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在這座“最有味道”的中世紀城市,我穿越了摩洛哥的一千零一夜


圖片來自:,歐洲的摩洛哥,雖然很多人還不太分得清她和,卻在最近因為免籤成為熱點。然而那些推摩洛哥的公眾號,其實作者(或編輯)並沒有去過摩洛哥,都是在整合翻炒網上資訊。這個國家遠在非洲西,離我們那麼遙遠,但你其實已經聽說過她很多次。比如三毛和撒哈拉,《北非諜...

- 2017年11月15日15時00分
- 旅遊文摘 / 窮遊網

圖片來自:qyer by sanding0924

,歐洲的

摩洛哥,雖然很多人還不太分得清她和,卻在最近因為免籤成為熱點。然而那些推摩洛哥的公眾號,其實作者(或編輯)並沒有去過摩洛哥,都是在整合翻炒網上資訊。

這個國家遠在非洲西,離我們那麼遙遠,但你其實已經聽說過她很多次。比如三毛和撒哈拉,《北非諜影》和,甚至是今年夏天流行的摩洛哥拖鞋。

圖片來自:qyer by sanding0924

當看到時尚自媒體像發現新大陸一樣介紹某某大牌的摩洛哥拖鞋,我默默想,原來我當年在皮具作坊花60元人民幣買的皮拖鞋還能成為流行單品啊。時尚博主們大概不知道,正宗的摩洛哥牛皮可是在鴿子糞和牛尿裡泡過的……

對人來說,摩洛哥充滿神祕,即使免籤真的落實了,從中國前往的機票也很不便宜——越是難去,越是嚮往。

但對歐洲人而言,飛到地中海那一邊的摩洛哥,就跟上海人搭春秋航空去過個週末一樣稀疏平常,物價還比歐洲低許多。在這個“歐洲後花園”稀疏平常的東西,隨時可能被發掘改造,引領下一季的歐美潮流風尚。

圖片:by駱儀

所以,你嚮往的摩洛哥不是《一千零一夜》裡的中世紀天堂,而是一個旅遊業高度發達的國家。如果你不介意機票價格,如果你善於跟小販和騙子鬥智鬥勇,如果你不滿足於在手機上翻翻那些過度PS的圖片和“原創編輯”的文字,而是真的想深入探索這個北非國度,請跟我來——

在夜市看“露天戲劇”,在撒哈拉沙漠的星空下入夢,在菲斯古城迷路,最後,當然要給自己買上幾件摩洛哥手工皮具。

圖片來自:qyer by PY小露寶

“世界上有那麼多的城鎮,城鎮中有那麼多的酒館,她卻走進了我的。”《北非諜影》這一句臺詞,吸引著無數遊人去卡薩布蘭卡朝拜。電影很美好,現實很冷酷,卡薩布蘭卡其實是個沉悶的商業城市,馬拉喀什才是摩洛哥的旅遊中心。

伊夫·聖羅蘭、高緹耶、詹姆斯·保羅·麥卡特尼等大咖都在這裡買了別墅——那種天花板和地磚都是繁複阿拉伯花紋、中庭有花園和噴水池的摩洛哥四合院“裡阿”(Riad)。

從這裡,開始你的奇幻之旅吧。

馬拉喀什與、梅可內斯和菲斯並稱摩洛哥“四大皇城”,城內古蹟處處。摩洛哥的清真寺不對非穆斯林開放,所以一般遊客只能去逛皇家墓園。然而如果你去過和,大概不會為馬拉喀什乃至全摩洛哥的阿拉伯風格建築感到驚豔。

至於那個全國最大的柏柏爾人手工藝市場,好貨確實不少,手工打造的尖頭皮拖鞋,花紋層出不窮的圍巾地毯,柏柏爾風情濃厚的條紋亞麻外套,藝術品般的手繪小陶罐,確實都是MADE IN MOROCCO,但要花上好大一番力氣砍價。

《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寫到,牧羊少年從來,一進入這種大市場,眼見色彩豔麗的摩洛哥小皮鞋、鑲嵌寶石的阿拉伯刀,目眩神迷,被扒手偷去身上的所有金幣都渾然不覺。在市場興奮地發掘下一季時尚單品時,切記捂緊你的錢包!

