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1937年的絕密檔案:中共抗日游擊隊分布圖


- 2018年2月05日00時56分
- 歷史文摘 / 中華網

中華網

原標題:1937年的絕密檔案:中共抗日游擊隊分布圖

1937年的絕密檔案:中共抗日游擊隊分布圖圖片

1937年3月4日:抗日游擊部隊分布形勢圖(中央檔案館)


曾記否,浦東有一支傳奇的平原游擊隊

「星光映著杭州灣,月色照著浦東平原,我們是雄壯的革命鐵流,英雄地行走在敵人的『清鄉』線上。」唱歌的是新四軍浙東遊擊縱隊淞滬支隊支隊長朱亞民,當年叫諸亞民,曾被日軍懸賞十萬軍票。我是在這位傳奇英雄蘇州的家中聽到他唱這首歌的,那年他65歲。

抗日戰爭時期,上海是日偽重兵把守的政治、經濟和軍事的中心。駐有華中派遣軍第13師團、偽暫編第2軍第13師、偽中央稅警總團和偽上海特別市武裝警察大隊;還有地方保安團等。當地群眾把日軍叫「鬼子」「東洋烏龜」,稱偽軍是「黃衣裳」「黃狗」或「漢奸隊伍」;喊黑衣警察「柏油桶」「黑殼蟲」,叫土匪「野貓隊」。

在如此艱難危險的境況下,堅持抗戰的淞滬支隊被譽為「浦東人民的燈塔」。在抗日戰爭全面爆發80周年之際,應該讓更多人知道這一段悲壯而感人的故事。歷史,不容忘記!

東洋人要打籬笆牆了

1942年9月初的一個夜晚,天有點悶熱。杭州灣畔的浙江慈谿古窯浦,一艘方頭「沙飛」(小船)向對面的浦東駛去。


早在全面抗戰爆發的1937年,中共浦東工作委員會就建立了第一支抗日武裝——南匯縣保衛團第二中隊,還組建了南匯縣抗衛四中隊和奉賢縣人民自衛團。

1941年,抗戰進入艱難的相持階段。日偽在南方「清鄉」,汪精衛親任清鄉委員會委員長。「軍政並進,剿撫兼施」,7月1日起於蘇南,後推至浦東。先軍事清鄉,後政治、經濟、思想清鄉。中共浙東區黨委決定朱亞民率短小精幹的便衣武裝,回浦東堅持內線反「清鄉」。這時,其他號稱「抗日」的各游擊隊早跑了。

朱亞民挑了11名隊員,其中3名黨員,全換短槍。雖說只有3個本地人,但其他人都熟悉浦東。船到奉賢柘林東,下船在灘涂走了一長段,上岸急行幾十里,天亮前到七倉墩,來到靠攏中共的鹽行鄉偽鄉長喬阿五家。他驚詫道:「東洋人到處砍竹子,就要在海邊打籬笆牆了。你們還是趕緊走吧,將來要走也走不了啦!」

「正因為要『清鄉』,我們才趕回來的。」朱亞民告訴他。

接上第一個關係後,小分隊往東向南匯中心活動。一路宣傳反「清鄉」,安定群眾情緒,組織青年,建立聯絡點,整頓情報網;並根據上海地下黨經驗建立直接秘密關係。經過工作,群眾認為隊伍回來有靠山。也有見他們就幾個人,沒「長傢伙」,有些擔心,甚至勸朱亞民離開浦東的。還有觀望者,不敢聯繫。

一月後,浦東「清鄉區」四周築起竹籬笆牆。鎮上建據點,沿海港口設檢問所,大村莊駐偽軍。隨後,日軍矛字3824、3825等主力、偽軍劉鐵成部和偽稅警隊5000多人,自南向北分區「清鄉」。多路出動、分進合擊,在指定區域內反覆搜剿,用朱亞民的話:「好比車干河水拷浜頭,一條小魚也漏不掉」。同時,大批佩「清鄉委員會」藍底小銅牌的政工人員,下鄉查戶口,恢復保甲制;組織「鄉民自衛隊」,強迫群眾站崗,發現游擊隊鳴鑼報警。

朱亞民將隊伍分為三組,由許培元、張寶生各帶一組隱蔽在「清鄉」邊沿區,自己帶一組在祝家橋一帶活動,住的是偏僻小村宅、祠堂、漁民的蟹棚,甚至看墳的小棚,每天換個地方。吃飯群眾送,送一次吃一天,沒人送就挨餓。已是深秋,還是穿剛到浦東時的單衣。艱難環境和敵人引誘,使少數意志薄弱者叛變。朱亞民感到,只有打個勝仗,才能滅敵威風、鼓舞士氣、打開局面。第一仗怎樣打?10月下旬,機會來了。喬鄉長與蘇家碼頭(今奉賢區塘外鄉墩外村)檢問所一偽軍結拜,那人吃鬼子虧要報仇。一天夜裡,全隊集合,從南匯長途奇襲。一路得到群眾幫助,站崗的等隊伍過了再敲鑼。穿過層層封鎖線,裡應外合衝進據點。擊斃3個鬼子,一個班偽軍全部繳槍,我無一傷亡,只花20分鐘就第一次全殲一個據點。當附近敵人趕來,隊伍已在幾十里外南匯周家弄休息了。

