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三體》全球那麼火,他是幕後推手


- 2018年1月14日06時56分
- 人文文摘 / 長江網

長江網

《三體》全球那麼火,他是幕後推手圖片

「科幻掘金人」姚海軍。本人供圖

長江日報融媒體11月6日訊(記者歐陽春艷)對於非科幻愛好者來說,《科幻世界》雜誌主編姚海軍的名字多少有些陌生,但所有認識姚海軍的人,都會認可他在中國科幻圈的重要分量。著名科普界元老董仁威叫這個後輩「科幻掘金人」,而著名科幻作家劉慈欣則褒獎他為「中國的坎貝爾」——在美國科幻文學界享有盛名的約翰·坎貝爾,是美國科幻小說「黃金時代」的開山鼻祖,一生主要工作是主編《驚險科幻小說》雜誌,培養影響了一大批科幻小說家。


日前,姚海軍與國內近十位科幻名家一起接受訪問,輯成《追夢人:四川科幻口述史》一書,他們的人生歷程正好勾畫出中國科幻所走過的半個多世紀艱難而輝煌的歷程。長江日報記者4日對姚海軍進行了電話專訪。

30年前創辦中國第一份科幻「同好雜誌」

正如科幻小說往往具有傳奇色彩,姚海軍的科幻生涯無疑也是一個傳奇。1986年,因為從小就對科幻抱有濃厚興趣,還在技校讀書的姚海軍自任會長,成立了「中國科幻愛好者協會」——這是中國第一個自發成立的科幻愛好者組織,星河、韓松、王晉康、何夕、柳文揚等後來整整一代科幻界的骨幹作家都是這個協會的會員。

後來,姚海軍又自己籌錢,手刻蠟紙,油印出版了屬於科幻愛好者的《星雲》雜誌。《星雲》最初只有幾十冊,一年出三期,科幻迷們在上面推薦、點評作品,出版社在上面發布新書信息,作家們在上面跟讀者分享創作。那時的姚海軍沒想到,如此簡陋的一本小冊子,竟會是中國科幻界「同好雜誌」的開端。

1988年,姚海軍技校畢業,被分回到黑龍江伊春的林場做林業工人。他白天是個工頭兒,晚上則忙著編《星雲》,印《星雲》,寄《星雲》。他就這樣堅持了十多年,《星雲》在圈子裡名頭越來越響亮,許多科幻作家都是從這裡獲知國內外最新科幻動態。後來身為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的吳岩曾把《星雲》帶到美國,作為中國科幻的代表雜誌參加展出,引起了很大反響。

1997年《科幻世界》雜誌舉辦「北京國際科幻大會」,除了科幻作家,還請來了多名俄羅斯和美國太空人。遠在北國的姚海軍此時生活拮据,以為自己會錯過盛會,沒想到全國的科幻迷們私下組織了一次「眾籌」,為他湊足了到北京的車票錢。


這次盛會讓姚海軍見到了十多年素未謀面的「哥們」,也讓他終於決定離開遠在北國的林場。幾經輾轉,1998年,姚海軍終於進入了《科幻世界》雜誌工作,開始了全新的科幻生涯。

《三體》全球那麼火,他是幕後推手圖片

「科幻掘金人」姚海軍。本人供圖

成為《三體》走向世界的「幕後推手」

剛進入《科幻世界》時,姚海軍被安排在「讀者俱樂部」,每天拆成堆的讀者來信。也就是在這一年,姚海軍在簡陋的辦公室親手拆開了一個信封,看到了一個作者給《科幻世界》的第一份投稿。文稿用了當時少見的電腦列印,只有落款是手寫的——「山西娘子關熱電廠劉慈欣」。

姚海軍先看了一遍那個兩千多字的稿子,用偏愛「硬科幻」的他的話說,「宏大想像力、寬闊的視野便讓我為之興奮」,他將稿子轉交給時任編輯部主任田子鎰,田子鎰看完之後,准稿意見寫了四個字:描寫恢弘。幾個編輯們為這個稿子討論得眉飛色舞,當時的雜誌主編、著名作家阿來推門進來,看完之後當場決定簽發。阿來對劉慈欣的才華大加讚賞,後來甚至專門為他的創作召開研討會,希望幫助這位作者在文學性方面再獲提升。這一年,劉慈欣在《科幻世界》上發表了四篇作品,並且拿到了「銀河獎」。

1999年10月,姚海軍正式調進了雜誌編輯部。2006年,當劉慈欣第二部長篇《三體Ⅰ》的書稿完成時,姚海軍強烈感覺到這是一部與以往大不相同的作品。於是,姚海軍決定在當年的《科幻世界》上連載《三體Ⅰ》,這也是迄今《科幻世界》歷史上唯一一次全文連載一部長篇作品。整整八個月的連載,讓劉慈欣和他的「三體世界」贏得了青年讀者的狂熱喜愛。

在焦急的等待中,2010年8月,還是姚海軍第一個看到了《三體Ⅲ》的初稿。僅僅只看了一部分稿子,姚海軍就激動得徹夜不眠,熱淚盈眶。兩個月後,《科幻世界》聯合重慶出版集團直接推出了單行本《三體Ⅲ:死神永生》。這本小說中奇異瑰麗的想像,深邃嚴肅的思考,讓原來從不讀科幻的演員、音樂家、詩人、投資人等都開始在微博上大發自己的讀後感,果殼網科學活動主持人小姬的說法也流行開來——世界上分成兩類人,讀過《三體》的,沒有讀過《三體》的。此後隨著《三體》英譯本在大洋彼岸落地,劉慈欣在西方科幻文學界影響力的持續擴散,他終於斬獲了2015年的「雨果獎」。

