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圍繞杜牧《赤壁》的兩回大戰


- 2017年11月25日13時48分
- 歷史文摘 / 丁啟陣

丁啟陣

古典詩詞,新鮮解讀

圍繞杜牧《赤壁》的兩回大戰

丁啟陣


圍繞杜牧《赤壁》的兩回大戰圖片

折戟沈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

1

這首詩中,兩個專有名詞有必要稍加註解。

銅雀,即銅雀台,建安十五年(210)曹操修建於鄴城(今河北省臨漳縣西)。因樓頂鑄有大銅雀而得名。《水經注·濁漳水篇》:「鄴西三台,中曰銅雀台,高十丈,有屋百一間。」 曹操將自己的寵姬歌妓盡貯其中,以娛晚景。


二喬,《三國志·吳書·周瑜傳》記載,皖城橋公二女,皆國色。孫策、周瑜率軍攻下皖城時,分別納娶姐妹大橋、小橋。後人訛橋為喬,稱「二喬」。

2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208)十月,魏蜀吳三國發生過一次著名的赤壁大戰,孫權、劉備的吳蜀聯軍用火攻方法獲勝,曹操的魏軍敗北。

近代以來,也有一場「新赤壁大戰」。不過,這是一次「文戰」,即口頭、筆下爭論這一次三國大戰的具體地址在何處。

據統計,人們先後提出過七處「赤壁」:蒲圻、黃州、鍾祥、武昌、漢陽、漢川、嘉魚。其中影響較大的是蒲圻和嘉魚兩處。現在一般認為是蒲圻。1998年,蒲圻市改名為赤壁市。

赤壁有文赤壁、武赤壁之分。文赤壁,黃州赤壁,也叫東坡赤壁,因蘇軾作《赤壁賦》而名聞遐邇;武赤壁,顧名思義,孫、劉聯軍擊敗曹操軍隊的地方,赤壁大戰的真正發生地。

3

這首詩,也見於李商隱詩集中,但文學史家多認為是杜牧的作品。

《赤壁》詩收錄在馮集梧注釋的《樊川詩集》中。馮集梧的父親是李商隱詩文研究名家,《玉谿生詩箋注》、《樊南文集詳註》兩書的著者。承襲家學,馮集梧治學嚴謹。據他自己說,他只注釋《樊川文集》中的詩歌。《樊川文集》是杜牧外甥裴延翰搜羅編次的,所收作品來歷可靠。

李商隱詩歌的留存情況很不理想。唐朝末年,李商隱的詩歌已經嚴重散失。宋初楊億是最早訪求、搜集李商隱詩歌的人,他一共搜得282首作品。後來,錢若水繼續搜羅,也才得到400余首。現在流傳的各種版本李商隱詩歌作品共計600多首,其中100多首是錢若水以後北宋、南宋人搜集的。因此,李商隱詩集中羼入了不少他人的作品。比如,正集中的《送阿龜歸華》是白居易的作品,外集中的《垂柳》是唐彥謙的作品,《靈伽子》是許渾的作品。

上述兩方面的情況,大致可以證明,《赤壁》是杜牧的作品。

4

圍繞著《赤壁》這首詩,也發生過兩回「大戰」。

第一回「大戰」是關於詩人史識的高下。

宋人許顗《彥周詩話》云:「杜牧之《赤壁》詩……意謂赤壁不能縱火,為曹公奪二喬置之銅雀台上也。孫氏霸業,系此一戰,社稷存亡,生靈塗炭都不問,只恐捉了二喬,可見措大不識好惡。」因為詩歌后兩句就二喬歸屬發表議論,許氏便稱其為「措大」,等於是對詩人的史識提出了很不客氣的批評。

這當然引起了許多人的不滿。單是清代,就有不少學者對許顗進行了反擊。

賀貽孫《詩筏》說:「牧之此詩,蓋嘲赤壁之功出於僥倖,若非天與東風之便,則周郎不能縱火,國亡家破,二喬且將為俘,安能據有江東哉……詩家最忌直敘,若竟將彥周所謂社稷存亡、生靈塗炭、孫氏霸業不成等意在詩中道破,抑何淺而無味也!惟借『銅雀春深鎖二喬』說來,便覺風華蘊藉,增人百感,此政是風人巧於立言處。」


吳喬《圍爐詩話》卷三說:「古人詠史,但敘事而不出己意,則史也,非詩也。出己意,發議論,而斧鑿錚錚,又落宋人之病。如牧之……《赤壁》雲……用意隱然,最為得體。」

馮集梧在《樊川詩集注》中,首先嚴正指出:「詩不當如此論」,緊接著便加以嚴厲的斥責:「此直村學究讀史見識,豈足與語詩人言近旨遠之故乎!」

比起上述數家,《四庫提要》要理性委婉得多:「(許顗)譏杜牧《赤壁》詩為不說社稷存亡,惟說二喬,不知大喬乃孫策婦,小喬為周瑜婦,二人入魏,即吳亡可知。此詩人不欲質言,故變其詞耳。」既替詩人做了辯解,又給論者啟蒙了詩歌藝術。

我相信,多數人是不認同許顗說法的。但是,許顗也決非孤家寡人。清代著名學者沈德潛在《唐詩別裁集》中就有這樣的困惑:「牧之絕句,遠韻遠神。然如《赤壁》詩『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近輕薄少年語,而詩家盛稱之,何也?」顯然,沈德潛對這兩句詩的好處也是不能理解的。

讚賞《赤壁》的當代學者,對「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兩句,大概都會從文學創作的形象思維特點出發,加以闡述,證明它是好詩句。但我認為,這兩句詩的好處,主要在於拿二喬說事,有如八卦花邊,風格詼諧,符合人民大眾的趣味,好玩。

5

第二回「大戰」是關於詩人對周瑜的態度或者說評價。

不少人看出了詩人對周瑜的態度中含有不恭敬的成分,或者說對周瑜的評價不高。例如,何文煥《歷代詩話考索》:「牧之之意,正謂幸而成功,幾乎家國不保。」王堯衢《古唐詩合解》:「此詩似有不足周郎處。」

對此,當代學者沈祖棻先生首先高度評價了杜牧其人,「杜牧有經邦濟世之才,通曉政治軍事,對當時中央與藩鎮、漢族與吐蕃的鬥爭形勢,有相當清楚的了解,並且向朝廷提出過一些有益的建議。」接著,對他的詩句作出了如下解釋:「他之所以這樣寫,恐怕用意還在於自負知兵,借史事以吐其胸中抑鬱不平之氣。其中也暗含有阮籍登廣武場時所發出的『時無英雄,使豎子成名』那種慨嘆在內,不過出語非常隱約,不容易看出來罷了。」(見《唐詩鑑賞辭典》)

沈祖棻先生的解釋,細緻,合乎情理。但是,我認為,還可以有如下兩種不同的解讀:

一是,詩人由赤壁出土的古代斷戟引出的感慨,「東風不與周郎便,銅雀春深鎖二喬」,只是一時俏皮、詼諧的說法,並非認真、沉痛的感觸;二是,杜牧因為「有經邦濟世之才,通曉政治軍事」,眼界當然不低,周瑜在他眼裡只是尋常人物。好比一個巨人,一般的高個子,在他眼前,只需平視乃至俯視,不像普通人,需要踮腳、仰視。

2017-11-24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