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弘一的書法不食人間煙火,星雲的書法拖泥帶水,都充滿人間的情趣


- 2018年3月13日20時56分
- 人文文摘 / 風一樣的自由

風一樣的自由

啃啃哧哧地讀過大半部《楞嚴經》,依然未能明了自己的「菩提妙明元心」,不能慧眼自明,內心清凈。不明經之真意,卻尋章摘句,為「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所不能自拔。為此,穀雨好生傷感,以為自己讀不的佛經,不能從中有所獲益,想「經是好經,讓人念歪了」之謂,不覺汗顏,深深自省,紅塵中人,當做紅塵中事。可又不覺要問難道和尚就沒有人情俗事嗎?

弘一法師還是李叔同時,「二十文章驚海內」,俗情俗事可圈可點,自不待言。李叔同出家成為弘一法師之後,他對豐子愷、劉質平的師生情誼始終未變,對其遺物的分配,無不透著濃濃的情意。有人說弘一法師的書法不食人間煙火,弘一法師自己說:「朽人之字所示者,平談、恬靜、沖逸之致也。」,其實極具性情,他的絕筆「悲欣交集」四字,飽含他一生感悟,也是情感真摯。

星雲法師更是如此。他幾乎整個身心都融入在紅塵俗世之中。出行時如此,弘法時如此,即使在佛光山禪坐,他的周邊也不離大眾。他弘揚佛法,排憂解難,還對人講家庭夫妻相處之道。他的一筆字書法,拖泥帶水,穩重厚實,為世人所喜歡,可謂高價難求,也是充滿了世俗的情趣。


和尚再看破紅塵,再四大皆空,也難了世俗之情啊。

有人讀「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就說詩人杜牧是多情才子;有人讀「酒醒只來花下坐,酒醉還來花下眠」,就說唐伯虎是多情才子;有人讀吳昌碩的題畫詩「絕好繁花二月天,濛濛細雨墜春煙。玉樓春色金壺酒,一醉花前趁少年。」,就說吳昌碩是多情才子,其實佛也有多情的才子,倉央嘉措有「曾慮多情損梵行,入山又恐別傾城。世間安得雙全法,不負如來不負卿。」;情僧蘇曼殊也有「烏舍凌波肌似雪,親持紅葉索題詩。還卿一缽無情淚,恨不相逢未剃時!」。可見佛心不是冷酷的,佛心也是人心,也是暖的。

蘇東坡才情橫溢,他即有朋友佛印,也有琴操,據說琴操還是因為他才出家為尼。他與和尚交友,和尚也同樣把他當做紅塵中知己,許多和尚也多有俗家朋友,醉打山門的魯智深則另當別論。那副「坐,請坐,請上座;茶,敬茶,敬好茶」,也是蘇東坡入寺拜佛時的一段佳話。同樣,蘇東坡有「天涯何處無芳草」句,也有「若言琴上有琴聲,放在匣中何不鳴?若言聲在指頭上,何不於君指上聽?」的禪詩。貌似他的這一首《琴詩》也來自《楞嚴經》。經雲「譬如琴、瑟、箜篌、琵琶,雖有妙音,若無妙指,終不能發。」,在一些學者文人的身上,儒釋道闡述的道理得到了最和諧的融合統一。

讀《楞嚴經》,沒有讀懂佛經大意,竟然胡思亂想如此,進而胡言亂語「和尚亦有俗事」,實在是對佛之不敬,罪過!

2018年3月11日穀雨於拙書堂

弘一的書法不食人間煙火,星雲的書法拖泥帶水,都充滿人間的情趣圖片


∩﹏∩*∩﹏∩*∩﹏∩*∩﹏∩*∩﹏∩*∩﹏∩*∩﹏∩


精緻美觀,毛量豐富,筆頭圓潤,鋒穎犀利,彈性適中運筆自能圓轉自如仿古製作高檔精緻,書寫流暢,手感好,吸墨量大不分叉不掉毛,筆桿採用天然竹子彈性自如。贈運費險

英雄1502雙筆頭學生用書寫鋼筆書法練字成人美工筆禮盒套裝刻字

優尚鋼筆練字套裝,鋼筆,筆尖,筆袋,6支墨囊,適合日常,辦公,考試等,美工暗尖適合練字,書法,繪畫,簽名等。送人自用皆宜。正品保證。

手寫體字帖,印刷清晰,規範書寫,易於臨摹,簡單易學。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