圖片來自:qyer by水景色星模樣

人統治摩洛哥時,沒有改造,而是在老城邊另起爐灶。新城(Ville Nouvelle)馬路寬敞,高樓大廈,車水馬龍,靚麗光鮮;老城(Medina,即)則密佈羊腸小道,房屋低矮密集,集市熙熙攘攘,不似新城般宜居,卻充滿韻味。

狄瑪愛佛納廣場(Djemaa el-Fna)是麥地那的心臟,也是非洲最繁忙的廣場之一。白天,這個廣場平平無奇,只有些賣果汁乾果的攤檔。一到黃昏,金黃色的陽光打在廣場邊拉上的宣禮塔上,這個就像變戲法似地熱鬧起來。

圖片來自:qyer by ICE不伽

圖片 by駱儀

從肉桂蛋糕、薄荷茶到蝸牛、牛腦、燒烤琳琅滿目,夜市大排檔的濃煙接管了廣場上方的夜空,地面則是三教九流各顯神通的大舞臺。有打鼓的,有唱歌的,有跳舞的,有說書的,有算命的,有拳擊的,有賣香料的,有耍蛇耍猴的……

有人在一張凳子上擺放了幾顆牙齒,不知道是牙醫還是佔卜師。

圖片來自:qyer by vincentzyp

圖片來自:qyer by sanding0924

廣場上的照明燈燈光微弱,主角們在地上點起煤油燈,一盞燈就是一幕正在上演的戲。看客們搬來長凳圍起四方城聽歌,更多的是站成裡三圈外三圈,誰有人氣誰受冷落,一眼看分明。

算命的柏柏爾婦女都是黑紗蒙面,只露眼睛,平添幾分神祕和威信。手裡拿一疊塔羅牌,在黑暗中炯炯有神地看著你。我照逛市場的規矩砍了下價,卻被鄙視了:“那麼點錢買不到你的命運,別跟我講價。”

圖片by駱儀

狄瑪愛佛納廣場是摩洛哥最知名的世界遺產之一,被稱為“露天劇院”。它的價值,全在於廣場上這些鮮活的人,一千年來均是如此,好戲夜夜上演。白天的馬拉喀什是個有點煩人的旅遊城市,為了生計想盡辦法賺遊客錢,到了晚上,才做回她自己。

圖片by駱儀

從馬拉喀什向東部撒哈拉沙漠驅車,空氣愈發乾燥,植被愈發稀少,沿途風物彷彿都被蒙上了一層黃沙。

眼前赫然出現一個圍城,城門口立著兩具高大的木乃伊棺材。不是我穿越了,這是到了“摩萊塢”,摩洛哥赫赫有名的電影城阿伊特·本·哈杜。《阿拉伯的勞倫斯》《基督最後的誘惑》《木乃伊1》《角鬥士》等知名電影都在此拍攝。

離開阿伊特·本·哈杜,人類活動的痕跡愈發罕見,越野車開上看不到到盡頭的硬土路,沙丘在遠遠的地平線上起伏,此外再無一人、一車、一屋。

圖片by丁宇

終於,起伏的沙丘越來越近,看到了駱駝和穿藍色長袍的柏柏爾人。在沙漠邊緣短暫休整,我們即將騎駱駝進入撒哈拉腹地。

我們要去的是Erg Chebbi,摩洛哥兩大撒哈拉沙山群之一。Erg,意為沙質沙漠,長年累月,沙漠風暴颳起沙塵,移動沙丘,形成巨大的沙山。在這裡,一座沙山能達到160米高,綿延100平方公裡。

