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


藝術展覽越來越多,怎麼選擇?怎麼看?怎麼評?“澎湃新聞·藝術評論”(..)推出的系列評展專欄,力求以獨立態度多角度深層次看展評展。“和賈布看展”專欄由策展人與特展研究者賈布主持。上個週末,我接連受邀參加了兩次與看展覽相關的分享活動,一次是在一家金融機構的讀書會...

- 2017年12月01日19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澎湃新聞

藝術展覽越來越多,怎麼選擇?怎麼看?怎麼評?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推出的系列評展專欄,力求以獨立態度多角度深層次看展評展。“和賈布看展”專欄由策展人與特展研究者賈布主持。

上個週末,我接連受邀參加了兩次與看展覽相關的分享活動,一次是在一家金融機構的讀書會,和看展愛好者聊聊“怎麼看展覽”。另一次是講座+直播活動,主題是“看展是門技術活”。我高興地發現,在這兩場活動中收集到的看展困惑,和我自己遇到的困惑幾乎一模一樣,這真叫太陽底下沒有新鮮事兒!

我以看展覽為業,不只是看,還找相關專家一起直播看展,看完還要撰寫展評,在分析和研究這些具體的展覽案例之餘,我也一直在試圖總結分析看展的方法論。以下就結合這兩場活動中大家關心的問題,分享一些自己的看展心得。

先框個範圍,現在展覽的類型分很多種,我大概將之分為6類:藝術相關、歷史文化相關、電影相關、音樂娛樂相關、時尚相關,和動漫卡通相關。後面4類比較娛樂化,一般不會有什麼問題。觀眾有問題的,基本都是圍繞藝術相關和歷史文化相關這兩類知識性比較強的展覽。

1、如何跨越“看不懂”的困擾?2、看展之前要做什麼準備?3、看展時選哪種導覽比較好?4、如何增加看展的收穫感?5、欣賞藝術作品要放空自我嗎?6、當代藝術真的看不懂,怎麼辦?7、如何事先判斷展覽值不值得看?8、如何控制看展的節奏?1、如何跨越“看不懂”的困擾?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今年威尼斯雙年展中的作品,很難說清楚,你是否“看懂”了這件作品。

問:看不懂,怎麼破?

答:圍繞展覽,超過是80%的問題都與“看不懂!”相關。那我們先來說說:1,為什麼我們會糾結“懂”的問題?2,什麼是“懂”?

為什麼會糾結“懂”?在我們所做的“觀眾行為與態度研究”中有一個很明確的結論:求知是看展觀眾的一個非常明確的訴求。這很容易理解,對比一下其它的文娛活動,比如電影、戲劇、音樂會等,很少有觀眾是為了學習目的而走進電影院或劇場的。哪怕是一場古典音樂會,那些缺少相關音樂修養的觀眾一般也會說“我欣賞不來”,卻很少會說“我聽不懂”。

所以,“懂”和知識量、資訊量,以及承載在知識與資訊之上的理解力、感知力密切相關。如果沒有一定的知識儲備,沒有適當的講解和引導,“看不懂”就是一個必然現象。

那麼,怎麼才算懂呢?或者說,什麼是“懂”?2011年我曾寫過一篇文章《多懂算懂》,我在此直接引用其中的觀點:

“懂”的問題絕對複雜,它並不是一個在“懂”和“不懂”之間進行非此即彼的二元選擇題。如果非要給“懂”分出層級的話,我估計得是,一千層。好在這個千層餅上任何一個層面上的人都會謙虛地承認一點:“懂”是個無底洞,無論你如何窮經皓首也不可能達其根源。

懂不懂看是在哪個層面、哪個角度上討論。對同一件事情,在某種狀況中我懂了,可是換個角度我又不懂了。一個人認為自己懂了,可在另外一些人看來你還是根本不懂,這種狀況經常發生。

所以,我們會糾結“懂”的問題,是因為我們在看展時懷著對世界的好奇與求知慾。“懂”的問題肯定存在,而且每個人都面臨著不同程度的“不懂”。既然如此,那你也不用在上面糾結,不要因為“不懂”就把自己關在門外。

2、看展之前要做什麼準備?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和賈布看展”直播現場

問:我在去看展覽之前總會看一些資料,但到了展覽現場,就總是覺得準備不足。有哪些方式可以讓我準備的更充分?

