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雲快充CEO田波:充電樁平臺之戰即將打響,不會參與燒錢補貼


- 2017年12月25日14時24分
- 汽車文摘 / 鈦媒體

雲快充CEO田波:充電樁平臺之戰即將打響,不會參與燒錢補貼圖片

“前幾年中國新能源行業分成兩派,換電派和充電派,兩撥人擦肩而過,互相瞟對方一眼,罵一句‘SB’。”一位新能源行業從業人士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但現在好多了,大家都清楚沒必要爭執,換電提升的是效率,面向運營行業,充電晚上閒暇時間合適,C端用得比較多。”

如今,在新能能源汽車續航解決方案領域,時空電動、北汽的擎天柱計劃都是典型換電代表,其面向的B端運營市場,例如,時空電動面向網約車、計程車等提供換電服務,而北汽擎天柱計劃目前也主要面向北京市4000輛純電動計程車。

B端市場的區域性決定了換電模式的競爭暫時沒有到來,但充電市場早已經徵伐激烈。


據彭博新能源財經資料,截至2016年,中國公共充電樁數量接近15萬個。前四大運營商(國家電網、普天新能源、星星充電和特來電)的市場佔有率達到85%,目前在運營的共有40家企業。而鈦媒體記者在app annie中搜尋“充電樁”關鍵詞,顯示搜尋結果達到600個。

“和加油站不一樣,通過高德搜尋出位置關係,然後去加油就行了,但充電app除瞭解決定位問題,還負責連通汽車和充電樁,因此,使用者如果擁有一輛新能源車,就需要下載滿手機的充電app。”雲快充CEO田波告訴鈦媒體,即便通過定位找到了充電樁,還會存在插槍沒反應、電樁停機,或者被燃油車佔了位等情況。

雲快充是一家總部位於南京的充電樁共享平臺公司,成立於2015年,2017年8月轉型為共享平臺之前,雲快充做的也是充電樁運營公司。

田波告訴鈦媒體,正是看到充電樁市場的割據亂象,並且自身在充電樁運營中積累了行業經驗,知道充電樁市場的痛點在哪裡,所以才決定割棄原先的充電樁運營業務,轉型為連線平臺。

“我們放棄充電樁運營業務,就是不想既當裁判,又當運動員。”田波說,“充電使用者和電樁運營商所需要的,是一個與電樁運營商、電樁生產商均無利益衝突,同時又瞭解使用者需求,瞭解電樁運營的第三方平臺。”

雲快充CEO田波:充電樁平臺之戰即將打響,不會參與燒錢補貼圖片


雲快充創始人兼CEO田波

在田波看來,隨著2020年新能源車投放量達到200萬輛,以及蔚來汽車、威馬汽車、小鵬汽車等新一批新造車勢力的崛起,充電樁市場的平臺之戰即將打響。新一輪充電平臺競逐會不會是另一場燒錢補貼之戰?

以下為鈦媒體與雲快充CEO田波採訪內容,略經編輯:

鈦媒體:雲快充的核心資產是軟體系統和技術服務嗎?會不會進行燒錢補貼?

田波:這些都是表象,我們的核心壁壘是對這行業的理解。這個行業不是消費互聯聯網或者純網際網路,它是一個產業網際網路,需要對線下的運營邏輯很瞭解。

如果我自認為有一個軟體研發隊伍,就去做一個平臺,一定是做不成功的。我們之前幹過充電樁運營商,在全國有一定規模,並且實現盈利的充電樁運營商不多,我們是其中一家。(官方資訊顯示,雲快充是江蘇省首批獲得充電樁建設運營資質的六家企業之一,在南京、蘇州、無錫、徐州、高郵等地建設了97座充電站,總功率45000KW。)

所以我們做這塊東西與其他家有本質不同。我做的是兩邊資源的匹配,問題實際上是充電樁運營層面的東西,不是接入平臺和流量的問題。所以我們不會去做燒錢補貼的事情。

鈦媒體:雲快充在之前的充電樁運營業務中獲取了哪些經驗?

