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


- 2018年4月17日07時48分
- 人文文摘 / 玖願

玖願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淒涼。

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

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


——《江城子》蘇軾

蘇軾和妻子琴瑟和諧,共甘共苦。他們在一起10年後,她不幸亡故,但她始終活在蘇軾心中。

因為被他愛著,她縱然生命短暫,卻永不消散。

自古深情,如出一轍,蘇軾為他的王弗,巴金為他的蕭珊。

雖然相隔1000年之久,但情深不減,可歌可泣。

01


巴金原名李堯棠,出生在一個世代官宦之家,成長在新思潮湧起的年代。

巴金幼年時的全家照,左三是外婆抱著巴金,右三是巴金的母親

1936年,巴金結合自己的親身經歷,寫了一部《家》,控訴了封建制度對生命的摧殘。為新時代的青年點亮了前行的明燈,因此在文壇名聲大噪,巴金成了無數青年人的偶像。

他每天都會收到許多讀者來信,甚至還會收到愛慕者的情書。

巴金

眾多讀者來信當中,尤其以一個女孩寫給他的信最多,她筆跡娟秀,言詞不多,在信中,不僅傾訴苦惱,也暢談文學與人生,並好奇地問這問那。落款總是「一個十幾歲的女孩」。

有一天,巴金像往常一樣拆信的時候,忽然發現一張照片滑落了下來。

拾起一看,玉照中白衣黑裙的女孩梳著短髮,頭上戴著花邊草帽,嘴角俏皮地上翹,目光凝神地睇望著遠處。

照片的背面寫著:「 給我敬愛的先生留個紀念。」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蕭珊送給巴金的第一張照片

原來是那個和他聊了大半年的小姑娘,她比巴金小了13歲,常常寫信來傾訴煩惱、探索人生路。

在巴金眼裡,她只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沒想到這次,小姑娘竟然提出:「 筆談如此和諧,為什麼就不能面談呢?希望李先生能答應我的請求。」她還在信中寫明了見面的時間、地點。

這個女孩就是蕭珊。巴金先生為這個勇敢的小姑娘打動了,決定赴約。

到了那天,巴金先來到約好的飯店,不一會,一個穿著校服,梳著學生頭的蕭珊過來了。

蕭珊撲閃著一雙大眼睛,開心地說到:「李先生,你比我猜想得年輕多了!」

不善言辭的巴金被活潑的蕭珊感染:「你比我猜想的還要像個娃娃咧!」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蕭珊

