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吳疆:夜讀易武,關於古六大茶山定義的一段趣事


- 2018年1月03日05時48分
- 人文文摘 / 中國普洱茶網

中國普洱茶網

最近要去易武拍茶山紀錄片,所以,一邊忙於安排事務,一邊忙於做功課,所謂做功課,就是讀關於易武的老書。

吳疆:夜讀易武,關於古六大茶山定義的一段趣事圖片

如今的時代,茶假人假,書也假,所以,我一般為了安全起見,讀的書越來越老,即使現代讀物,比如廠史,也儘量選國營時期的讀本,甚至是更早的記錄。


舉例而言,關於哪些山頭屬於六大茶山的記錄,茶商的說法各異,歷史典籍的記載也各異。

雲南茶科所首任所長蔣荃先生在1957的茶山調查報告中認為:「各種不同茶山地名,都是茶商們根據各人販運茶葉的不同來源而任意宣揚出來的,都把自己採購的茶葉說成是名山名茶。」

這與今日茶界:「只有自己的茶最好,其他家都是假茶」之語實為同宗同源。

在麗江的時候,與解方先生去轉茶店,其中一家以培訓為主體的茶店我沒有進,原因是在於我喝過他家的「千年古樹茶」,且不談樹齡千年的結論是如何而來的,看葉底即知是在初制的時候做過手腳,進行了前發酵,老闆也許認為這就是天下第一餅,其實不過是小樹茶冒充古樹茶的一個小伎倆,用境外青做前發酵,就認為是「千年古樹名茶」,其實,按照普洱茶的定義,「雲南大葉種、曬青、後發酵」,第一,該茶原料不是雲南原料,第二,不是後發酵,可以說,已經不算普洱茶。

不過,市場上如此類推的茶數不勝數,要深究概念,有點像鑽牛角尖,只能是祈禱消費者個個都精通普洱茶的初制和精製吧,所以,現在普洱茶界把消費者都訓練成專家的做法,我贊同,非常地贊同,一百萬個贊同。

當然,結果我們看到的,普洱茶界,百年老茶漫天飛、千年古樹到處有,也許與六大茶山的定義一般,也和彎弓、薄荷塘的定義一樣,都是老闆說了算。


話折回頭,還是談一段六大茶山的定義歷史吧。

清代乾隆年間的進士檀萃先生是個典型的書呆子,學識淵博,蜚聲士林,學界、教育界是人才,不過於世事之能力,卻乏善可陳。其於祿勸知縣任上奉命押解「滇銅」進京,途中船翻,6萬斤銅廠生銅沉入水底,檀萃先生如何向上司交差,歷史沒有記載,不得而知,不過,歷史有記載,其後,再差其管理銅廠,又虧缺銅一萬餘斤,最後,只落得個撤職查辦,丟官交差。

或許正是有這一段經歷,才有了其後檀萃成書於嘉慶年間(1799年)的《滇海虞衡志》。

《滇海虞衡志》云:「普茶名重於天下,出普洱所屬六茶山,一曰攸樂、二曰革登、三曰倚邦、四曰莽枝、五曰曼專、六曰曼撒,周八百里,入山作茶者數十萬人,茶客收買,運於各處。」

然而,光緒年的《普洱府志》記載:茶有六山,倚邦、架布、嶍崆、曼磚、革登、易武。

這其間有差異,如今的曼撒與易武合為一體,大多數人能理解,架布和嶍崆在象明鄉附近,想必今天很多收茶客也未必知道。這應該就是蔣荃所長所言:「茶商自己採購的茶葉都是名山茶。」

想來也是,古人、今人於利益面前也都同類。


按蔣荃先生所著「古六大茶山」訪問記(原文刊載於《版納文史資料選輯》),「筆者認為六大茶山應以《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的過去與現在》一書所指為準,那就是:曼灑(即慢撒)、易武、曼專(即曼莊)、倚邦(即迤板)、革登和攸樂。」

這又與今人所熟知的六大茶山有所差異,今人理解為:易武、曼磚、倚邦、革登、莽枝、攸樂。

古六大茶山究竟如何定義,與我無關,於讀文章的過程突然看到這一段,想到古人和今人都不過一樣,認為只有自己的茶葉才是最正宗的,只有自己的才是最頂級的,每個茶商都是胸脯拍紫了的給我保證是「純純的古樹茶」,真真實在好笑。

或許歷史都是可以穿越的。

(攝影:飛哥)

編者註:吳疆,作家,茶文化學者。2008年寫作震動普洱茶界的《普洱茶營銷》一書,其書批判了普洱眾多偽概念,被稱為業界第一奇書,也是唯一被盜版最多的專業性書籍。時至今日,淘寶上銷售其盜版的商家,多達150餘家,成為專業書籍類被盜版第一人。其作品之觀點,自出版之日至今持續引發茶行業多年大討論,屢屢引發軒然大波。其行文特點在於用獨立、新穎的視角觀察普洱茶現象,受到國內媒體、業界重視,其文字展現了一個本真、獨立人格的魅力。其新作《七子餅鑒茶實錄》現已公開發行,再次引發市場震動。

吳疆:夜讀易武,關於古六大茶山定義的一段趣事圖片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