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巨蟒峰攀登被公訴,它會是攀登界的“恥辱”嗎?


“個月前發生的一起攀登事件,近日又重新進入公眾視野。巨蟒峰違規攀登又有新的進展,名攀登者被公訴,這可能是第一起被公訴的攀登事件。”從一場公訴開始相信在今天早上,大家的手機上都出現了這樣一條新聞:報道中提及的巨蟒峰位於江西省三清山。三清山不僅是有著年歷史的道教名...

- 2017年11月15日14時00分
- 旅遊文摘 / 知乎專欄

7個月前發生的一起攀登事件,近日又重新進入公眾視野。巨蟒峰違規攀登又有新的進展,3名攀登者被公訴,這可能是第一起被公訴的攀登事件。

從一場公訴開始

相信在今天早上,大家的手機上都出現了這樣一條新聞:

報道中提及的巨蟒峰位於江西省三清山。三清山不僅是有著1600年歷史的道教名山,更是世界自然遺產地和國家自然遺產。

因巖體風化,不適合被攀登的巨蟒峰,圖片來源pic.people.com.cn,舒劍攝

巨蟒峰又名巨蟒出山,位於三清山中心景區南清園景區內,為三清山標誌性景觀、三大絕景之一。巨蟒出山垂直高度128米,是由風化和重力崩解作用而形成的巨型花崗巖石柱。

“驢友”攀爬巨蟒峰的事情發生在今年4月15日。三名浙江臺州的攀巖愛好者得知巨蟒峰目前還沒有登頂過,在明知景區嚴禁攀爬的情況下,使用了電鑽、掛片、繩索等工具攀爬至巨蟒出山景點巖柱體頂部。

隨後他們被景區警方拘留。近日該案件有了新的進展:檢察機關將以涉嫌故意損毀文物罪對該三名遊客提起公訴。專家評定其打入的膨脹螺栓釘會形成新的裂痕,加快景點柱體的侵蝕程式,甚至造成崩解。

這可能是中國戶外圈第一次有記錄的攀巖者被提起公訴的事件,對該事件的爭論從4月一直持續發酵到現在。一次簡單的“驢友”與景區的衝突背後折射出的不僅是攀登打掛片行為與巖體保護的矛盾,更是關乎攀登倫理、攀巖精神的討論。

讓我們先從47年前,那場臭名昭著的“攀登界的謀殺”——“壓縮機線路”談起。

攀登界的夢魘

在南美洲巴塔哥尼亞高原上,矗立著一座令無數登山家魂牽夢繞的山峰——託雷鋒(Cerro Torre,拉丁語“巨塔”,海拔3133米)。

託雷峰陡峭的冰雪崖壁像一把尖刀刺向天空。圖片來源:Hudson HenryPhotography

絕美的風景,險峻的攀登角度使得託雷峰時至今日也只有約十來人成功登頂。而關於其攀登歷史更是有一段跌宕起伏的故事:

1959年,義大利攀登者卡薩瑞·馬斯特瑞(Cesare Maestri)宣稱自己和搭檔託尼·艾格(Toni Egger)登頂了託雷鋒,不幸艾格下撤過程中遭遇雪崩遇難。因缺乏證據,國際攀登界承認這次攀登真實性的比例不高(事實上,他登頂的是託雷鋒附近的另一座山峰)。

11年後,蒙羞的馬斯特瑞帶隊殺回託雷峰:

1970年,馬斯瑞為證明他能夠登頂託雷,與其團隊帶著200升汽油和築路用的大功率空氣掘進機,乘直升飛機空降帕塔哥尼亞。

馬斯特瑞不使用任何攀登技術,在轟鳴的馬達聲中以幾秒鐘一顆鋼釘的速度,在世界文明鞭長莫及的角落用現代工業手段推進到頂峰下。在強暴完世界攀登者心中的夢想之後,馬斯瑞將掘進機懸掛線上路的最頂端,線路因此得名——“空氣壓縮機”(Compressor route)。

——《託雷峰上的公平遊戲》,撰文/Zenith Zhang

託雷峰地地理位置和“壓縮機路線”的走向示意圖。圖片來源:TheGuardian

這條長約350米的線路上被打入了400餘個掛片——差不多一米一個掛片。馬斯特瑞隨即遭到了國際登山界的一致批判:

