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晚清宮女回憶: 如何伺候慈禧睡覺


水煮百年網宮內稱呼她為榮兒,慈禧呼她「榮」,歲進宮的她隨侍慈禧前後長達年之久。歲由慈禧指婚,賜給一個太監,隨著時事動盪,她的生活也顛沛流離,愈加悽慘,她極不願意談起往事,出於對作者...

- 2018年1月20日08時56分
- 歷史文摘 / 水煮百年網

水煮百年網

宮內稱呼她為榮兒,慈禧呼她「榮」,13歲進宮的她隨侍慈禧前後長達8年之久。18歲由慈禧指婚,賜給一個太監,隨著時事動盪,她的生活也顛沛流離,愈加悽慘,她極不願意談起往事,出於對作者的好感和信任,才斷斷續續道出了當年宮中生活的點點滴滴,有宮女的生活細節,慈禧老佛爺的起居,光緒皇帝鮮為人所知的佚事,以及太監做人的羞辱和煎熬等等。正史不載,野史難尋,具有對正史作補充和詮釋的價值,並極具可讀性。

我的老伴下班後,匆匆忙忙地回家給我熬好了要吃的藥。吃過飯後,把桌子四角一圍,又要進行我們的品茶談天了。看起來我們的日子過得多麼悠閒啊!看官,您也許不十分了解那時候的北平。慘勝以後,飛來的大員們,搶金子,占房子,娶小老婆子,鬧得烏煙瘴氣。電燈公司是有名的黑暗公司,每晚上准停電,不抓緊時間吃完飯,黑燈瞎火的連飯也吃不好。秋天,夜漸漸地長了,不摸著黑談天,我們又能幹什麼呢?老宮女給我們談些清宮的瑣事,都是在這樣暗淡的環境中談出來的。幾句閒言敘過,還是書歸正傳,聽老宮女的敘說吧!


她對我家的生活比較熟悉了,相處的感情也有所增加,我對她也就常提些要求了。我說:「請您把老太后從早晨起來直到晚上睡下,一天的情況仔細地說一說,讓我們聽起來大致有個輪廓,好不好?」

她垂下眼皮想一想說:「要想說清楚老太后早晨起來都幹些什麼,就必須由頭一天的晚上說起。」她從來也不冒失地說話,未曾說話以前,一定要想一想再說,把事情想好了,理出層次來,才有條有理地、有輕重緩急地一句一句地說出來,語言洗鍊,非常乾淨。在她說話的過程中,我們一不打攪,二不發問,儘量讓她的思路不亂。

她繼續著邊想邊說:「戌正(晚八點)的時候,西一長街打更的梆子聲,儲秀宮裡就能聽到了。這是個信號,沒有差事的太監該出宮了。八點鐘一過,宮門就要上鎖,再要想出入就非常難了。因為鑰匙上交到敬事房,請鑰匙必須經過總管,還要寫日記檔,說明原因,寫清請鑰匙的人,內務府還要查檔,這是宮廷的禁例,誰犯了也不行。

所以八點以前值班的老太監就把該值夜的太監帶到李蓮英的住處,即皇極殿的西配房。經過李總管檢查後,分配了任務,帶班的領著進入儲秀宮。誰遲到是立時打板子的,這一點非常嚴厲。這時候體和殿的穿堂門上鎖了,南北不能通行。儲秀宮進門的南門口留兩個太監值班,體和殿北門一帶由兩個太監巡邏。儲秀宮東西偏殿和太后正宮廊子底下,各一人巡邏。這是我知道的太監值夜情況。

以下說說我們值夜的情況。

我們宮女上夜,主要是在儲秀宮內,儲秀宮以外的事我們不管。


一到九點,我們值夜的人就要按時當差了。通常是五個人,包括帶班的人在內,人數不太一定。有時姑姑帶徒弟練習值夜,有時老太后御體欠安,全憑女帶班的一句話,就可能多一兩個人。

