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


在新版《流星花園》的釋出會上,所有人的目光鎖定“新F”和“新杉菜”,年輕稚嫩的面孔在臺上被媒體的“長槍短炮”對準,閃光燈一刻不停。新版《流星花園》釋出會上,柴智屏與新F和新杉菜同臺。製作人柴智屏看到這一幕,想起了十六年前臺版《流星花園》的釋出會:“今天的場景和...

- 2018年1月12日13時00分
- 娛樂文摘 / 澎湃新聞

在新版《流星花園》的釋出會上,所有人的目光鎖定“新F4”和“新杉菜”,年輕稚嫩的面孔在臺上被媒體的“長槍短炮”對準,閃光燈一刻不停。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流星花園》釋出會上,柴智屏與新F4和新杉菜同臺。

製作人柴智屏看到這一幕,想起了十六年前臺版《流星花園》的釋出會:“今天的場景和當年很像。當時我們是在一個照相館的攝影棚裡面做一個小型的釋出會,現場擠滿媒體,看大S和四個男生拍照片,我就覺得:‘好青春哦,好有活力哦,嗯,明天一定會搶到很多版面’。今天也是(新)杉菜和F4第一次面對媒體,我覺得大家還是一樣願意給他們機會。”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柴智屏回憶,16年前《流星花園》釋出會是在一個照相館的攝影棚裡舉辦。

2001年,改編自日本漫畫《花樣男子》的電視劇《流星花園》在臺灣走紅,這一熱潮席捲全亞洲,“F4”成為一代青春少女的偶像,連校園裡對偶像劇最沒有興趣的男生,也能哼上幾句主題曲:“陪你去看流星雨,落在這地球上”。這部作品,成就了當時青澀的言承旭、周渝民等新人,也成就了柴智屏。

“那個時候臺灣沒有偶像劇,我就去做了這個第一部,我喜歡去做一些別人沒做過的事。”首次製作電視劇的柴智屏,從此一躍成為“臺灣偶像劇教母”。之後的《惡魔在身邊》《轉角遇到愛》等劇,都創下中國臺灣地區收視神話。在臺灣偶像劇黃金時代過去後,柴智屏轉身擔綱了青春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女孩》的監製,該片成為那年華語電影中的話題之作,票房橫掃華人圈,在香港甚至創下當年度華語片票房紀錄。談及這些成績,柴智屏也不裝謙虛:“我覺得我第一次做什麼事,通常運氣都不錯。”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大陸版《一起去看流星雨》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韓版《花樣男子》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日版《花樣男子》

如此喜歡嘗試前人所未做之事的柴智屏,為何時隔十六年要重啟《流星花園》?柴智屏表示,一開始她覺得“一點都不想做,因為不可能超越自己當時的成績”。柴智屏的擔心和大多數人的反應一樣。臺版《流星花園》後,日本、中國大陸、韓國等地先後製作了《花樣男子》的電視劇,影響力都不容小視,也將這部漫畫捧上了“頂級IP”的神壇,但同時,觀眾對於這部作品已經極度熟悉,翻拍並不為人所看好。

前一陣在日本,網路上風傳將翻拍日本《花樣男子》,傳言陣容中的演員,都是如今日本的當紅偶像,然而不少日本觀眾表示完全不買賬,認為此前小慄旬、鬆本潤版本已經足夠經典。觀眾大量的反饋最後甚至驚動了原著漫畫作者現身闢謠。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神尾葉子創作的長篇少女漫畫《花樣男子》(1992-2004)。

與此相同,中國網友在最初對新版《流星花園》也毫無期待,“求不毀經典”“還我青春”之類的評論在官微下刷屏。然而,主演陣容一經公佈,四個平均身高1米85,平均年齡21歲的新人男演員,用幾組“帥到女生心坎裡“的照片就軟化了許多女性的心,評論風格驟變:“居然有點想看了”“想知道誰演道明寺”。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在公開新版《流星花園》演員海報後,許多網友表示期待新版。

