑,

因為當時在美國有許多流言,

而其中傳播最廣泛的一個,

就是夢露和總統的私情。

夢露一生求真愛,

卻沒能得到長久的婚姻,

在與亞瑟離婚之後,

她的生活變得越來越混亂,

據說她還出現過雙性戀傾向,

和好萊塢不少女星有私密往來。

很快,總統肯尼迪的出現,

似乎又給了她一線希望。

外界對於兩人私密的感情,

一直只能算是捕風捉影。

有一次,肯尼迪的生日宴會上,

夢露身著一件性感的露背禮服,

為肯尼迪深情演唱了生日祝福歌。

許多媒體便藉此大做文章。

在夢露的死亡事件發生之後,

不少人猜測,夢露的死,

並非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背後有不可告人的政治陰謀。

畢竟,她正處事業之巔,

為何要匆忙告離人世呢?

從一個孤苦伶仃的女孩,

到一個普普通通的女工,

再到驚豔世界的性感明星。

夢露能寫下這樣的傳奇,

不僅依賴於她的美貌、性感,

也不僅依賴於背後的商業運作。

浮動在眾人眼前的光鮮背後,

她有著積極進取的精神,

也有著難以想象的脆弱。

能夠成為一個時代的寵兒,

一個世紀的性感標籤,

她在命運河流上承受的東西,

絕不是普通人可以想象的。

但最終,在夢寐以求的愛情裡,

這個畢生沒怎麼被愛過的女孩兒,

連普通人的幸福,都沒得到。

像夢露這樣孤獨的靈魂,

也許最需要的,不是萬眾矚目,

而是一份長久的、深刻的愛。

有了這份愛,才能夠驅散孤獨,

驅散那些童年時代的陰影,

填補她內心深處的空缺,

將她的人生帶向一個新世界。

如果有了一份這樣的愛,

她的事業或許會是另一番模樣。

然而,還沒能等到這份愛,

她就急促地結束了這段旅途。

而令人感到無比詫異的是,

1962年,為夢露舉辦葬禮的,

竟是她的第二任丈夫,迪馬吉奧。

下葬了夢露之後,他去花店,

訂下一份長期訂單,每週三次,

都要在夢露的墳前獻上玫瑰。

此外,在生命的最後一刻,

迪馬吉奧的最後一句話是:

“我終於可以去見夢露了。”

也許,他一生都愛她,

但當他不斷表達這份愛時,

瑪麗蓮·夢露已不在人世了。

她帶著遺憾與傷痛離去,

留給世界的是無限的唏噓。

終此一生,她都在尋求靈魂伴侶,

也許有一瞬間,她找到過,也許沒有。

看著夢露傳奇而又遺憾的人生,

我想,如果遇到令你心顫,

而又願意傾聽你心聲的人,

那麼不要猶豫,儘早說愛。

娛樂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