答:準備充分這件事,基本上是不存在的。如果你到了展覽現場覺得自己啥都知道,那你就不需要看展覽了。我自己的經驗,有時展的東西可能恰好還是我自認為知識儲備比較豐富的領域,到了現場,還是會覺得“準備不足”。

看展的準備,除了相關領域的基礎知識之外,事先瞭解這個展覽具體展些什麼東西比較重要。通過展覽主辦方的公眾號可以對內容瞭解更多,一些音訊導覽的APP也提供離線音訊導覽,不用現場掃碼也可以提前聽,這是一個挺好的“預習”方法。

在展覽這個垂直領域做直播是最近新出現的,看直播或者回放是也是一個好方法。做展覽直播的人不少,入我眼的,只有我自己。“和賈布看展”的做法是:

每個星期四下午3點在“在藝”直播一個展覽,現場除了我,還會邀請一位在內容相關領域的權威專家作為嘉賓,以及公開招募的普通觀眾,一起看展。

主辦方會在直播開始之前介紹展覽情況,但不參與直播過程。同時,為確保“想說啥就說啥”的權力,我的團隊和我邀請的專業嘉賓的票是我買的,現場觀眾的票是觀眾自己買的,總之就是沒有福利,不拿主辦方一針一線(必須承認,有時候訊號不好迫不得已要蹭人家內部wifi)。

直播之後,我會寫展評,次周的週三釋出。展評肯定不是直播的文字記錄版本,寫作是我的思考工具,直播現場沒反應過來的東西,會在寫展評的過程中慢慢琢磨出來。

“和賈布看展”的直播更偏向展覽內容介紹的本身,而展評是更專業、更深入的分析。

3、看展時選哪種導覽比較好?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傳播教育”金字塔

問:現在展覽會提供多種導覽,我經常拿不定主意,哪一種方式最能幫助我理解展覽的內容?

答:在做展覽研究時,我把這些都歸為展覽的傳播教育系統,這個金字塔結構的圖表能很清晰的說明不同方式所提供的資訊密度。

我個人會優先選擇人工導覽,哪怕多花點錢,這是值得的。活人和活人之間的互動不可替代,你可以提問,可以參與控制節奏。

找不到活人的時候,機器語音導覽我也會用,但使用者體驗總是不大好。一段導覽語音通常是2-3分鐘,新聞聯播腔。不知何故,站在作品聽語音導覽的過程很容易讓我產生煩燥不安和疲憊感。

現在有一些展覽裡會有錄影間,播放與展覽內容相關的背景故事。

如果有時間的話,我強烈建議大家看完這個錄影。我自己的做法是,先看展,再看錄影,然後再二刷展覽,這個過程中就會不斷有恍然大悟的感覺,對展覽內容的理解會完全上一個臺階。

4、如何增加看展的收穫感?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上海博物館“大英百物展”海報

問:我前一段去看了那個“大英百物展”,但是覺得收穫不是特別大,好象也沒學到什麼東西,感覺就是去湊了個熱鬧。

答:我們先來想一下:到底什麼是展覽?

我認為,展覽就是的一堆碎片,被整理在一起,這串碎片試圖給你講故事。而真正的故事在碎片的背後、在碎片和碎片之間,全靠你腦補。

“大英百物展”是個非常極端的例子:100件展品,代表200萬年的人類發展史。老天,那是得多麼高度抽象的“被代表”呀!作為一個普通觀眾,我怎麼可能通過100個碎片去還原出人類的發展歷程?

之所以說“大英百物展”極端,是因為絕少展覽會有如此宏大的敘事野心。一般的展覽會盯著更為聚焦的話題來展開,比如不久前同樣在上海博物館的“茜茜公主與匈牙利”,議題就具體多了。

我個人喜歡“茜茜公主”遠遠超過“大英百物展”。“大英百物展”的訴求是擼大面兒,家底殷實啥都有,蜻蜓點水,不痛不癢。而“茜茜公主”則是非常具體地開啟了我“已知”和“未知”之間的那扇窗。看完展之後,我好幾天一直在看奧匈帝國、哈布茨堡王朝乃至巴爾幹半島的歷史。

這就是展覽於我而言的價值,它是世界給我的春藥,激發著我的好奇心和求知慾,讓我持續處在想要求取新知的美好狀態裡。

然後再來說說“收穫”的問題。你的收穫和你的儲備相關,也和你的期待相關。知識儲備決定了你的資訊接收能力,知識量越豐富的人,就更容易觸類旁通,就能更快地把新知識和資訊消化整合到自己已有的知識體系中去。

但知識儲備不是一朝一夕完成的,如果不能快速升級儲備,那就可以通過調整期待來改變觀展感受。看一個展覽,2個小時,不要期待太多。把關注點從“沒看明白什麼”轉移到“看明白了什麼”,從捕捉負面資訊變成捕捉正面資訊,你也許會發現,你的收穫,可不象你以為的那麼少。

5、欣賞藝術作品要放空自我嗎?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很多時候放空不解決問題

問:在看藝術展的時候一直有個困擾,是應該做很多知識準備工作之後再去看呢,還是說可以拋開書本,憑藉直覺去感受藝術的魅力?

答:畢加索有一句傳播很廣的名言:“你為什麼一定要弄懂我的藝術,你為什麼不試著去聽懂鳥兒的歌唱?”