此時蕭珊的處境,像極了巴金筆下《家》中的老三覺慧,在封建大家庭的桎梏中苦悶彷徨。蕭珊告訴巴金,自己想逃出那個「牢籠」,去外面闖蕩。

巴金聞言,趕忙說:「千萬不要這樣,像你這樣的少年還是一隻羽翼未豐的小鳥,很難遠走高飛的。現在社會紛繁複雜,決不可衝動行事。你應該多讀書,多思考,再行動啊。」

巴金語重心長的話,打消了蕭珊離家出走的念頭,同時也拉近了兩個人的距離。

此後很長一段時間,除了給巴金寫信,蕭珊還經常去拜訪巴金,關心他的生活起居。

不知不覺中,一種微妙的情愫在倆人心頭潛滋暗長。

02

但後來發生的一件事,卻讓二人的感情小船險些觸礁。

原來,蕭珊的父親為女兒找了一戶有錢的人家,要給蕭珊定下婚約。

蕭珊去找巴金商量,她滿心以為巴金會堅定不移地與她站在一起,反抗這場包辦婚姻。

然而,巴金給她的回答卻是:「這件事由你自己考慮決定。」

蕭珊一下子失望了,她原以為他會爭取,會挽留,沒想到他漠不關心,原來這一切都是自作多情的空付,一切都是自己的一廂情願。

其實,蕭珊是誤會巴金了,巴金覺得自己歲數比蕭珊大很多,蕭珊還小,要考慮成熟,成熟了,還願意要我這個老頭子,那我就和她生活在一起。

巴金一番發自肺腑的表白以及對愛情的尊重和慎重,不僅讓一場誤解渙然冰釋,同時也堅定了蕭珊無論生死都要和相愛的人在一起的決心。

巴金曾經因為家庭的陰霾和命運的多舛,他抱定了獨身主義,遇到蕭珊後,他才第一次有了對婚姻的渴望。

巴金與蕭珊

就像錢鍾書對楊絳表白的那樣:「我見到她之前,從未想到要結婚;我娶了她幾十年,從未後悔娶她;也未想過要娶別的女人。」

03

一切才只是剛剛開始,更大的考驗還在後面。

上海淪陷後,蕭珊陪著巴金一路逃亡,巴金帶著蕭珊向桂林出逃。坐車換船,防敵機躲炮火,度過了心驚膽跳的九天。

在桂林安度幾個月後,蕭珊又得匆匆跑去昆明的西南聯大上學。可巴金卻必須得在桂林的出版社繼續寫稿掙錢,倆人約定以書信聯繫。

在這個通迅如此發達的當代,都有很多情侶因為聚少離多而沒有堅持下去,更別說那個戰火紛紛,只有書信的年代。

烽火連天,人隔天涯,他們經歷了長達八年的戀愛。這八年中,倆人幾度失聯,相互沒有任何音訊。戰爭硝煙不斷,唯一不變的是不離不棄的兩顆心。

總有勸巴金,再找個吧,這樣異地戀多不靠譜啊。每次巴金都沉默不語,他堅信,戰火可以炸毀一切,卻毀不掉人心。

1944年5月,蕭珊和巴金終於喜結連理,此時巴金已經40歲,蕭珊也已經27歲了。

巴金在桂林灕江東岸,借了朋友的一間木板房當新房,他們沒有添置任何家當。

簡簡單單,卻也十分美好。無需物質的繁華,因為愛足夠豐盛。

巴金夫妻與兒子小棠、女兒小林

婚後的日子平靜而美好,巴金寫稿,蕭珊持家,還有了一雙兒女。

新中國成立後,巴金在文學界有了較高的地位,社會活動日漸增多。他經常外出開會,出國訪問,還要寫文章,一年中總有很多時間不在家。

家裡的一切,都是蕭珊在操持,在不能相見的日子裡,依然不忘記寫信關懷對方。

對妻子,巴金始終是感激的,而且越來越感激。蕭珊承擔起了家庭的細碎雜事,使他無後顧之憂。都說愛人需要磨合,而他們就是如此的默契。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巴金在寫作

28年的婚姻生活,從頭到尾的相親相愛,沒有爭吵,沒有怨言。

愛上了,然後好了一輩子,相濡以沫大抵如此。

巴金與蕭珊的愛情堪稱圓滿,尤其在那個思想解放混亂不堪的時代實屬難得。


正如冰心所述:「巴金最可敬佩之處,是他對戀愛和婚姻態度上的嚴肅與專一。」

04

1966年,那場十年浩劫,打破了倆人平靜的日子。

作為文化名人的巴金被推到了風口浪尖上,「覆巢之下無完卵」,作為其家屬的蕭珊也難逃劫難。

在那些黑暗的日子裡,巴金被批鬥,被戴上了莫名其妙的帽子,可是蕭珊始終都知道自己該做的,是給他一個安定的後台,讓他有依靠的地方。

她默默承擔著,儘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增加丈夫的憂愁,減輕他的痛苦。

一方面是自己的難言的境遇,一方面為丈夫擔驚受怕,雙重的夾擊下,苦苦支撐的蕭珊終於倒下了。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蕭珊

她被檢查出患上了腸癌,檢查出來的時候,已經很晚了,由於是「罪人」的家屬,一直沒能得到及時的醫治。

直到1972年7月底,蕭珊才好不容易住進中山醫院病房,但癌細胞已經擴散,在開刀進手術室之前,她生平第一次對巴金說:「看來,我們要分別了……」

而生命的最後,蕭珊最擔心的還是巴金。在她離去後,他何以獨活?

蕭珊開刀後僅活了5天。1972年8月,蕭珊走了。從此陰陽兩隔,只能懷念。

蕭珊去世後, 巴金在短短的幾天之內就白了頭。他將妻子的骨灰放在自己的枕邊,每夜與之共眠。他說:「她是我生命的一部分,她的骨灰里有我的血和淚。」

從蕭珊離開的那一天起,無數個夜裡,與妻子在夢裡相逢成了巴金望眼欲穿的期待。但多少次殘夢中醒來,他的枕邊空空如也

此後的許多年,從上海武康路113號路過的人們,經常看到一位形單影隻的老人,如倦歸的鳥兒,在黃昏里或暮雨中踽踽獨行,滿身滿眼都是無枝可依的淒涼。

蕭珊去世時,巴金才68歲,他懷念了她整整37年。

他將自己的深情寄予作品上,寫了《懷念蕭珊》、《再憶蕭珊》,還有《一雙美麗的眼睛》等文章。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1988年,巴金與小孫女暄暄

無數次,友人勸他:「再找一個老伴吧,有個人說話,也挺好。」

巴金給了他一個最簡潔明快的回答:「不想找老伴,沒有興致和勁頭。」其實大家都知道,巴金心中那個位置依舊是蕭珊。

晚年巴金曾說:「人死如燈滅,我不相信有鬼。但是,我又多麼希望有一個鬼的世界。倘使真有鬼的世界,那麼我同蕭珊見面的日子就不遠了。」

2005年,百歲老人巴金再沒有睜開眼。根據他的遺願,他和妻子蕭珊的骨灰被撒入上海長興島附近的東海。

他們投奔大海的懷抱,亦重回彼此的懷抱。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從此,再沒有什麼能將他們分開

他是民國最深情的男人,與妻子相愛36年,最後守著她的骨灰過餘生圖片

蕭珊用她的一生換得了巴金一生的愛,一輩子的懷念,一世的緬懷。而巴金用他的堅持和保留證明了蕭珊愛的價值,愛的意義。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願有歲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頭。

巴金與蕭珊的愛情,誠如是!


熱門內容

友善連結



八方快聞是一個網路文摘網站,在浩瀚的網海中摘選即時的、優質的、知識的及趣味性的網路文章給大家欣賞,八方快聞努力做到讓每一個人,能夠使用所有裝置在不同時間地點,都能夠輕鬆享受數位時代的閱讀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