看似這是一場靠顏值取得的巨大勝利,然而在這個美男帥哥層出不窮的時代,觀眾早已對美麗面龐見怪不怪,如何能用一組照片“馴服”觀眾,核心還是靠對觀眾期待的準確把握。柴智屏親自挑選出來的王鶴棣有“道明寺”的霸道混不吝和幼稚天真,官鴻一張暖男臉卻天性害羞,還和“花澤類”一樣愛睡覺,其他兩個男孩,也分別具備“西門”和“美作”的種種性格特質。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道明寺飾演者王鶴棣。

柴智屏的厲害之處在於,除了外形,她能精準地理解偶像劇裡每個角色對觀眾來說最大的性格魅力所在,並在現實中,挑選到最符合角色特質的演員。“我喜歡看到他們的眼神。語言可以騙人,但眼睛騙不了人,我能透過他們眼睛看到他們內心的想法。“柴智屏說道。第一次在綜藝節目中看到王鶴棣時,她就確定這個孩子不是“道明寺”就是“美作”:“他那種活潑勁頭很像這兩個人。”隨後,柴智屏問了王鶴棣一個問題:“在感情裡,你是會等別人來追你,還是你去追別人?”19歲的王鶴棣頭一甩,滿臉屬於“中二少年“的霸道和不在乎:“當然是我去追別人咯。”柴智屏就此確定他出演“道明寺”。

而杉菜的演員沈月並非影視表演專業出身,本來是學編導專業的她,曾經在湖南衛視實習。得知這段經歷,柴智屏看中這個女孩有著年輕女演員少有的堅韌和接地氣。(所以在湖南衛視實習是有多苦?)

談及“新F4”與當年的“F4”的差別,柴智屏說:“差別是以前的F4比較神祕不太講話,現在的這幾個很吵。”在現場,正在和觀眾直播互動的幾個男孩確實挺能說,被觀眾打趣一口“川普”的王鶴棣,一點不露怯,大大咧咧地繼續用“椒鹽普通話“回覆:“不要這樣咯,給點面~子嘛~”。

看著這一幕,柴智屏滿面笑意:“我覺得沒有關係,我希望他們現實中的一些性格可以延續到作品裡,我覺得還蠻可愛的。”有一次,這幾個少有表演經驗的男孩跟柴智屏訴說煩惱:演戲好難哦。“不要想那麼多,無非讓你們演的就是帥哥的日常。你們本來就是帥哥啊,你們演的就是自己的日常。”算得上是令人無法反駁的“安慰”。

“當然技術上他們還有很多要去努力的,希望未來播出時,大家能給他們多一點包容和鼓勵。”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柴智屏說,自己是“男生與男生”戲份的“始祖”。

最後,記者問到柴智屏,對於比起女主角,現在女觀眾更喜歡看“男生與男生”的戲份這一點怎麼看?柴智屏很是坦蕩:“其實舊版《流星花園》就有啊。”

“那你能get到這個萌點嗎?”

“當然知道,我可是始祖呢。”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柴智屏。

對話

只有《流星花園》才有這個魔力

澎湃新聞:時隔十六年,你為什麼會想要再重做《流星花園》這部作品……

柴智屏:一點都不想!其實一開始真的是不想的,因為多數人都是這樣:自己創造出來的經典,你一定會覺得你自己是不可能再打破這個經典了,必須有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嗎。舊版《流星花園》那時候臺灣沒有偶像劇,我就做了這個第一部。我喜歡在一個時間點去做一些別人沒做過的事,所以你看我第一次做電視劇就做了《流星花園》,當時賣了13個地區,就紅了13個地區;第一次做電影就做了《那些年》,在全亞洲拿到不錯的成績,還在香港破了當時華語片的票房紀錄,我是覺得我第一次做事情時總有還不錯的運氣。我會想,我重做《流星花園》的話,怎麼可能破當時的紀錄?所以重新考慮再做的時候,我不覺得我們會再有那樣的成績。

剛開始不想做,但後來想想,我覺得這是上天給我的禮物,因為很難看到誰能有機會,去做自己16年前做過的事情。多數的人如果用“挑戰”的想法來看,會覺得這件事情索然無味,後來我覺得這是在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在這麼多年後,能回到最初的那個原點。很多人做了十幾年同樣的事情後,一定會厭煩,一定會疲倦,會失去最早的初心。那這次我覺得我有這個機會可以找回那個東西。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2001年版《流星花園》主演合影。

澎湃新聞:新版《流星花園》對舊版的延續是什麼?