這是畢加索說過的最扯淡、最害人的歪理邪說之一(這個人一輩子說了很多不負責任、不過腦子的話,還偏偏一直被後人當至理成名言引用)。

欣賞藝術怎麼可能和欣賞自然相提並論?欣賞鳥兒的歌唱、欣賞花朵的綻放、欣賞碧海藍天,人們對自然之美的欣賞,無需訓練,發自本能。而欣賞藝術之美的能力,則一定與你擁有的審美經驗、經歷的審美訓練密切相關。你對藝術的理解力、感知力,與你的知識儲備密切相關。

很明顯,印象派之前的西方藝術主要還是追求“美”與“像”,所以人們在面對這些藝術作品時就不太會有“看不懂”、“欣賞不來”的問題。但印象派之後這一百多年的現當代西方藝術乃至世界藝術,不再是以模仿自然之美為追求,它的審美門檻就明顯地提高了。尤其當代藝術,它是建構在一整套真真假假的理論系統之上的,你靠放空來看展覽,基本就是竹籃打水一場空了。

那麼,所謂“放空”這種方法,在欣賞藝術時是否存在?

我認為,存在。

放空是什麼?是交給直覺、交給本能。當你的積累夠多,內心擁有了能夠和藝術作品平等交流的接受能力和感受能力時,你就擁有了放空的權力,感受的自由。

6、當代藝術真的看不懂,怎麼辦?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今年的卡塞爾文獻展,當代藝術很多時候就是猜謎遊戲

問:在看當代藝術展覽的時候,我經常覺得找不到自己和作品之間的連線,整個展覽上我都找不到連線!

答:能用到“連線”這個詞,說明你看展覽的級別已經很高階了。我自己在看當代藝術展時,大部分的時候也是找不到連線的,偶爾有一兩個,我就特別開心,像撿到寶一樣。

想要看明白當代藝術,當然不是件容易事。像前面講到的,當代藝術是建構在一套理論系統之上的,所以有時候當代藝術作品是被計算和推匯出來的,作品表現出來的形式和它背後要說的東西通常都不一樣,你得知道它背後的演算法是什麼,就像一個猜謎遊戲。

除了當代藝術本身的特點之外,作為觀眾,我們還面對著兩個困境。第一,必須承認,藝術是有光環的,社會賦予它的光環,根深蒂固。因為這種光環,藝術家和藝術作品就很容易被我們崇高化、完美化,藝術家也很喜歡講一些你不太聽得懂的東西來給光環加持。

第二,當代藝術的創作者都是當下的活人,創造力和創造量簡直無限。你想像一下網路小說,每天幾十萬字的網路小說,最後能留下幾部作品、幾個作家。如果網路小說的現狀不困擾你的話,那你就類比一下好了。

所以,不用太苛責自己,找不到連線,換個角度再找找,還找不到,就算了。也許不是你對藝術的理解力有問題,而是作品本身有問題。作品背後的藝術家也不比你更聰明、更深刻,給他時間成長吧。

7、如何事先判斷展覽值不值得看?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印象派大師·莫奈特展”海報

問:現在展覽實在太多了,作為普通觀眾,我怎麼能夠通過展覽預告判斷這個展覽是不是值得看?

答:展覽的類型不一樣,判斷的依據也會不一樣。

如果是歷史文化和藝術類的展覽,一般都會涉及高價值的、稀有的展品,所以展品的來源和在本地的展覽場所所就特別重要。

作品來源,最可靠是的國立博物館,第二可靠的是基金會,最後是私人藏家。

舉辦場地,國立博物館、美術館依拖強大的政策資源和館藏資源,最有能力拿到優質展覽,而且還經常免費對公眾開放。此外,現在上海擁有非常高質量的民營博物館群,從過去做的展覽來看,它們品控基本都做的比較好。

歷史文化和藝術類的展覽出現在商業空間裡的機率並不高,曾經在K11舉辦的“莫奈特展”是一個特例。

以上說的這些都是展覽開幕之前的判斷,如果展覽開幕,就容易了,像豆瓣、在藝、iMuseum,以及相關售票平臺上都會有來自觀眾的評價。

8、如何控制看展的節奏?

和賈布看展丨“展覽,是世界給我的春藥”——關於看展方法論圖片

我標記的大英博物館地圖

問:時間老是把握不好,經常展覽才看一半,人家關門了。

答:這是在看展過程中經常會發生的事情,所以千萬不要急著一頭扎進展廳,先拿張展廳佈局圖,花幾分鐘,搞清展覽的規模和地形,預估“工作量”,決定自己想看什麼、最想看什麼、可看可不看的是什麼。隨身帶筆,把重點圈出來,否則你轉頭就會忘記。

這步工作,除了讓你更有效的安排看展節奏,還有一個功能,是情緒調頻。

無論是什麼內容、什麼主題,展覽就是一個被刻意營建出來的“平行世界”。走進一個展覽,就是一次穿越。就算是我這種以看展為業的人,每次進展廳時也仍會感到緊張和迷茫。所以,在“平行世界”的入口閱讀它的說明書,把你的情緒、期待調整到展覽的頻道上來。

如果時間允許的話,我會更願意到展覽配套的咖啡館去完成這項調頻工作,因為當肉身舒適,精神會更放鬆,調頻也更徹底。

還有要注意的是,我們看展的體能和精力的極限通常是2個小時,其中前半個小時是好奇心最旺盛的時候(同時也是看的最慢最仔細的時候)。超過兩個小時,很容易就變成掃雷了(我是經常把看展覽看成掃雷的人)。

文化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