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張五常:街邊兩百元的汝窯比一億元的還漂亮,是真的嗎


上海藝術博覽會期間,月日,年過八十的經濟學家、收藏家張五常教授蒞臨上海世博展覽館“藝博講堂”,做了一場題為《從伊甸園的角度看中國的文物收藏》的講座。張五常教授不僅是經濟學家,他還是一個從八十年代就開始的收藏家,對於藝術品的投資有著自己獨到的眼光。他認為中國文化...

- 2018年1月09日01時48分
- 人文文摘 / 澎湃新聞

上海藝術博覽會期間,11月2日,年過八十的經濟學家、收藏家張五常教授蒞臨上海世博展覽館“藝博講堂”,做了一場題為《從伊甸園的角度看中國的文物收藏》的講座。張五常教授不僅是經濟學家,他還是一個從八十年代就開始的收藏家,對於藝術品的投資有著自己獨到的眼光。他認為中國文化是一個用之不盡的寶庫,他純粹是為了自己在經濟學方面的興趣來進行研究和收藏的。他對於“資訊費用高的”,即難以鑑別真假的藝術品,非常感興趣。

張五常:街邊兩百元的汝窯比一億元的還漂亮,是真的嗎圖片

張五常資料圖

以下是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對張五常講座內容的摘錄整理:

中國的消費者盈餘並不高,但文化是我們的伊甸園

經濟學有一個很簡單的概念,叫做消費者盈餘

(編者:也叫消費者剩餘,消費者剩餘是指消費者消費一定數量的某種商品願意支付的最高價格與這些商品的實際市場價格之間的差額。)伊甸園裡面有夏娃跟亞當,這裡應有盡有。但是他們所需要付的價錢是零,也就是說在伊甸園裡面,亞當跟夏娃的享受全盤都是消費者盈餘。這裡沒有市價,他們的財富永遠是零,他們的國民收入永遠是零,增長率也是零,但是消費者盈餘很大,收益很多。

從這個角度來看,外面所說的國民收入的比較、經濟增長、國與國之間的比較根本就是胡說八道。美國有國民收入,可是跟中國國民收入怎麼比呢?你在美國買一棟全海景的花園洋房,那個價格還不到中國的十分之一,你在海灘旁邊買個房子,連海灘在內的價格也不到中國的百分之一。所以要說到財富,美國人不如中國人有錢,中國隨便一棟很普通的公寓動不動一百萬美金,中國人很有錢,這是財富。事實上中國人是不是真的有這麼多財富呢?國與國之間的財富比較是沒什麼意思的,我只是從房子方面來看,美國的消費者盈餘很大,而這方面中國人財富很多,但是消費者盈餘很少。你要說到真實的享受,那一定要把消費者盈餘算進去才可以。這樣子來看的話,從很多方面來看,比如從無敵海景方面來看,這個所謂的消費者盈餘,中國就不如美國了。但是你單單從這個無敵海景房來看,美國人的生活幾乎是基於《聖經》裡面的伊甸園,而中國沒有這種廉價的無敵海景。

但從另外一方面來說,中國有自己的伊甸園,就是中國的文化。舉例來說,蘇東坡在《赤壁賦》裡面說,“唯江上之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無盡藏也。”那個時候的清風、明月很值得欣賞,因為它是免費的,這是伊甸園。美國人就會說,我們也有江上的清風,我們也有山間的明月,這無疑是對的,但美國沒有蘇東坡。九百多年以後,我們中國事實上很崇敬蘇東坡,很崇敬李白和杜甫甚至歷史更久遠的詩人,享受他們的作品。蘇東坡的《赤壁賦》現在小學生都可以背出來,能背出《赤壁賦》你就會有很大的感受,你就知道這個值得欣賞,這個就是中國的文化,是國寶,是個伊甸園。

幾年前,蘇東坡有爭議性的八個字,《功甫貼》在紐約拍賣。到底那幅字是不是真的呢?這是很大的問題,因為他沒有簽字。我曾試圖用長途電話去紐約參加拍賣,沒想到我提的價格一點都不接近,那幅字超過八百萬美金,沒有簽字,只有八個字,一百萬美金一個字。這些中國的文物,你沒有錢買就去看看,欣賞一下,想想看它是不是真的,也是一件很有樂趣的事情。我學書法的時候念過一篇文章,是孫過庭寫的《書譜》,寫的真的很好,我認為每個青年都應該背這篇文章。我可以拿著《書譜》連看幾晚,這是絕對的享受。這個成本只不過是我自己的時間,是不需要花錢的。這個就是中國的文化,是用之不竭的寶庫。

張五常:街邊兩百元的汝窯比一億元的還漂亮,是真的嗎圖片

《書譜》局部

凡是資訊費用高的,我都去研究

說到收藏品、書畫、出土的文物,我是1975年開始重視這些東西的,我要研究這個資訊費用的經濟問題,就是去判斷藝術品到底值不值那個價格。七十年代初期,有很多經濟學家寫有關資訊的問題,都拿到了諾貝爾經濟學獎,但是我認為他們是一派胡言,我完全不同意。他們根本完全沒有研究過市場,而是坐在自己的辦公室裡面,進行胡亂猜想。

