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小說:鳳棲梧(一)


- 2018年3月05日04時56分
- 歷史文摘 / 作家薈

作家薈

文/韓雪麗

作者簡介韓雪麗,石家莊人,熱愛詩歌,有作品發表在《現代詩歌》《詩歌網》《長江詩歌》等刊物。

小說:鳳棲梧(一)圖片


本文由作者授權發布

鳳棲梧-上京

那一年鳳嘉十三歲,被送到了長安為質,他是父親的長子,本來這個年紀,已經能幫助父親主事,通常送質子,都是送次子,而非長子。

奈何鳳嘉的母親早年過世了,現在的王后不是他的生母,王后到是有兩個兒子,一個八歲,一個六歲,也有人提議由王后的長子鳳鳴前來,王后大怒,指使自己的兄長參奏那位大臣貪污受賄事件,那位被遠遠的充發了。再無人敢提此事。

事情被擱置著,最後反而是鳳嘉的老師杜大人,私下勸鳳嘉離開,隨著鳳嘉年紀漸長,王后的神氣更加不滿,以鳳嘉的年紀本該建府,可是王后一直不允許,總說年紀小,等一等,眾人都明白王后是希望拖到鳳鳴十二歲,到時候一起辦理。王后不允許自己的兒子落在鳳嘉之後。

與其被王后當做眼中釘,不如到長安吧,目前南寧王與朝廷關係不錯,而當今的代宗,也算是厚道,經歷了五年前的奪位,他正一心忙著發展,並不會輕易動戰爭,反而是安全的。


鳳嘉嘆息一聲,他深知自己的處境,這樣也許是最好,他在南寧其實根基不厚,母族已經沒什麼人了,只一個舅舅,年紀才比他大五歲,如今剛入朝,不過是個小小的地方官,哪裡能照應他。

因為他身份特別,婚事遲遲未議,有些人畏懼王后的勢力,有些人擔憂鳳嘉能不能活到建府。王后到是提議她娘家的一個侄女,南寧王拒絕了。

南寧王對這個長子,還是寄予了厚望,鳳嘉的母親出身一般,是南寧王自己選的,迫於壓力,沒敢立成王后,但卻是他心愛之人。

鳳嘉自已上書進長安,南寧王考慮三天,就允了,讓鳳嘉的老師杜大人陪同前往。

鳳嘉的心裡半憂半喜,他對一個陌生的地方也有恐懼,但想想,總好過天天給王后請安,喚她母親,她總是陰冷冷的說聲,下去吧。

長安的繁華,還是超出了鳳嘉的相像,這裡完全不同於南寧,這是一個熱鬧的地方,商鋪興旺,人流如織,他一下子,就喜歡上了這個地方,他更喜歡這裡人們臉上的笑容。

鳳棲梧-安置

對鳳嘉的安置極好,由鴻臚寺正卿姚大人親自出面安排,一切都事先安排好的,對杜大人和鳳嘉非常禮遇,姚大人舉止沉重,談吐優雅,一下子和杜先生談到了一起,鳳嘉對他心生仰慕,他聽杜老師說過,姚大人是有名的才子。

