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網文大佬開盤能養活小寫手嗎?


三易生活如果你所在的地方連得上網線,那麼你就有很大機會接觸到網絡文學。對國內大多數年輕人來說,網文已經成為他們青春歲月的一部分,其中更是有不少人受網文影響,自己也在起點、晉江上有著...

- 2018年2月10日11時48分
- 人文文摘 / 三易生活

三易生活如果你所在的地方連得上網線,那麼你就有很大機會接觸到網絡文學。對國內大多數年輕人來說,網文已經成為他們青春歲月的一部分,其中更是有不少人受網文影響,自己也在起點、晉江上有著自己的連載作品。這一代代的經歷化為回憶,最後沉澱而漸漸成為一種情懷。

對國人來說,情懷是最能鉤動胸腔中那顆心臟的東西;對創作者來說,情懷也是最能保證不出錯的元素;對商家來說,情懷還是最能吊出消費者錢包的法寶。於是這兩年,或許是因為資本熱捧IP的結果,網絡文學市場也成為諸多資本爭相投錢的風口。

根據公開數據顯示,在2016年國內網絡文學市場規模達到了90億元。網絡文學用戶的數目則超3.3億,較去年底增加3645萬,占總體網民數量的45.6%,可以說,全所有的網民有一半在閱讀網絡文學,更有分析認為到了2020年網絡文學用戶數量將達到4.2億。或許是看中了這個市場未來的潛力,將今年網文界的兩位大佬——閱文集團和掌閱科技都先後上市。


11月8日,閱文集團於香港聯合交易所主板正式掛牌上市,共發售1.51億股,每股發售定價55港元。開盤首日,閱文集團股價上漲63.64%,報90港元,隨後股價繼續上升,很快就突破了100港元大關,盤中最高價達到110港元,最終報收於102.4港元,漲幅高達86.16%。而閱文集團的市值也不斷上漲,當日就達到了955億港元。

另一邊,今年9月上市的掌閱科技,近日報導稱其也已經連續多個交易日漲停,較發行價累計漲幅達1536.54%。掌閱科技表示,公司截止公告日的市盈率為209.32,當前市盈率顯著高於行業水平,當前市值水平較高。由於漲幅過快,公司甚至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投資者理性投資,注意投資風險。根據閱文集團和掌閱科技在上市時提供的招股書顯示,閱文集團在線付費閱讀收入為19.74億元,同比增長103.3%,2016年,掌閱科技在線付費閱讀收入為11.26億元,同比增長90.3%。這也顯示了閱讀人群越來越強的付費意識。但與之相對應的,國內網文寫手的生存環境卻沒有太大的改善。第一個要談的是稿費問題,說月收入3000是標準,那麼滿足這一標準的網絡寫手絕對不少,如果說月入20000以上算是成功,那數得出名字的網文作家也並不算稀少。但是這個成功並不是說「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金字塔頂端的寫手才能獲得名利和相對寬鬆的寫作環境,而中下層的寫手可能只能將寫作當做興趣——因為靠稿費根本沒辦法活下去。當然,你要是特別勤奮,也不是不可能成功,想要活下去?日更3000-4000吧。想一躍成名?日更6000字是起碼的吧,然而也不是每個人都能達到唐家三少那種級別的手速和毅力,這就牽出來第二個問題,網文灌水。灌水自然會嚴重影響作品的整體質量,而寫手抄襲甚至直接用AI寫稿的事件也是層出不窮。作為讀者,我們也發現,在閱讀網文的時候,往往越來越不需要帶上腦子了,甚至手指可以不停地向下滑動,整一篇文章看下來你會感覺和上政治老師的課沒啥區別——剛剛講到這裡,過了半天還是在講這裡。有人或許會安慰自己,主流的網絡文學作品,均是為了商業利益而非追求文學美感,網文是廉價消費品,不是藝術品。那我們就來談談第三個問題,網文的商業化。雖然目前IP備受資本熱捧,但在如何實現IP更為高效地轉化這一問題上,仍需寫手以及資本之間摸著石頭過河。幾大網絡文學平台手上已有的IP作品數量雖然巨大,但其中有多少是有價值的?有多少適合被開發?怎樣開發?如果被這些問題噎住,那平台就需要想想如何形成一個有效的機制,既能鼓勵優質作品的產出,又要能延續這些作品的後續開放,從而提高自身的持續盈利能力。所以網文大佬們在股票持續飄紅的時候,也需要認識到,網文發展至今已經不是一個單獨的文娛產品了,在追求IP的電視劇網劇的眼中,網文就是它們的「水電煤」,網文的質量和作品中體現出來的價值取向,也一定會影響到後續一系列衍生文娛作品的質量。所以從這個角度來說,資本追逐優秀的IP其實從某種程度上也是在追求優秀網文,這就需要塑造一個更加良好的網文環境,需要更加優秀的寫作者,需要更加優秀的原創內容,需要更加完善的商業模式。我們或許能夠期待,隨著資本的網文的逐漸重視,國內的網文環境也能在未來變得更有有序化。


本文圖片來自網絡

推薦閱讀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