柴智屏:戲劇通常是跟著社會發展的步調在走,那我們那個時候這就是一個很受歡迎的漫畫,那時候在亞洲也缺乏華語的偶像。所以出來的時候大家就覺得F4是很特別的。但現在來看,華語市場也好,韓國市場也好,這麼多帥哥層出不窮,那我們現在有這樣子的四個大男孩,怎麼樣一個項目才能讓大家一下就注意到這幾個新人呢?那有多難啊。但是因為他們是F4,大家都會來看:誰是道明寺?誰是花澤類?誰是西門美作?我覺得還真是隻有《流星花園》才有這個魔力,這還蠻神奇的。

十六年後,我能有這樣的緣分和四個大男孩走在一起,把我帶回到最開始做戲劇的那種懵懵懂懂,什麼都不會的狀態。我覺得人在什麼都不會的時候,反而會有那種義無反顧的熱情。就像愛情,在你什麼都不會的時候,你才有那種撞了南牆也心不死的熱情。愛情如此,人生如此,工作也如此。我希望大家也能從一個好的愛情故事裡,找到自己的人生態度。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花澤類飾演者官鴻。

澎湃新聞:當時舊版播出時,原著漫畫尚未連載完,所以情節有不少原創的東西。那現在這版,會更多的去再現原著劇情嗎?

柴智屏:其實因為這個原著年代有點久了,所以我們當然保留的是原著中最美好的部分,最精彩的劇情,但還是要貼近現在社會的脈搏,貼近現在“95後”“00後”的年輕人,他們的思維模式是怎樣的,他們的思想是怎樣的。

臺版當時主要在做的是杉菜跟道明寺之間貧富的一個差距,這是主要的核心。可是現在中國社會,大家生活水平都提高了,尤其在網路時代,大家完全可以通過網路瞭解各種各樣的生活方式,培養各種興趣愛好,普通人和富豪之間的思想差異和隔閡還有那麼大嗎?以前我們小時候,看人開進口車,我們覺得好拉風啊,現在路上開進口車的,也不見得是多麼有錢的人吧。我覺得沒有,我覺得這個不再是一個值得討論的東西了。這個價值已經不是最主要的訴求了。

那現在的年輕人,他們都很追求自我,那他們的思維方式就不太一樣,自我的情況下,人跟人之間的衝突就會比較多。所以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為什麼難以長久,因為他們遇到一點點衝突,不願意妥協,那就放棄了。那我是希望一個堅定的愛情故事,可以鼓舞到年輕人。

我覺得這個故事溫暖的地方在於他們可以從一個非常自我的狀態,漸漸走到互相包容,願意為對方妥協的地方,最後在這個成長的過程中,發現不能全然的只有自我,你該堅持的自我是勇敢、樂觀、堅定,那個是要維持的,可是和別人相處,你還是要包容,要去愛。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美作飾演者樑靖康。

現在的年輕人包容力比我們當年強

澎湃新聞:現在社交媒體上,關於年輕人三觀的討論特別多。你怎麼看待這一代的年輕人?