斯洛維尼亞登山家卡羅批評他“從未來盜竊了一條線路”;

英國登山家裡奧·迪金斯直言這是“對山峰的強暴”——在1971年來到託雷峰下時,他面對著馬斯特瑞留下的成排的掛片,放棄了自己的攀登:“這座可以等同攀登終極夢想的巨石之牆已經被打得千瘡百孔”;

登山皇帝梅斯納爾則直接在英國山嶽雜誌《Mountain》發表了著名文章《謀殺不可能》,強烈譴責依賴膨脹釘攀爬垂直絕壁的行為。他寫道:

一條路線的重要性不僅僅是由它的技術難度所衡量,更重要的是以怎樣的方式建立。對膨脹螺栓的使用應該被降到最低限度,最理想的狀況當然是根本不用。

託雷峰頂部,左:海頓·肯尼迪;右:傑遜·克魯克。攝影:傑遜·克魯克

“壓縮機路線”成為了攀登界抹不去的汙點,直到2012年1月,來自美國的海頓·肯尼迪和搭檔傑遜·克魯克歷經13小時登頂託雷峰,全程僅使用2個馬斯特瑞當年設立在巖壁上的保護站(路線難度5.12a,A2)與5個後來者們手工打入的掛片。在之後的下撤中他們拆除了125個當年馬斯特瑞留下的掛片。

他們登頂後的7天,來自奧地利的大衛·拉瑪(David Lama)率隊完成了託雷峰的首次自由攀爬(5.13b)。

至此,縈繞在攀登界42年直接的“壓縮機”陰霾終於煙消雲散。

不能用掛片?

但是,對“壓縮機路線”的批判是否就意味著對掛片、膨脹螺釘的徹底否決呢?答案是否定的。

馬斯瑞留下“空氣壓縮機”,在過去、現在、抑或是未來,永遠都不會被世人認可。

反觀優勝美地公園,即使沃仁·哈丁(Warren Harding)用200枚鋼釘開闢斜塔峰線路,即使他用300枚鋼釘開闢大酋長巖首攀,這些都絲毫不影響哈丁成為美國歷史上最負盛譽的精英級攀登者。

——《託雷峰上的公平遊戲》,撰文/Zenith Zhang

其實,即使是在攀登界,有關於使用掛片的攀巖倫理也有過很長時間的爭論。

在登山運動發展的早期,奧地利攀登者保羅·普羅伊斯視攀登為人類自然本能,拒絕使用巖釘等器材,認為:“攀登者應該只在緊急情況下或絕對必要的特殊狀況時使用它們,而不是作為習慣手段通過困難路段”。

而與之相反,德國登山家漢斯·杜弗爾則“提倡使用器材攀登超出能力範圍的巖壁,不然就永遠無法發展”。

羅亞爾·羅賓斯在大巖壁攀登中,圖/climbing

對巖釘、掛片的爭論一直持續到20世紀六七十年代。攀巖傳奇人物羅亞爾·羅賓斯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發起了無痕攀登(clean climbing)的倡議:在攀登中使用不會給巖體帶來損傷、只留下極少人為痕跡的攀登方式。

與之對應,1972年喬伊納德器材公司也在裝備報告中呈現了巖釘對環境的危害,同時推出了其替代品:巖塞。

左圖為1960年代,喬伊納德在優詩美地四號營地銷售裝備。右圖為喬伊納德帶著自產的巖楔。圖片來源:an-prolificmagazine.com

時至今日,對於打掛片與否,攀登界已經有了一整套成熟的倫理和操作方法:

首先,作為攀登者應該尊重當地攀巖社群的規定、管理;

其次,一條線路如果可以用不損傷巖石的方式完成,那麼用衝擊鑽打上掛片的行為是不能被接受的。

關於巨蟒峰的探討

作為一座形狀特殊的山峰,很多攀巖者都對巨蟒峰垂涎三尺。相信看到這張照片,很多喜歡攀巖的人都會被吸引,想方設法的去瞭解更多資訊,但是因為在不破壞巖壁的情況下難度技術很高,大多作罷。

