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


此間而當我走在這片土地上,時間無比清晰地流露自己的痕跡,時間的親歷者早已遠去,但時間的故事仍在流傳,時間也不會因為他們放慢腳步,新的親歷者不斷加入出演這部屬於時間的大劇。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記者|馬知行二次後期|蔡翔宇「在土耳其,隨便一塊石頭都是一塊文物。」土...

- 2018年1月13日04時14分
- 旅遊文摘 / 此間

此間

而當我走在這片土地上,時間無比清晰地流露自己的痕跡,時間的親歷者早已遠去,但時間的故事仍在流傳,時間也不會因為他們放慢腳步,新的親歷者不斷加入出演這部屬於時間的大劇。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

記者|馬知行

二次後期|蔡翔宇

「在土耳其,隨便一塊石頭都是一塊文物。」

土耳其承載了太多歷史的碰撞,見證了文明的興起與衰落。

戰爭與變遷在這片土地上無比清晰的展現,這些時光在土耳其的石頭上留下深深的鐫刻。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十字軍東征時戰士的模型紀念品

在去年的暑假,我用14天的時間橫跨土耳其。從歐亞之交再到與當地人一同乘坐火車深入腹地,最後在高速路上飛馳到地中海之邊。走過的不僅僅是腳下的土地,更是一段文明的興衰。

在帕慕克《伊斯坦堡,一座城市的記憶》中說道:

「伊斯坦堡的命運就是『我』的命運:『我』依附於這個城市,只因她造就了今天的『我』。『我』出生的城市在她兩千年的歷史中從不曾如此貧窮、破敗、孤立。她對「我」而言一直是個廢墟之城。『我』一生不是對抗這種憂傷,就是跟每個伊斯坦堡人一樣讓她成為自己的憂傷。」

這種憂傷便是千百年間一座城市在對抗時間的過程中從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漸漸升起。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舊屋前飛翔的海鷗

在時代的前進中伊斯坦堡一直在尋求一種歷史與當代的平衡,在這種平衡中勢必會產生一種歷史的哀傷,時間的流逝,但這是伊斯坦堡人留存歷史的選擇。他們讓這種憂傷成為自己的憂傷。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獨立大街上的人來人往

加拉塔大橋連接著新城與舊城,因為橋上的釣魚人而出名,釣魚人在來往的車流間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尋求一種安寧,憂愁也從這種喧鬧與安靜之間的遊蕩。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加拉塔大橋上的釣魚人

建築是一座城市的精髓,用一塊塊石頭堆砌而成的建築不慌不忙的吞吐著時間的故事。藍色清真寺雄偉的穹頂讓我為古時的工匠的智慧驚嘆。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藍色清真寺穹頂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遠觀聖索菲亞大教堂

精美的壁畫雖被時間侵蝕了很多,可依舊不失成色。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聖索菲亞大教堂的走廊在燈光下的光影

兩座教堂都曾經被摧毀,教堂外還有孤獨佇立的石頭柱子不斷提醒著行色匆匆的遊客放慢腳步。放慢腳步,虔誠的信眾在廢墟中用石頭再次建起輝煌的教堂。這些石頭見證了時間流逝當中信仰的永恆與宗教的變遷。同樣他們也見證這著宗教的和睦共存,百年間兩座建築靜靜凝望。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從聖索菲亞大教堂遠望藍色清真寺穹頂

聖索菲亞大教堂的一層仍是穆斯林禮拜之地。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聖索菲亞大教堂玻璃窗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聖索亞大教堂禮拜地,正對藍色清真寺

乘坐飛機來到坐落在愛琴海岸的城市伊茲密爾與以弗所。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伊茲密爾海岸,建築依山勢而建

安靜,是伊茲密爾給我的最深的印象,也許是因為大海太過深邃吸收了這城市的所有聲音。夕陽時分落日的餘暉灑向大地,創造了最美好的光影。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剪影,騎車的人

在安靜的伊茲密爾城市以南50公里便是以弗所,古雅典城邦,曾經盛極一時是地中海附近最繁榮的文化經濟中心,而因為戰爭或是某種巨變,瞬間從版圖中消失。如今只剩斷壁殘桓。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古競技場,遠處是通向古海港的中央大道

從僅僅挖掘20%的遺址便可以看出這座城市有多繁華。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圖書館只剩一面牆,

這座圖書館被稱作當時最奢侈宏偉的建築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以弗所廢墟上的貓

從伊茲密爾出發,深入土耳其腹地,來到了坐落在安納托利亞高原上的棉花堡。

落日總給人對遠方的一種遐想。曾經有人這樣寫過,人們會將不可解釋的美麗當作通往另外一片世界的大門。而落日打向赫拉波利斯古城遺址,通向的不僅僅是此時此刻另外一個不為人知的世界,更是一個古老的輝煌。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古城歌劇院遠觀

不同的時間,不同的光影之下,古老披上不同色彩。夕陽之下,古老不僅僅是神秘與蒼涼,更讓人感受到一種輪迴與宿命。這些盛極一時的古老文明都迎來了屬於自己的終結,過去的人都去了哪裡,難道真的只剩下石頭證明他們的存在?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赫拉波利斯古城散落遺址

從棉花堡乘坐汽車,由腹地趕向土耳其南岸,地中海之濱的海港城市安塔利亞。始建於公元前二世紀,在東羅馬帝國時期與奧斯曼帝國時期為東地中海重要港口。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黃昏駛向大海的帆船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安塔利亞城市裡穿梭的有軌電車

阿斯潘多斯古劇場位於安塔利亞東部,距離市中心47公里左右,始建於公元155年。這裡有可容納7000人的石階觀眾席,劇場直徑96米。儘管經歷近2000年的風沙侵襲,期間還遭遇地震、戰爭並用作他用,但都沒能大面積摧毀和減損這些建築,劇院精美的構造除了部分檐口外幾乎是完美無缺地保存了下來。它也是迄今為止世界上保存最為完整的古羅馬劇場遺址之一。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阿斯潘多斯劇場

據說,這座古劇院獨特的聲學設計在當年可以讓一枚銀幣落地都能在觀眾席上聽到。由於這非同一般的音效設計,阿斯潘多斯劇場迄今仍在被使用,每年夏季的安塔利亞歌劇節和藝術節在這裡舉辦,始終沒有使用任何擴音設備,觀眾坐在兩千年前的石階上欣賞完美的音響效果。在阿斯潘多斯劇場之後,有一片不知名的城市遺址,散落在山間,很少有遊客參觀。原始,沒有任何指示標語,只是一面面牆,一根根柱子,孤獨佇立千百年。

每當我們可以觸摸時間|此間·映像圖片

阿斯潘多斯背後的古城

安塔利亞東部70公里,坐落了另外一座古城,錫徳。如今錫徳成為了一座度假城市,商鋪,酒店琳琅滿目。但在海岸的角落,有著著名的屬於土耳其的阿波羅神廟。面海而建,雖然只剩下石柱,但當時氣勢恢宏的聖殿在我眼前浮現。

從伊斯坦堡到安塔利亞,不止於一千百公里的穿行,更是跨越千年的追溯。我看到的不止是一片廢墟,我看到的是跨越千百年間的歷史宿命。時間一刻不停地前行,興盛衰敗縈繞在人類文明亘古不變的發展規律。而當我走在這片土地上,時間無比清晰地流露自己的痕跡,時間的親歷者早已遠去,但時間的故事仍在流傳,時間也不會因為他們放慢腳步,新的親歷者不斷加入出演這部屬於時間的大劇。

如果天空不老時間會是永恆的嗎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