自然奇觀往往伴隨著歲月悠久的傳說。相傳,曾經有一個飢寒交迫的貧窮婦女帶著她的兒子,當地一個富豪家請求收留,被斷然拒絕。上帝震怒於富豪的冷酷無情,將他一家深埋在沙丘之下,Erg Chebbi由此形成。

撒哈拉沙漠是柏柏爾人的王國,這個遊牧民族諳熟沙漠脾性,他們的駱駝商隊能護送人們平安穿過撒哈拉,到達東方的。柏柏爾人愛穿藍色長袍,深藍淺藍在黃沙中甚是跳脫搶眼。

我們一人騎上一隻駱駝,每隻駱駝脖子上的繮繩系在前面駱駝揹著的行囊上,連成一線,被柏柏爾嚮導牽引著,緩緩向沙漠移動。撒哈拉的駱駝是單峰駱駝,比印度的雙峰駱駝要矮一些,騎起來更平穩。正是日落時分,陽光漸漸柔和,沙漠的顏色越發濃重起來。

圖片by駱儀

我到過印度西部沙漠,那裡其實是戈壁灘,貧瘠艱苦;我到過埃及,獨特的顏色和地貌猶如月球表面;我到過吐魯番鄯善沙漠,隨時能吞沒城市的沙漠令人敬畏大自然的力量。

但只有撒哈拉才是真正符合我想象中的沙漠,沙子金黃純粹,沒有一點雜色,層層疊疊的沙丘,音符般的紋路。與之相比,我記憶中所有的沙漠黯然失色。

儘管短短兩天一夜的Safari無法真正接觸到柏柏爾人的遊牧生活,無法見識到三毛筆下的奇情,能來到這片從小在地理課本上見到名字的沙漠,也心滿意足了。

圖片by駱儀

日落後,天黑前,我們進入沙漠腹地的帳篷,在此用餐喝茶聽柏柏爾鼓樂,這也是我們晚上的棲息地。這是一個沙丘裡的小盤地,四周高聳的沙山擋住沙漠狂風,燈滅後,萬籟俱寂。

冬天的沙漠,夜裡溫度降至接近零度,同行的法國情侶卻把地毯搬到外面,他們說,要躺在星空下入眠,睡帳篷裡太浪費了。

撒哈拉最美的卻不是星空,是。日出前爬上附近最高的沙山,看遠處天際的粉色漸漸蔓延到天頂,看晨光一寸寸喚醒沉睡的沙丘,沙丘表面光線迷離,彷彿是霧,就連那霧,也是金黃的。

圖片by駱儀

TIPS行:在馬拉喀什麥地那可以很方便地找到進撒哈拉沙漠的旅行團,以2日遊、3日遊居多,可以原路返回馬拉喀什,也可以從沙漠直接前往北部的菲斯。

宿:可以住沙漠邊緣的豪華酒店,但睡沙漠裡的柏柏爾帳篷才是更特別的經歷,帳篷寬敞溫暖,鋪的都是柏柏爾人手工編織的地毯。沙漠晝夜溫差大,請注意防晒、保暖、多喝水。

圖片來自:qyer by水景色星模樣

到了菲斯,照例直奔麥地那。菲斯古城建於公元789年,是世界最大的無車古城、現存世界最大的中世紀城市,同時也是摩洛哥的第一座皇城、至今的宗教文化中心。

但你很難感知古城有多大,穿過鑲滿藍色瓷磚的城門日盧藍門,一頭扎進百轉千回的小巷裡,還沒來得及看清楚,你就已經迷路了。

菲斯的麥地那與馬拉喀什不一樣,馬拉喀什尚有大廣場,尚能分得清幾條主路和小巷。菲斯古城則是個大型迷宮,擡頭不見天日,只見密密麻麻的店鋪,熙熙攘攘的人流,斑駁的黃牆。

