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初到香港,如何用一口調皮的香港話吸引靚女目光?


杜紹斐學港語之難,難於上青天。樸實山東漢子康總第一次去香港,就被賣菜阿婆繞得暈頭轉向,止不住抱怨港語的「鳥語花香」,別說康總一人,更有甚者,年輕時到香港,一輩子沒學會港語。港語的確難學。其以清代廣府話為基礎,夾雜英語,表達高效幹練;近年,伴隨日韓及寶島台灣文化...

- 2018年3月23日03時48分
- 歷史文摘 / 杜紹斐

杜紹斐學港語之難,難於上青天。

樸實山東漢子康總第一次去香港,就被賣菜阿婆繞得暈頭轉向,止不住抱怨港語的「鳥語花香」,別說康總一人,更有甚者,年輕時到香港,一輩子沒學會港語。

港語的確難學。其以清代廣府話為基礎,夾雜英語,表達高效幹練;近30年,伴隨日韓及寶島台灣文化此消彼長,舶來詞迅速融入其中,變化多端。

放眼華語世界,沒有任何一種語言比香港話更嬗變有趣,不了解些許,別說在KTV吼陳奕迅不自信,更不可能了解這座全球聞名的東方之珠。

初到香港,如何用一口調皮的香港話吸引靚女目光?圖片

身為朝陽區粵語愛好者,小田來跟各位講(gang)講(gang)香港話皮毛,了解下這門妙不可言的語言。

多數北方人也許不知道,港語之難學,港人自己也認。

香港本地人構成本身複雜。歷史上,珠三角土著、潮汕、東南亞移民、民國江浙政商後人共同構成今日香港人,港語也隨之變幻。80年代,隨著港島經濟起飛,電視擺入巷弄,港劇走向通俗普及化,所謂正宗港語才基本定型。

就算港人,也有不少人說不準港語。曾有潮汕大媽在茶餐廳里推車叫賣,詢問「要蝦餃?」發音不對,說成了「要嗨搞?」,油膩男人和港式腐女八婆一聽,樂在其中不能自已,非常鹹濕。

剛退休的香港首富李嘉誠出身潮汕,說話同樣帶著濃厚口音,奈何大佬為人處世之高難望其項背,口音也無人在意。

儘管誤會不鮮見,但港語說不準並非丟臉之事,只要帶著善意,一口怪味港語同樣能拉進和香港同胞的距離。

港仔Micheal真誠地告訴我,不少香港男孩對「北方」(廣東以北)姑娘自帶喜愛。她們不但身材皮膚好過瘦小的香港女孩,一口不地道的港語更惹人愛。

「我非常不理解為什麼春嬌與志明里,余文樂放著北方佳麗楊冪不要,跑去要嘴賤身材又差的楊千嬅,現實中這是不可能的」

聊完背景,接著進入實戰。粵語最難在發音,初學幾乎不可能掌握,關鍵在於下來多練。不過,了解一些常用語,行走江湖有益無害

註:下文中,香港話讀法以字母標註,聲調以數字體現。

謝謝 - 唔該(m4 goi1)

日常香港話使用中,「唔該」出現頻率最高。擠地鐵讓他人借過、別人跟你指路一切可能給別人添麻煩時,皆可用「唔該」。「唔(m4)」字發音閉口,「該(goi1)」注意不要發成gai,也可說:「唔該哂(saai3)」。

你吃了麼? - 食咗飯咩?(sik6 zo2 faan6 me1)

粵語和普通話同文同種,故問候除了「你好(nei5 hou3)」,還有「食咗飯咩?」。「食(sik6 )」的用法很古典,意思和口語的「吃」相同。「咗(zo2)」字在香港話乃至粵語中很常見,指「了」。

買單、埋單(maai4 daan1)/找數(zauu2 sou3)/幾錢(gei2 zin2)/幾銀(gei2 ngan2)

另一常用香港話是「埋單」,發音同普通話類似。此外還可以說「找數(zauu2 sou3)」,「幾錢(gei2 zin2)」聽起來像「給錢」。多人誤以為對方給你錢,其實是相反之意。

由於香港話混合清代廣東話,「錢」既「銀」,「幾銀(gei2 ngan2)」亦是付錢買單之意,「銀(ngan2)」發音略微像「饢」。

初到香港,如何用一口調皮的香港話吸引靚女目光?圖片

怎麼回事 - 點解(dim2 gaai2)

「點解」一詞很多人聽過,連跑香港讀一年碩士的北方姑娘也偶爾冒出一句。「點」意思是「怎麼」,故「點解」是對一件事的深究追問。香港話還有一句「你想點(nei5 soeng2 dim2 )」,意思就是「你想怎樣」,古惑仔放狠話專用。

發音時,「點(dim2)」發音有去聲,需要閉口。很多南方方言都有去聲,掌握這一技能無疑顯得很高級。

老闆 - 老細(lou5 sai3)

正如山東人誰都叫「老師」,香港人誰都叫「老細(lou5 sai3)」,你別說,發音還挺像。二戰時香港曾淪為日本占領,日語中「戶主」即「世帶主」,被香港話吸收為「老世」,進而變成「老細(lou5 sai3)」。

老闆娘 - 事頭婆(si6 taw4 po4)

在商業文化繁榮的香港,老闆娘要站出來管生意做事,也被稱為「事頭婆(si6 taw4 po4)」。

外賣 - 行街(haang4 gaai1)

提起吃,香港話中的學問可太多。相對常用的便是「行街(haang4 gaai1)」,「行街」也指逛街,香港話變化很快,一詞多意很常見。使用中能簡則簡,比如叉燒雞蛋飯也被稱為:「叉蛋飯(caa5 daan6 faan6)」。

關於「行街(haang4 gaai1)」,你可能常聽茶餐廳老闆娘高喊:「行街走青(zau2 cing1)」,意思是:外賣不要蔥。「青」既「蔥」,說法有點像古文,非常有趣。

香港話中有趣細節還有很多。從語言便可管窺這座城市的特別。

它既古典,300多年前袁崇煥指揮遼東明軍對抗努爾哈赤時,一句「丟你媽,頂硬上」,放今天絲毫不違和;亦嬗變,香港朋友Micheal離港一年再回去就得跟老鄉們重新學學。

如果說普通話帶來便利,那麼香港話則描繪出東方之珠的百年跌宕與市井煙火味道,細細咂摸,悠長美妙。

最後,各位觀眾老爺學香港話乃至粵語時,遇到什麼笑破肚皮的尷尬故事,不妨留言聊聊。

圖片均轉自網絡

歡迎關注「杜紹斐」ID:shaofeidu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