到九點,儲秀宮正殿的門,就要掩上一扇,通常是掩東扇,因為用水、取東西走西扇門方便。儲秀宮專用的水房和御用小膳房在西面。值夜的人有預備好的氈墊子,像單人睡的氈子一樣大小,但很厚,可以半躺半坐地靠著。墊子平常在西偏殿牆角里放著,8點以前,小太監給搭過來準備好。值夜的人,夜裡有一次點心,大半是喝粥吃雜樣包子,從11點起輪流替換著吃。

值夜,我們叫『上夜』,是給太后、皇上、後、妃等夜裡當差的意思。儲秀宮值夜人員是這樣分配的:

一、門口兩個人,這是老太后的兩條看門的狗,夏天在竹帘子外頭,冬天在棉帘子裡頭。只要寢宮的門一掩,不管職位多麼高的太監,不經過老太后的許可,若擅自闖宮,非剮了不可。這也不是老太后立下的規矩,這是老祖宗留下的家法,宮裡的人全知道。

二、更衣室門口外頭一個人,她負責寢宮裡明三間的一切,主要還是仔細注意老太后臥室里的聲音動靜,給臥室里侍寢的當副手。

三、靜室門口外一個人,她負責靜室和南面一排窗子。


四、臥室里一個人,這是最重要的人物了。可以說天底下沒有任何人比『侍寢』跟老太后更親近的了,所以『侍寢』最得寵,連軍機處的頭兒、太監的總管,也比不上『侍寢』的份兒。她和老太后呆的時間最長,說的話最多,可以跟老太后從容不迫地談家常,宮裡頭大大小小的人都得看她的臉色。『侍寢』是我們宮女上夜的頭兒。她不僅伺候老太后屋裡的事,還要巡察外頭。她必須又精明、又利索、又穩當、又仔細,她也最厲害,對我們這些宮女,說打就打,說罰就罰。不用說她吩咐的事你沒辦到,就連她一努嘴你沒明白她的意思,愣了一會神兒,你等著吧,回到塌塌(下房)裡頭,不管你在幹什麼,劈頭蓋腦先抽你一頓簟把子,你還得筆管條直地等著挨抽。

侍寢的也最辛苦,她沒氈墊子,老太后屋裡不許放,她只能靠著西牆,坐在地上,離老太后床二尺遠近,面對著臥室門,用耳朵聽著老太后睡覺安穩不?睡得香甜不?出氣勻停不?夜裡口燥不?起幾次夜?喝幾次水?翻幾次身?夜裡醒幾次?咳嗽不?早晨幾點醒?都要記在心裡,保不定內務府的官兒們和太醫院的院尹要問。這是有關他們按時貢獻什麼和每日保平安的帖子的重要依據,當然是讓總管太監間接詢問。

夜裡能在儲秀宮當差值上夜的侍女都是經過選而又選的。能邁進儲秀宮門坎里的是上等,例如:早晨收拾屋子、擦磚地等等,毛手毛腳的人是進不了儲秀宮門坎的;能夠貼身給老太后敬煙、敬茶,侍候老太后吃點心,這是上上等;能夠在上房值夜的,是經過考察,絕對可靠的,是特等;白天能夠給老太后更衣,伺候老太后大小溲,晚上能給老太后洗洗腳,洗澡、擦身上,夜裡能侍寢的,是特特等。能值夜的人都是老太后的親信,全是特別寵愛的人。很明顯,老太后的生活起居,全仗這幾個人侍衛著,不經過仔細挑選行嗎?

當然,老太后是最聖明不過的人,對自己最親信的貼身丫頭是另眼看待的。不管在外面有多不順心的事,對我們總是和顏悅色,得到外面的人所得不到的慈愛。譬如,她對我講;『榮兒,你過來,你那辮梢梳得多麼憨蠢,若把辮繩留長一點,一走路,動擺開了,多好看!』等等,輕易不露出疾言厲色的面孔來。

原作者:金易,沈義羚

文章來源:《宮女談往錄》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