1975年我對一位在西雅圖的同事說,我要回香港度長假,要去研究資訊費用,要以物為本,親手拿著人家的物品,來研究為什麼資訊費用這麼高,為什麼這麼難知道。1975年那個暑假我回香港兩個星期,在香港的廣東道,研究當時的翡翠玉石市場,那個翡翠是緬甸出的翡翠,它的資訊費用一向都是很貴很高的。一塊原石還沒切開來就賣了,它的外面開一點點的水口,專家們全部拿著手電筒在照那些水口,來猜裡面是什麼,為什麼不直接把它切開來呢?很多人花幾十年的時間研究怎麼看這個玉石,做出來的翡翠、玉件只不過是一個斷面,就是一個小小的圓的玉。一粒可以賣幾塊錢,也有的可以賣幾百萬,要怎麼判斷是很深的學問。當年我要調查翡翠市場,有很多朋友和專家幫助,我花了兩個月的時間日以繼夜的學習,可是他們教來教去我都學不會,到今天我都不會。但是即使不會,我也寫出了《玉石定律》,我這篇文章挺重要的,也就是說在資訊費用高的時候,會出現什麼樣的現象,也發表了論文,這篇理論性太強了,所以我也不講了。

從那時候開始,凡是我認為資訊費用高的,都跑去研究。1982年我回香港工作,1983年到福田一看,就留意到壽山石,真是見獵心喜。壽山石裡面的田黃跟翡翠不一樣,要知道什麼叫翡翠不難,但是要知道什麼是好翡翠、什麼是不好的翡翠就很困難,看起來也許一樣,但是價格可以相差幾十倍,所以這是很專業的學問。

兩百元汝窯的比一億元的漂亮,是真的嗎?

接下來中國發展起來了,推土機到處運作,出土文物無數,那到底是不是真的?比如說汝窯,臺灣故宮只有一件,而且還是破的,估價市值據說有十億八億。街邊也看到一件,兩百塊錢,也說是汝窯,那到底這件是不是真的?兩百元的比一億元的漂亮,是真的嗎?所以當時我就在街邊學,學汝窯、鈞窯。總之凡是有資訊問題,我都涉及了。結果出土的東西越來越多,我看街邊的那麼便宜,我認為他們有很多是真的,當然也有很多假的,但是假中也有真的。因此我就用基金的錢去購買,我的目的就是希望能夠為國家保留,就算假的也無所謂,我買到真的東西時,會想辦法還給國家。所有的那些窯,還有唐三彩什麼的,到處都有,多的不得了。現在出土的文物無數,真真假假,我對這些東西也花了很多工夫。我首先要解釋一下我並不是什麼專家,我是純粹為了自己在經濟學方面的興趣來研究的。舉例子說,我知道街邊的資訊費用不高,為什麼市場這麼混亂,這是經濟學的問題。那到底我是不是專家,這個我不管。在學習過程中,我不請教其他專家,因為他說是假你信不過,他說是真你又信不過,這個誤導性很大。他為什麼要告訴你真話呢?後來我認識許多專家朋友,當然我希望他們會對我說真話。但是老實說,後來我才知道,很多所謂的專家是根本不懂的。我自己不是專家,我其實就是花了很長的時間,花了不少基金的錢去做這種鑑定,我覺得好玩,也學到很多。

我越來越欣賞中國的文化,這是龐大無比的伊甸園,探究它們這是一種樂趣。我手上拿著一件古物,幾個晚上都睡不著覺。我會想古人為什麼這麼做,有什麼理由?好像我說了一塊古玉,形狀明明是恐龍,但是龍的文化也不過是五六千年的事,那何來恐龍呢,有這樣的問題。恐龍是數億年以前的事,類似的這種文化常常出現。在這種過程中,我涉及的出土和非出土的文物數量無數,凡是資訊費用高的,我都去研究一下。久而久之,過了幾十年以後,我就認為自己有充分的掌握。老實說,我與專家的觀點不一定相同,我從來不理他們的觀點,我做我自己的研究。

年輕人應該在伊甸園裡見多識廣

我喜歡收藏中國的書法,因為書法比較容易看。教我書法的周慧珺老師,你問她哪張字是不是某個專家的,他不敢說,但是你問她寫的好不好他是很肯定的。比如說給她看王鐸的,你問她到不到王鐸的水平,她一看就看出來了。國畫比較不容易看,國畫你就要看紙,你看絹,你看印章的顏色,你要先學會看這些。國畫的紙是對的,絹是對的,印章顏色是對的,畫得又好,是不是那個人畫的不是那麼重要。書法就比較容易,我自己研究書法很多年,但是有時候也不是那麼容易看,比如說林風眠的作品在外面很多都是假的,林老自己都有說過,畫蘆薈、百鶴的圖,他自己也分不出來。但不管怎麼說,書法還是比較容易看的,瓷器那些東西你就不要信別人講的,我自己認為很容易分辨,因為在技術上有變化,瑕疵上面有變化,你要看多一點就行了,看的少就比較困惑。

總體來說,研究中國的文物真是一個伊甸園,不需要用錢去買的,很多地攤有時候都可以看到好東西,這是一種享受。但現在問題是,出土文物不準買賣,。但是你沒有看得多,你是學不到的,所以我個人認為,中國的文物文化絕對是一個龐大無比的金礦,對自己的知識有幫助。我認為青年人就是應該這樣子著手,背一下古文、詩詞,去博物館多走走。所謂專家他們自己也見的不夠多,要學得通、學得懂,就要見得多,看得多。你一拿上手你就知道,怎麼說都沒有用的。所以我認為在街邊擺地攤的那些,通常來說他們的水平都很不錯的。

這是一個龐大無比的伊甸園,你可以廢寢忘食,這是一個偉大的文化,就在我們中國。我們國家現在文化開始真正復興了。

(本文根據講座速記整理而成,未經演講人審閱。實習生羅娜和張怡然對本文亦有貢獻。)

文化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