圖片來自:qyer by水景色星模樣

“帕通!帕通!”(法語:抱歉)還沒反應過來,身後就衝出一頭毛驢,或是扛著一板大餅健步如飛的少年。菲斯古城裡有多少條小巷?有人說有5000多條,也有人說9000多條,最寬的,僅能容兩頭馱著貨物的牲口交錯而過,最窄處,連人都要側著身走。

“最有能耐的地圖師來到菲斯也甘拜下風。”這是菲斯人常說的一句話。古代的摩洛哥人似乎從來沒有“規劃”二字,總是把街道修得百回千轉,以讓你迷路為樂,以他們閉著眼睛也不會迷路為榮。

圖片 by駱儀

手上拿著《孤獨星球》的地圖,街道牆上也常常鑲嵌著景點地圖,但這些地圖只能讓你越看越暈。在這裡,我最不需要的就是地圖,也不需要嚮導,帶路的是我的鼻子和耳朵。

作為一個超級路盲,在古城裡來來回回遊走三天,我竟然記住了去看皮具染坊的路,還能準確無誤地找回我光顧過的雪糕店,在上百家小餐館裡找到我最愛的羊雜碎麵包店!

圖片 by駱儀

作為手工業之都,菲斯各行各業的店鋪簡直應有盡有,皮革、製衣、刺繡、地毯、石匠、木雕,以及菲斯特有的藍陶剋製作、銅器加工……那種在銅器上鑲嵌金銀線的工藝叫做工藝,如今在摩洛哥只有菲斯才能找到。

至於最為著名的皮革業,雖然馬拉喀什也有皮具作坊,但菲斯出產的皮具才是摩洛哥乃至整個歐洲公認最好的。在古城任何地方打聽Tanneries,人們都會為你指路,甚至無需打聽,在卡拉維因清真寺附近循著那似臭非臭的怪味而去就能找到。

圖片來自:qyer by水景色星模樣

穿過狹窄溼漉漉的小巷,與馱著皮革的毛驢擦身而過,走到小巷盡頭,眼前豁然出現的景象讓我瞬間猛抽一口氣,又迅速屏住了呼吸——上百個大染缸,鋪天蓋地的皮毛,這裡,就是菲斯聞名於世的皮革作坊!

菲斯的皮革作坊之所以聞名,不僅因為歷史悠久、工藝上乘,也因為獨特的加工方式。那一個個1米見方的大染缸,裡面裝的可是鴿子糞和牛尿!摩洛哥人相信,鴿子糞和牛尿能有效去除動物毛髮,而又不會破壞皮革的紋理質地。為此,作坊還要花錢購買大量鴿子糞。

圖片 by駱儀

不僅去除毛髮的材料來自大自然,染料也一樣:紅色來自藏紅花和罌粟花、米色來自石榴、綠色來自薄荷、咖啡色來自指甲花……在別處是昂貴藥材的藏紅花,在菲斯竟然被放在骯髒渾濁的大染缸裡,太奢侈了!

這種天然加工方式已經保持了上千年,摩洛哥很多地方的皮革業都已經工業化了,只有菲斯的傳統作坊還在堅持人手操作。

圖片來自:qyer by塞壬_lemuela

TIPSTanneries周圍遍佈皮具工廠,隨便走進一家,那些款式花紋千變萬化的軟牛皮拖鞋都能叫你瘋狂。在這裡可以量身定做皮衣和鞋子,快的話次日即可拿到,價格跟買現成的完全一樣。

一般照開價的1/2甚至是1/3還價,再慢慢把價錢往上加。一件做工精良的皮衣,如果你的砍價功夫到家,1200迪拉姆(約合人民幣800)出頭便可拿下。

(exploremyworld)

擺脫千篇一律的旅程,探索完全屬於你自己的世界,去嘗試遇見全新的事物,直到世界成為你生命裡的一部分。關注最世界,從現在起,玩得和別人不一樣!

旅遊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