巨蟒峰,圖/上饒頭條

其實早在2001年,三清山管理局曾想通過舉辦攀巖賽來推廣景區,當時景區邀請了法國著名的爬樓高手阿蘭·羅伯特(被稱為“蜘蛛人”)使用徒手攀爬的方式進行嘗試,最終以失敗告終。放棄後他誠實地說:“如果要攀上絕頂,非要藉助於器械(掛片)不可。”

阿蘭·羅伯特嘗試攀登巨蟒峰

而後,三清山管委會用一個星期的時間,針對這個問題向遊客發放了3000多份徵求意見表。調查結果顯示遊客普遍認為在巨蟒峰上搞攀巖是不合適的。

同時也有地質專家評價道: “由於巖體風化,藉助於器械攀登不但不利於運動員的人身安全,而且對巨蟒峰有很大傷害。”

——來源:人民網(文中所說“器械攀登”並不等同於攀巖中的器械攀登,意指以打掛片的方式)

最後三清山取消了巨蟒峰攀巖賽,同時出於對巨蟒峰的保護,從2001年起禁止以任何形式攀爬巨蟒峰。

圖/劉立志

回到事件本身。三清山景區在2008年就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而巨蟒峰的遺蹟更是經歷3億多年的地質演化,具有重要的科研價值和觀賞價值,是不可再造旅遊資源。

臺州三位攀登者違反景區規定的行為對景點造成了嚴重破壞,所以被以“涉嫌故意損毀文物罪”提起公訴。(據法律人士介紹,如果罪名成立,可能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或者單處罰金)

即使客觀來分析資料,128米、26枚掛片的線路並不能如“壓縮機線路”那般恐怖,但是正如上文所述,攀登倫理要求攀登者首先要尊重當地的攀登規定和傳統。

在風化嚴重的巨蟒峰上以密集打掛片的形式進行攀登,對山體造成了嚴重破壞,違反了攀巖者應該遵守的攀登倫理。

不僅僅是巨蟒峰

作為一項在中國尚處於起步階段的運動,攀巖運動的蓬勃發展背後更需要完整、成熟的攀登倫理和攀登理唸的普及和推廣。只講技術不講攀登道德的後果便如同一個學齡兒童拿著成年人的武器,只會危害到自然和後人。

巨蟒峰的事件並不是個例,國內戶外圈另有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壓縮機路線”:

某俱樂部採用一路打掛片的方式,進行的一次攀登

然而我們欣喜地看到,國內的攀登圈並不僅有不成熟的攀爬,攀登圈亦有完全遵循無痕攀登理唸的漂亮攀登成就:

2015年7月19日6:30,中國民間攀登者何川經過八天連續攀登,終於登頂華山南峰,以傳統攀登方式開闢華山南峰獨攀(Rope solo)新線路。線路總長580米,共20個繩距。全程未打一顆膨脹釘,攀登風格乾淨、純粹。

何川在華山南壁通過傳統方式攀登,攝影Rocker

攀登的本質

一切歸於美好自然意志的攀登精神和攀登行為都是被提倡的,而一切反自然的形式是攀登精神本身所不能容納的。

攀登背後的道德倫理並不是繁文縟節,它與這項運動的體驗、可持續性密切相關——攀登是人和自然的互動,是攀登者與自我內心的對話。攀登從自然而生,攀登的精神從探索自然的意志而來。

人類試圖攀登帕塔哥尼亞看似不可能的群峰,不是因為山峰可以滿足徵服的慾望或者作為國家榮譽的戰利品。

探索自然這件事,是體現人類精神中最優秀氣質的一種體現——在挖掘並追求自身卓越的活動中,人類更應該注重與自然的和諧相處,懂得可持續發展的重要性。

——《託雷峰上的公平遊戲》,撰文/Zenith Zhang

克裡斯·沙瑪(Chris Sharma)曾這麼闡釋攀巖的魅力,他說:

當你處於一個壯麗的峽谷,即使不攀巖,你也會為提供攀登的壯闊風景所感動;而同樣是運動項目的網球,如果你不揮動球拍,站在網球場上的感覺一定是無奈和無聊。

試想,當我們的後代,一位對自然滿懷崇敬的攀登者面對著已被前任蹂躪得滿目瘡痍、面目全非的巖壁,他會作何感想?

擴充套件閱讀:

旅遊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