有人說,沒有姚海軍,可能就沒有今天的劉慈欣,但姚海軍卻對這一點並不認同。「當伯樂,這是編輯的本職工作。有很多作家,沒有你這個編輯,他也會出現。優秀作家在你的職業編輯生涯中出現,是一種幸運。有了偉大的作家和作品,編輯的價值才會被凸顯出來。」

中國科幻不再是一個「孤獨星球」

科幻是西方舶來品

讀+:《追夢人》這本書主要講述了四川科幻史,四川在中國科幻領域的地位如何?

姚海軍:歷史造就了四川在中國科幻領域的獨特地位。1949年建國後,四川就有好幾位成績優秀的科幻作家;在上世紀80年代初,中國科幻寫作停滯之時,四川《科學文藝》雜誌,也就是《科幻世界》的前身,是當時幾乎全國唯一的科幻雜誌;後來,《科幻世界》又成為了全國乃至全世界發行量最大的科幻雜誌,成都也成為了中國的「科幻之都」。有一句評價我印象很深,那就是成都是地理上的窪地,但是中國科幻的高地。

讀+:中國人的想像力是落後於西方的嗎?

姚海軍:科幻寫作是從西方開始的,是個舶來品,但不能說中國人就是沒有想像力的。比如說魯迅年輕時就曾翻譯過《月界旅行》等科幻小說,並有那句常為中國科幻界所樂道的名言:「故苟欲彌今日譯界之缺點,導中國人群以進行,必自科學小說始。」

還有一件更讓我唏噓的事情是,我在讀初中的時候,就曾讀到葉永烈的一篇科幻文章,他在裡面講到有人發現了恐龍蛋,並通過它孵化出了恐龍。結果十幾年後,美國人麥可·克萊頓才寫出了《侏羅紀公園》,這個從圖書、電影、公園等各個領域席捲全球,橫貫了整條文化產業鏈。

中國科幻的未來在於原創力量


讀+:中國科幻未來的發展,取決於原創科幻小說的創作水平?

姚海軍:對,中國科幻的未來就在於原創力量,在於有沒有科幻大師。本世紀初,中國最好的科幻作家一本書也就只能賣到1萬冊左右,我們覺得這個太不正常了。所以當我們2004年開始推「中國科幻基石叢書」的時候,我們訂下了一個小目標是3萬冊。沒想到這個叢書的第一本錢莉芳的《天意》,居然就創下了15萬冊的銷售紀錄。事實證明我們對於科幻市場太沒想像力了,後來我們思考了一下,這本書可以說是開創了中國穿越小說的先河,受到歡迎是偶然中的必然。

讀+:中國科幻作家群體的現狀如何?

姚海軍:中國的科幻作家隊伍大概只有兩三百人,對於一個有著龐大人口的國家來說,這個比例實在太低,與日本、美國相比還有差距。另外,這個群體的結構也不太合理,中國科幻要想打開局面,除了要有自己的暢銷書和暢銷作家之外,還應該多樣化。不能都是劉慈欣,也不能都是王晉康,有一位成功的作家,對於中國原創科幻文學的發展會有極大的帶動作用,但我們更希望出現一個群體。有更多的類型、風格,來滿足不同的讀者的需求,中國科幻才能發展得更好。

中國科幻的差距在「產業化」

讀+:劉慈欣、郝景芳先後獲得「雨果獎」,國外對於中國科幻是否有了全新的認識?

姚海軍:在科幻領域,以前中國與西方的了解是單向的,西方人常問,中國人也有科幻嗎?現在西方開始發現中國的科幻,他們掀起了一個小小的好奇心熱潮,西方與中國的了解開始是雙向的了,中國科幻不再是一個「孤獨星球」。美國、日本的科幻雜誌開始刊登中國最新一代科幻作家的作品,在國際科幻大會上,很多人的發言都會提及中國科幻,提及《三體》,這是可喜的變化。

讀+:中國科幻與西方科幻相比,還有哪些短板?

姚海軍:如果單純從科幻寫作來說,我可以很肯定的說,劉慈欣與世界級的科幻大腕們沒有差距,在有些方面甚至已經超越了他們。中國科幻的更大差距應該是在「產業化」方面,相比各個影視公司、視頻網站們對於「IP」(智慧財產權)重要性鋪天蓋地的轟炸,《三體》三部曲完結後,它的口碑並沒有對科幻產業造成什麼根本性的顛覆。拿科幻電影舉例,我們現在缺乏對科幻有著足夠理解的製片人、導演,也缺乏對中國科幻人物形象有獨特創造力的美術設計師等等,所以我們還沒有底氣拍出一部能引發轟動的科幻大片。

讀+:科幻對於一個國家的重要性何在?你對中國科幻的未來有什麼想像?

姚海軍:想像力是創造力的前提,一個缺乏想像力的國家,也難以成為一個具有創造性的國家。作為一名科幻從業者,我希望中國科幻的根基更牢,產業化發展更好,能少走一些彎路,能與讀者與觀眾的期望值少些差距。具體來說,我希望能更快出現一部中國人自己的科幻電影。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