鳳嘉這些年也是書不離手,每天必要攻讀三四個時辰,把練武的時間都擠壓了,若不是他的護衛長逼著他練習武術,他真想一天都在書房裡。書山浩瀚,他總感覺,自己的淺薄。

護衛長姓齊,今年四十了,自己無子,把鳳嘉當成了自己的兒子,他一直強調,鳳嘉必須習武,對於南寧來說,以武立國,鳳嘉若是武藝差了,如何掌兵,如何立身。

鳳嘉對於杜齊二人的話,都是唯有聽命的,他知道,在南寧只有這兩二位是真心待他的,他們是父王指給他的人,榮辱都和他連在一起,他們是一條船上的人。

杜大人負責和鴻臚寺聯絡,安排鳳嘉朝見皇上,以鳳嘉的身份有些為難,他雖然是南寧王長子,卻沒有職務,年紀又輕,如果皇上因此不見,也完全說的過去。

可是杜大人深切的明白,鳳嘉此後好幾年都在要長安生活,如果沒有皇上的欣賞和保護,日子就難過了。

杜大人對姚大人一見如故,二人經常詩書唱和,姚大人到是肯幫忙,說了朝中的情形,家家都一樣,朝中的情形,和南寧有些相仿。

代宗人忠厚平和,最喜讀書人, 這一點鳳嘉到是有利。後宮裡皇后身體一直不佳,長年病著,宮務由韋貴妃掌管,貴妃的兒子燕王已經十六了,皇后的兒子今年十二,一直沒有封王,燕王管著戶部,那可是個權力部門。

幾句話下來,杜大人心領神會,都一樣呀,皇后的兒子年紀小,貴妃的兒子年紀大,各有各的心思。

姚大人把南寧王的奏章遞了上去。

皇上到是極快的召見了姚大人,詢問了鳳嘉的情況,還有南寧的情勢,然後沉思不語,半晌才問姚大人的看法,姚大人極贊鳳嘉文武雙全,仰慕長安文化,有求好之心。

皇上輕敲敲著書案,十三歲,十三歲,長安文化,他終於說,後天吧,不要上朝了,你帶他們到御書房吧。

姚大人大喜,替鳳嘉高興。

小說:鳳棲梧(一)圖片

鳳棲梧-宮門

鳳嘉第一次進入皇宮,他按照杜大人的吩咐,沒有抬頭,低眉斂息,這於他到是容易的事。在南寧他也是一直如此,每次給王后請安,他都是一副低眉順眼的樣子。唯恐王后在禮儀上尋出錯來生事。

即使如此,他也能感受到皇宮的壯闊軒麗,不知走了多遠,繞了多少迴廊,才到了御書房,他按照杜大人的交待,打賞了帶他來的宮人,微笑著致謝。

這時候微風吹過,有花香吹過來,這是四月中,正是花木繁盛的時節,他突然想起了南寧,南寧此時的花也開了,他什麼時候才能回去。他自己的庭院裡,種的最多的是茶花,到不是此時開,他有些嘆息,今年的茶花,會不會開,會不會讓人拔了去。

他已經進了御書房,裡面有人在背誦詩句,

涉江采芙蓉,蘭澤多芳草。

采之欲遺誰,所思在遠道。

還顧望舊鄉,長路漫浩浩

是一個清亮的男孩子聲音,到了這裡,他突然停住了,似乎是忘了下一句,鳳嘉脫口說出,同心而離居⑺,憂傷以終老。

鳳嘉說了,馬上後悔,感到了失禮,他心中懊惱,如何這般大意,忙低了頭,行了大禮,報了姓名。

這時候,有個人走過來,目不轉睛的打量著他,有一個宏亮的聲音響起,起來吧,鳳嘉。

鳳嘉忙謝恩起身,抬起頭,正遇上代宗的眼神,溫和而明亮,他一下子感受到了溫暖。

那個少年就在他身邊,還在看他,代宗輕咳了一聲,凰羽,不可這般無禮。鳳嘉聽姚大人說過,凰羽就是皇后的兒子,今年十二了,鳳嘉忙給凰羽行禮,凰羽卻嘻嘻的笑著,攔住了他,你也會背我們的詩呀,這首詩我昨天學的,還記得不牢。

代宗嗔怪他,什麼你們我們,都是自家。

凰羽回頭一笑,父皇,您總是挑我的毛病。

代宗搖頭,臉上的表情卻是寵溺的。

鳳棲梧- 凰羽

代宗和氣的問了鳳嘉一些問題,比如路上走了多長時間,在這裡住得習慣嗎,然後問他讀的什麼書。

鳳嘉一一做答,口齒清晰,代宗很滿意,看他的眼神也和溫和,到是凰羽不耐煩了,父皇,這些問題,鴻臚寺正卿姚大人都和你說過了,何必在問,代宗笑了笑。

凰羽說,父皇,我上學那裡,沒個同年紀的人,弟弟們太小,讓鳳嘉和我一起讀書吧。

代宗點點頭,轉身和內侍高公公交待,就讓鳳嘉陪著凰羽讀書吧,你去和寧大人講一聲,另外在凰羽那裡給鳳嘉安排書房,不可慢待了。高公公領命而去,代宗又賜了些筆墨紙硯給鳳嘉。