田波:第一,運營商方面。中小運營商運營商的網點佈局大多集中在單個城市的區域內部,他們在各自區域內往往有著不錯的場地資源,有著不可替代的區域優勢,也真是因為如此,該類運營商很難進行大規模擴張,只能各自為營,各謀其政。同時各中小運營商之間相互競爭,各自都有一套自己的運營模式,手工記賬、充值辦卡、自主開發app,各家一套,五花八門,結果是使用者找樁及充電過程十分繁瑣,體驗極差。

大體量運營商同樣也有“大”的煩惱。一些大型運營商網點分佈範圍很廣,追求規模效應,期望能夠通過足夠的覆蓋率滿足使用者充電需求,但過高的前期投入成本和“一地難求”的場地資源決定了很難有一家運營商在每一個區域市場內都能夠做到全面覆蓋,看似總體規模很大,實際是區域市場內布點很分散,很難真正滿足區域內使用者的充電需求,造成大而不強的局面。與此同時,大型運營商很多早期建下的電樁因地理位置原因或硬體原因,已經不能滿足充電市場的站點需求和裝置需求,讓很多網點形同虛設,實際利用率非常有限。

第二,使用者方面。充電服務雙邊市場的另外一邊——充電使用者,由於缺少資訊獲取渠道,對電動汽車這種全新出行工具的理論認知極其缺乏:自己的車適合什麼樣的樁?適合自己的電樁到底在哪?自己建樁還是找公共電樁?快充好還是慢充好?這些問題無人為其解答,但充電作為一種剛性需求,車主不得不戰戰兢兢去自行摸索,隨之而來的是極高的試錯成本,而這背後潛藏的是車主和樁主之間資訊極不透明的市場瓶頸;

第三,充電樁的運營維護方面。比如說充電樁故障了,使用者打電話,打電話給運營商,運營商不知道什麼問題,然後打電話給充電樁廠家,實際上很可能就是個小問題,現在一個指導員就解決了。所以說這個過程中資訊是割裂的,使用者端有、製造端、充電樁運營商都有自己的客戶端。

鈦媒體:你們現在主要的突破點和服務物件是什麼?

田波:我們專注的是服務中小型的充電樁運營商,小型充電樁在市場佔比很大。

全國排名前20位的電樁運營商終端加起來不超過二十萬,但市場上面這種零散在外面小運營商的電樁數量估計是他們的三倍。因為他們沒有申請補貼,沒有進入監管平臺,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大的運營商像特來電等暫時不在我的接入範圍,但我相信是遲早的事。他們有自己做平臺,但同時也是充電樁運營商,不能通過接入其他的運營商實現規模化,所以接入我們是遲早的事,實際上現在,已經有一家大型運營商與我們合作了,比國家電網和特來電小一點。

跟車企、網約車平臺以及物流車公司也有合作,以蔚來汽車汽車為例,我們跟他們合作的方式就是在他們APP上接一個入口,還有一種形式是,通過資料給他推送能用的充電樁,比如說它要的平臺電壓是多少,就是根據他的需求來推薦樁。實際上,物流車與乘用車的電壓需求也不一樣,我們都會推薦合適的充電位。

鈦媒體:雲快充的盈利模式是什麼?

田波:雲快充的策略是永久免費,先把使用者規模做起來,再通過增值服務賺錢。我們的目標是明年覆蓋全國20%的中小電樁運營商,到2019年服務全國50%的電樁運營商執行。

鈦媒體:雲快充不做運營維護吧?怎麼保證電樁的服務質量?

田波:花自己的錢幹自己的事,既講成本也要效果,花別人的錢,幹自己的事是不講成本,只講效果,花自己的錢,幫別人辦事,只講成本,不講效果。

他們之前的問題是資訊化能力弱,如果說我幫他們把資訊化的問題解決了,告訴他樁的問題在哪裡,樁的資產是它自己的,口碑是它自己的,他會去做維護。

如果他確實維護積極性不高,我們後面也會做一個評價系統,使用者對你這個評價連續都是差的時候,你的推薦的權重會下降,甚至會把你掐掉,就不給你顯示了。

科技 汽車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