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劉邦母親受孕與《聊齋》中的一場禁忌之愛,為何會有兩種不同口碑?


- 2017年12月23日00時56分
- 歷史文摘 / 張溥傑

張溥傑

劉邦母親受孕與《聊齋》中的一場禁忌之愛,為何會有兩種不同口碑?圖片

文/張溥傑


對於跨越種族的愛戀,我們貌似是向來都很寬容,《詩經》有載「天命玄鳥,降而生商」的美麗詩句,三人行浴,見玄鳥隨其卵,簡狄取而吞之,因孕生契。《史記》中說劉邦的母親做夢被龍上身,從而受孕生下漢朝開國皇帝劉邦。即便放眼海外,也不乏《美人魚》之類的動人傳說。

在《聊齋志異》中,人與狐狸、與花神,或與其他妖魔鬼怪的故事實在不勝枚舉,這些跨越種族、三界的愛戀,在大多數讀者看來並未心生反感,相反會津津樂道,為其中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感動不已。然而其中有一則故事,著實讓不少人大跌眼鏡,即便以現在開放包容的眼光來審視,也似乎違背人倫。

話說青州有個商人常年在外,有時一年都不回家一次。在家獨守空閨的妻子禁不起寒風苦雨的折磨,遂與家中的白狗有染,久而久之,白狗習慣成自然。一次商人回家與妻子同睡,白狗或許是醋意大發,撲上床來就將商人咬死了。畢竟紙包不住火,鄰居們不知從何得知此事便報了官。

官府很快就派人將婦人緝拿歸案嚴刑拷打,婦人心想只要我不招,狗又不會說話,無憑無證能奈我何。誰知官府竟將那狗也羈押了過來,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證詞無數。那狗見勢就撲了上去,做出平時習慣性的動作。

此時無聲勝有聲,一切不言自明,婦人也無話可說。官府便派兩個衙役押著婦人和狗前往巡撫衙門。沿途有不少吃瓜群眾想看當眾穢褻的表演,就出錢賄賂衙役。所行之處,聚集了不少看熱鬧的群眾,衙役因此大發其財。後來人與狗都被判了磔刑,一寸一寸割死。

劉邦母親受孕與《聊齋》中的一場禁忌之愛,為何會有兩種不同口碑?圖片


我估計很多人看了這則故事以後,胃裡都會一陣翻騰,覺得實在是太過噁心。但是我想問,那麼簡狄吃鳥蛋受孕、劉邦是龍與母親的結晶為何會彪炳丹青流傳後世?美人魚受到追捧又該何解?人與狐狸之間的愛情又為何賺的許多眼淚?難道是因為玄鳥與龍比狗英武,魚與狐狸比狗可愛?

或許有人說,婦人錯就錯在婚內出軌吧,那麼試問,如若照司馬遷先生說的那樣。劉邦的母親算不算婚內出軌呢?退一萬步講,就算劉邦母親面對強龍無法反抗,而且是在夢中,那選擇把孩子生下來算不算是讓丈夫喜當爹呢?

劉邦母親受孕與《聊齋》中的一場禁忌之愛,為何會有兩種不同口碑?圖片

當無數個夜晚,《聊齋》中的婦人在數星星排解寂寞之時,或許自己的丈夫正不知在何處走馬章台、尋花問柳呢。難怪薛蟠大官人曾無不感慨地嘻哈道:「女兒悲,嫁個男人是烏龜。女兒喜,洞房花燭朝慵起。」可是即便如此,商州婦人值得同情,但不值得憐憫。同態復仇永遠不是最佳的解決方法,但是在那個封建禮教時代,也似乎別無他法。


至於那條狗,誠如電影《驢得水》中張一曼說的那句話——「銅匠,你在我心裡就是頭牲口!」這句話同樣適用於狗與青州婦人之間。兩者相比,或許張一曼對銅匠曾經有那麼一瞬間產生過感情,只是為了讓其離開才狠心說出這番話來。而在青州婦人看來,狗或許真的就是一條用來發泄的畜生而已。不過,相同的是狗和那銅匠都始終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後來銅匠當眾羞辱張一曼,與狗咬死商人如出一轍。

狗始終沒有想過,是自己侵犯了別人的妻子,竟然還將人家名正言順的丈夫咬死了,真是把自己當人看啊。可是,現實生活中同樣不乏這類人的身影,只是以另外一種形式表現出來。常常有些不知何出來的自信之人大言不慚道——你給不了她想要的幸福,只有我才可以!也不掂量掂量自己,不過是一條畜生,還真把自己當人了?

可是狗是管不了那麼多的,錯把對方的殷勤當成是愛,一朝夢碎,就會做出瘋狂的舉動。在公堂之上,本應該保護起自己心愛的女人時,也顧不上眾目睽睽欲行凌辱讓將自己和婦人同時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驢得水》中的那個銅匠不也是麼,夢碎之後一旦有機會,就對自己口口聲聲所愛的人極盡凌辱。我愛你,得不到之後就糟踐你。我愛你,分開之後就要在眾人面前羞辱你及你的伴侶,這是何其心靈扭曲,可是,為什麼稍微變換下出現就會有不同結果呢?

再來說說那些出錢看錶演的人們,不也是一肚子壞水麼。一面扛起道德的大旗對姦夫淫婦進行撻伐,轉身就拜倒在穢褻的畫面前不能自已。誠如有些作品越多人罵它噁心下作,便有越多人渴望一睹真容。口碑越差,票房越好。再一如《白鹿原》里的鹿子霖,看起來人模人樣,鄉親面前德高望重,責罵起「蕩婦」田小娥時毫不留情。可自己背地裡又忍不不住偷偷摸摸威逼利誘,滿足自己的獸慾。

人性的手電筒,向來習慣只照別人不照自己。(文/張溥傑)

作者張溥傑,著有《民國情事:此情可待成追憶》,謝絕體他自媒體人轉載,謝謝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