柴智屏:對我而言,現在的年輕人雖然表面會裝出無所謂、很吊兒郎當的樣子,好像讓人看到會覺得:你到底三觀正不正?但他們根本上都是嚮往善良,嚮往更好的自己的,我覺得我們那個年代的年輕人,心裡的黑暗面比他們多,因為我們那時候叛逆啊,覺得父母都活在舊時代裡,根本不懂我們。那時候沒有現在這麼多社交媒體,這麼多手遊,我們就是去外面玩鬧,跟朋友嗨,來發洩多餘的精力。現在的年輕人打打手遊精力都發洩的差不多了,他們都挺溫和挺天真的,有時候我讓他們演個精英,要他們拿出一點那種特別強的氣場,他們不行的。他們看上去就是小孩子。但他們的包容力比我們當年強。我們當年會分的:這個人跟我不同“掛”,我不要跟他玩。但現在的小朋友沒有那麼多“掛”。還有,現在的小朋友到了關鍵時刻,他們比較容易放棄,對他們來說,選擇太多了,很多事不是非此不可。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西門飾演者吳希澤。

澎湃新聞:現在大的電視劇都會傾向於選用明星演員降低風險,像新版流星花園全新人陣容的其實不多,你是怎麼考慮的?

柴智屏:但我相信不管用什麼演員,大家一定會關注新的F4是誰吧?講真的,我們的F4如果用已經小有名氣的演員,也不太切實際。首先現在很多戲在演員上的預算都很高嘛,那我們的製作預算可能沒有那麼高;第二個就是必須四個人要像真正的好兄弟那樣相處,如果來的是比較有名的演員,他們看待對方的兄弟感,那種熟悉親暱感,估計不大能營造出來。現在的四個男孩陸陸續續一起相處差不多有半年了,我找任何有名氣的演員過來,他都很難有這麼多時間給到劇組,去和其他演員熟悉,變成真正的好兄弟。

新版杉菜會多賦予她一些現在女孩子的特質

澎湃新聞:腦洞向的偶像愛情作品成為這幾年亞洲新潮流,比如韓國電視劇已經開始和外星人、漫畫人物、鬼神談戀愛了,正統校園偶像愛情的流星花園,為什麼還是有很高的關注度?

柴智屏:我覺得……可能是因為在一個畫面裡同時看到四個帥哥的戲還是比較少吧?(笑)另外像杉菜這種,灰姑孃的感覺,還是能引發很多女孩子共鳴的一個角色。大開腦洞的那種,應該有一部分是新鮮感的需求吧?

專訪|柴智屏:道明寺和杉菜的階級差距會縮小圖片

新版杉菜飾演者沈月。

澎湃新聞:當代年輕女性期待更平等、更獨立的感情模式,期待感情以外更廣闊的人生價值的實現,而非過往傳統的王子與灰姑娘模式。新版流星花園能滿足當代年輕女性新的價值取向和感情期待嗎?

柴智屏:所以這一版的杉菜我們會多賦予她一些現在女孩子的特質,她們都有自己的夢想,會想通過自己努力去達到自己的目標,這個確實是新的杉菜身上會有的東西。我們有不少展現她自我的橋段,包括道明寺的姐姐來指導杉菜時,也會拿出一些新女性的力量。不管是隱性的還是顯性的,我們都會有所鋪排,讓她最後達到自己的目標,而不僅僅是依附於一個有錢的男朋友。

澎湃新聞:除了“愛”,你還期待新版《流星花園》給年輕觀眾傳遞些什麼?

柴智屏:其實我想要講的還是包容和勇敢,因為我覺得人跟人之間的相處不可能是完美的嘛,人也不可能一生一帆風順沒有挫折。我們也經歷過年輕時,不管是工作還是愛情,那時候我們都不太懂珍惜,常常是碰到一點狀況,覺得好煩,就放棄了。現在看看,會覺得當時應該多停留一下,多勇敢一點。很多時候的放棄,都是因為不夠包容,不夠勇敢。這個東西的力量在新版裡會放得更大。前面說階級差距的東西沒那麼大了嘛,那現在兩個人的衝突可能更多是在性格上,思想上的。

澎湃新聞:你說的階級差距沒那麼大了,是指杉菜和道明寺的家庭背景的差別會縮小?

柴智屏:嗯,是沒有那麼大反差。

娛樂

立刻分享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