第二天,得到敵機動部隊又回南邊的情報。朱亞民抓住機會,在三灶接連打了兩仗,共打死3個鬼子和10多個偽軍。這些戰鬥殲敵不多卻震動不小,畢竟發生在敵占絕對優勢的「清鄉區」內。於是,三五個鬼子帶一個班偽軍的小據點全撤了,放哨的老百姓也收鑼回家,游擊隊能集中行動了。

鋤奸「扳蟹腳」

不甘心失敗的敵人,一面集中兵力繼續軍事搜剿,另一面利用漢奸偵察我方行蹤、捕殺與我有關係的群眾、威脅利誘替我工作的鄉保長,收買地痞流氓、白粉鬼建立情報網。一時間,我幾個情報站被毀,有的群眾被整得傾家蕩產。朱亞民決定,鋤奸「扳蟹腳」。

先向整頓保甲組織的漢奸開刀,使「清鄉」政工人員不敢單獨下鄉。但仍有本地鐵桿漢奸作對,特別是鶴沙鎮(今浦東新區下沙鎮)的,依仗那是鬼子駐守的據點。1943年正月,趁鎮上敵人向公路東掃蕩,只留少數偽軍。冒著漫天大雪,朱亞民經兩天長途奔襲,於初五深夜進鎮。不到半小時,把偽鎮長、清鄉主任和情報隊長等13個漢奸頭目一鍋端。接著,他們化裝混進駐重兵的大據點大團鎮,除掉作惡多端的偽大團維持會會長韓鴻生。

鋤奸震動浦東。偽鎮鄉長紛紛打招呼表白,願意送情報送子彈,協征抗日捐稅。鬼子在會上無奈地說:「你們區長以上的人,八分相信東洋先生,二分相信游擊隊。區長以下的人,七分相信游擊隊,三分相信東洋先生。鄉長嘛,一半對一半,保長以下統統靠不住!」

朱亞民決定打浦東大據點新場。新場街上設木柵門,警戒嚴密;西頭住日軍,東頭住偽保安四團一個中隊。通過新場保長張祖德找偽司務長沈墨予,搞來發餉那晚口令。4月一個深夜,他們摸掉哨兵,衝進偽軍營房,100多偽軍夢中繳槍,只逃出幾個在樓上賭錢的。繳獲機槍1挺、步槍幾十支,為反「清鄉」以來俘敵最多一仗。相隔幾百米的日軍不敢出來增援,他們哪會想到襲擊這樣據點的是二三十人的小游擊隊。隨後襲擊錢家橋據點,打死十幾個鬼子,繳了剛發下來的96式輕機槍。旋即伏擊廟涇港,全殲鬼子一個小隊。

接二連三的勝利,逼敵又撤了三灶、青村港和錢家橋等中等據點。朱亞民趁機積極開展偽軍策反,促使駐泰日橋偽保安五中隊的區隊長擊斃中隊長張潮毅等親信4人、打死8名鬼子;率五中隊近百人攜輕機槍2挺、長短槍80多支及全部彈藥反正,使日軍不再信任偽軍劉鐵城部,將其調離浦東。

春去夏來,田裡起了青紗帳。鬼子一年「清鄉」無果。因其主力不能長期待於一地,部分日軍調出浦東,留下的輕易不敢下鄉。這時,我軍隊伍已從12人的短槍隊發展為擁有3挺機槍的幾百人長槍隊,番號改為「新四軍浙東遊擊縱隊浦東支隊」。

美國飛行員托勒特豎起大拇指

到1944年下半年,浦東農村基本被淞滬支隊控制。1945年1月,為加強游擊區抗日民主政權建設,浙東行政公署任命朱亞民為奉賢縣長、鮑季良為川沙縣長,吳建功為南匯縣長。就在這個月,營救美國飛行員一事讓默默戰鬥在大上海近郊的新四軍名揚海外。

1月21日,南匯五區我常備隊吳進根報告,說有外國飛行員跳傘至周浦龍華嘴三林塘大絞圈村(今浦東新區三林鎮大絞圈村)東南麥田裡。他跑進村裡薛根英家求助,後由薛雨亭把他藏到瓜田的草棚里,躲過敵人搜查。現在,吳進根把他轉到小塘村其岳母家。

朱亞民令短槍隊連夜出動。因周浦是敵重點控制區,龍華嘴又離上海只有五里路,必須迅速轉移飛行員,才能保證其生命安全。短槍隊很快找到飛行員,考慮走陸地外國人易暴露,就用罱泥船。飛行員走了,保長薛和尚對全村人說:「救飛行員的事,對誰也不能透露。」