鳳嘉到是滿心歡喜,他一直仰慕這裡的文化,現在能陪皇子讀書,自然是極好的,寧先生的學問,名聞天下。唯一有些擔憂的是,內宮的紛爭,他其實很想躲開這裡爭鬥。

他還在沉思,凰羽已經上來拉了他,父皇我領鳳嘉在宮裡轉轉,在這裡太悶了,代宗擺手,凰羽就歡快的拉著鳳嘉走了。

才出了門,就聽見有女子的聲音,凰羽低聲說,快走,別碰上這個刁蠻公主,他拉了鳳嘉,從後面繞了出來,有條路是通御花園的。

不想才到花園,就被人攔住了,凰羽嘆氣,怎麼沒有甩開呢。

眼前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公主,明眸皓齒的,很漂亮也很任性的樣子,二哥你又往哪跑,她用手一指鳳嘉,這就是南寧的那個小王子嗎。


鳳嘉退後一步行禮,他認得這是公主的服飾,小公主圍繞著鳳嘉轉了一圈,突然一笑,你們的衣服好難看,你給二哥當伴讀,不能穿這身。

凰羽撇撇嘴,教你的姑姑都哪裡去了,讓你亂跑,沒點規矩。

小公主嫣然一笑,她們呀在教李梧規矩呢。

凰羽馬上說,你又惹了事,讓李梧代你受罰。然後他不理公主了,拉了鳳嘉的手往鳳儀閣去了。

鳳儀閣里,果然有個小姑娘在那罰跪,她的服飾不是宮人,也不是公主。

有個姑姑在那裡高聲念規矩。

姑姑看見了凰羽,忙彎腰行禮,凰羽不耐煩的揮手,姑姑,你又罰李梧,公主的錯,總讓她擔著。

姑姑示意李梧起身,李梧起身,姿態優雅從容,臉上的表情恬凈溫和,並無怨氣,她向凰羽施禮,叫了聲二哥。

小說:鳳棲梧(一)圖片

鳳棲梧- 李梧

凰羽對姑姑有些不滿意,這時候公主趕來了,她笑嘻嘻的拉凰羽的衣袖,二哥哥,不要生氣了,就是開個玩笑嗎。公主揮手讓姑姑離開。

李梧向公主施了禮,公主不耐煩的擺擺手,和你說了多次了,沒人的時候,不用給我見禮。

凰羽看見了鳳嘉,把李梧介紹給鳳嘉,鳳嘉此時已經判斷出了李梧的身份應該是公主的伴讀,一般來說,公主的伴讀,都是宗室的女孩子,這些女孩子,將來是有可能得到一個郡主的封號。

鳳嘉先行施禮,李梧忙側身讓開,也回了一禮。

凰羽對公主說,我要帶鳳嘉四處轉轉,他要陪我讀書,今天不和你們玩了,你不要欺負李梧,要不然我不理你了,出宮也不給你帶好玩的。

公主撅了嘴,但還有些畏懼之情,於是沒有跟上來。

凰羽帶著鳳嘉去他們讀書的地方,這裡靠近皇后的未央宮東側,書房的布置,到不奢華,只有書架上滿滿的書。

凰羽先從書架上找了兩本書,讓他的小內侍名喚清子的給李梧送去。

鳳嘉看見是兩本遊記,有些奇怪,李梧喜歡這類書嗎。凰羽說,李梧的學問,比他都好,尤其喜歡遊記,她最想走遍天下,看世間山水。

小說:鳳棲梧(一)圖片

(圖片來自於網絡)

點讚和分享是對我們最大的鼓勵!

投稿郵箱:125926681@qq.com

顧問:朱鷹、鄒開歧

主編:姚小紅

編輯:洪與、鄒舟、楊玲、大煙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