日軍發現飛機殘骸卻沒見飛行員,20多名憲兵衝進大絞圈村,拷問村民,誰都不說。日軍就把薛和尚和他12歲侄子薛鏡如抓到東昌路憲兵司令部,薛和尚被折磨致死。


飛行員到支隊部後,立即給他臉和手腳的燒傷部位消毒包紮。這位22歲的美國阿肯色州人叫托勒特,美駐華空軍第14航空隊第23戰鬥機隊第118戰略偵察隊中尉。他駕駛野馬式P51型飛機從江西贛州起飛,襲擊上海機場,遭日軍飛機攔截和地面火力攻擊而油缸起火,他被燒傷並跳傘。

聽說眼前是共產黨的新四軍,托勒特不相信:「登機前,隊長告訴我,如果在上海執行飛行任務遇到什麼危險,可以飛到市區外的郊區跳下來,那兒有國民黨部隊來接應。沒有聽說有共產黨領導的軍隊!」支隊領導們告訴他:自全面抗戰以來,新四軍一直堅持在這裡戰鬥。

托勒特到各中隊邊看邊提問:士兵為何不向長官敬禮?長官與士兵為何吃同樣飯菜?為何部隊與老百姓關係那麼好?……

一天,步哨報告:有10多個鬼子從駐地前經過。托勒特一聽緊張起來,探視回來的朱亞民告訴他:「我們目標沒暴露,敵人不敢輕易進攻,現在已經走遠了。再說,我們也不打無準備之仗。」

「很好。你們懂得許多道理,會打仗,是好部隊。」托勒特豎起大拇指。

托勒特隨支隊流動了一個多星期,吃不慣飯菜,支隊專門派人到新場、周浦和上海去買巧克力、麵包、奶油和罐頭,中隊還送來雞蛋和桔子。後接浙東區黨委指示送他去浙東。臨走時,他把一支嶄新的柯爾特小手槍和一張印綢布的飛行航空圖送給朱亞民,朱亞民回贈一支毛瑟手槍。2月1日晚,派專人護送他,從南匯下海,渡過杭州灣,安全抵達四明山區梁弄。4月10日,送至駐華美國陸軍戰地服務總部臨海辦事處。

《新浙東報》第119期報導:「國民黨本來吹什麼上海附近已經沒有共產黨了,都是他們的勢力範圍。結果這個美國飛行員被我們一救,就拆穿了國民黨的牛皮,在政治上打了國民黨一記響亮的耳光。這位美國飛行員把所見所聞再一宣傳,對國際上的影響也不小,使大家都知道:中國共產黨是堅決抗日的,也是有力量抗日的,不僅在中國的廣大敵後戰場有強大的八路軍、新四軍,就是在上海這樣日軍的戰略要地,也有共產黨的抗日隊伍。

灑熱血等到勝利日

1945年8月13日凌晨,上海地下黨負責人劉長勝送來緊急情報:原日軍捕押的蘇聯僑民獲釋,前晚在法租界辣裴德路(今復興中路)一帶整夜狂歡,不知發生什麼重大變化。當天下午,劉長勝同志又派人來告:已查明是日本投降。

在整個抗戰期間,淞滬支隊共殲鬼子200多和偽軍1500多名,策反了數百偽軍起義,繳獲槍枝不少於2500支,成為淞滬地區抗擊日偽的主要武裝力量。支隊有百多人犧牲在浦東,特別是幹部較多,他們不僅是指揮員,而且衝鋒在前撤退在後。團級幹部有曾平,營級幹部有徐黎、康則燾,連級幹部有周清華、陳大剛和許培元等10多人。

正如前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委員兼國防部部長遲浩田所說:「淞滬支隊由小到大,由弱到強,打出了一個聯結浦東浦西的抗日游擊區,控制了上海浦東浦西的廣大農村,為我黨在這個地區的抗日總反攻創造了有利條件。」

8月20日,蔣介石任命大漢奸周佛海為國民黨軍委上海行動總隊總指揮。21日,國民黨空運部隊占領上海,其他部隊已到杭州、海鹽和海寧一線。28日,毛澤東飛重慶進行國共談判,簽訂《雙十協定》,我黨撤出浙東等八個解放區。9月22日,浙東遊擊縱隊各路集中重固。11月,縱隊北撤,淞滬支隊1500多人整編為第一支隊,12個人的短槍隊已發展成主力部隊之一。到蘇北漣水,一支隊與五支隊合為新四軍1縱3旅7團。1947年,整編為華東野戰軍1縱3師7團。1949年,整編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20軍60師178團。

朱亞民說:「由於我們黨的領導,有當地群眾的掩護,我們才得以生存,發展。到後來隊伍發展到一千多人,這是無數烈士和老百姓用鮮血換來的。」1942年回浦東的游擊隊員12人,7位犧牲,3人叛變。堅持到最後勝利的,只有朱亞民和李阿全2人。(解放日報)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