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一座千年古墓,專家苦苦尋找10年,老漢隨口一言,破解古墓鎖鑰


古今凶史千年古墓有奇技,老農一語破傳奇。年月,在江蘇徐州的一座名為獅子山的石頭山上,當地村民在開山炸石頭時發現了一處兵馬俑坑。村民將情況及時上報後,徐州博物館專家趕赴現場進行了發掘...

- 2019年7月02日11時00分
- 科學文摘 / 古今凶史

古今凶史

千年古墓有奇技,老農一語破傳奇。

1984年12月,在江蘇徐州的一座名為獅子山的石頭山上,當地村民在開山炸石頭時發現了一處兵馬俑坑。村民將情況及時上報後,徐州博物館專家趕赴現場進行了發掘。兵馬俑坑的發現,預示著這裡有一座大墓隱藏在山中,從兵馬俑的造型來看,這是一座漢代大型古墓。

這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徐州博物館的專家在得知這個情況後,立刻組織精幹人員尋找古墓入口,一探這千年傳奇的漢代古墓葬。


80年代採石頭現場

大墓到底在何處?專家根據兵馬俑坑的位置及其地貌,初步判定古墓就在獅子山上。但是獅子山地勢平緩,上面有諸多民居,為尋找古墓設置了層層障礙。而且此山是一座石頭山,洛陽鏟無法使用,更由於民居密集,不能用大型機械進行深挖。

1985年初,獅子山村委召集全村70—80歲的老人開調查會,十幾位老人七嘴八舌說了不少情況,提出了不少古墓道的可能的入口處。考古隊組織人員按照老人指出的地點去尋找,結果發現都沒有找到入口。在此情況之下,考古代決定利用現代科技手段尋找古墓。由此,三次大規模的尋找古墓行動開始了。

專家發掘兵馬俑現場

1986年春,第一次大規模尋找古墓工作啟動,此次考古隊請來了煤炭部地質普查大隊前來尋找古墓,地質大隊帶來了當時國際領先的探測儀器——微伽重力儀。地質隊用微伽重力儀圍著獅子山轉了20多天,出動人馬100餘人次,發現了獅子山有一塊區域有異常情況。

隨後,考古隊對這一塊異常區域進行重點發掘。但經過5、6天的艱辛鑽探後,證實重力儀找到的是風化岩,並不是什麼古墓。由於重力儀無法找到古墓,只得暫停了尋找工作。


第一次大規模尋找,失敗了。

上山尋找

1987年1月,第二次大規模尋找行動開始了,此次尋找有中國礦業學院北京研究生部教授寧書年出任總指揮,邀請了全國10個省的30多位有實踐經驗的科技人員,動用了最先進的探測設備9種,機器數量為150多台,整日圍繞著獅子山每一寸山石搜索。

這些設備有重力、磁法、電法、低頻、放射性(α卡法、測氡法)地質雷達、淺層地震儀等9種。探測工作從1月25日開始一直持續到2月10日結束,探測時間為半個多月,最後形成了一本長達200多頁的《綜合物探、探測古墓研究報告》。

山上采點

這個《綜合物探、探測古墓研究報告》指出,經過多物探方,打殲滅戰,發現約有2000平方米的山體內存在「異常區域」,其中有三條節狀異常區域非常明顯,條狀區域寬度約為2米左右。經過專家分析,這很有可能就是古墓的墓道。根據檢測的數據分析,報告給出了最有可能是墓道入口的3個重要位置,這無疑是一個最令人振奮的消息。

當年6月,考古隊根據報告提供的「古墓進口可能性最大的位置」進行了挖掘性探溝驗證,考古隊員兵分三路對著三個最有可能的位置進行深挖,希望能夠找到古墓入口。然而,三隊人馬挖到山體2米左右的地方時,底下全是厚厚的基岩,絲毫不見有墓道、墓門的跡象。獅子山古墓,還是沒有找到。

第二次大規模尋找,依然以失敗告終。

大規模搜索

1990年春天,徐州市主要領導專門就此事做了部署,要請了江蘇省地震局的研究人員攜帶先進設備前來探測。江蘇省地震局的科研人員用地震探測儀,將獅子山15000平方米的山頭探測了一個遍,最後劃定了墓葬的大體區域,並且宣告古墓位置已經找到。

鑒於前兩次的失敗教訓,考古隊不敢掉以輕心,於是要求地震局再做一次複查,但地震局並未再提供幫助。於是在當年的秋季,徐州當地又幫忙請來中國礦業大學幫助驗證古墓區域。結果經過驗證,發現地震局劃的古墓區域14米以下為岩溶形成的溶洞,溶洞高度約為08—1.1米,溶洞內堆積的大量淤積紅色粘土,並非是古墓的封土。

第三次大規模探測,又宣告失敗。

先進設備

三次大規模搜尋,前後耗去資金10多萬,浪費了大量人力物力,皆未獲得成功。之所以三次都失敗,原因是多方面的:一是機器有時候越是先進,受到外界的干擾反而越大;二是獅子山上有民居聚集,外部條件極為複雜,對儀器有些影響;三是前來搜索的技術人員,大多都是找礦、找水的技術員,對考古沒有絲毫經驗,用原來找礦、找水的辦法找古墓,可能還真的搞不定。

無論如何,失敗就是失敗,再多的藉口也是枉然。三次大規模搜尋讓考古代士氣很受打擊,兵馬俑坑發現已經過去5年了,花了那麼大力氣竟然連墓道的門都沒摸到。一想到這裡,徐州當地從上到下,從博物館到考古隊都不免焦急起來了。

古墓墓道

為了尋找古墓,徐州博物館的專家王愷每天都到獅子山查看古墓地形,吃住都在獅子山上的老鄉家裡。他知道肩上的擔子很重,全徐州、全省乃至全國都在看著他們,五年來的努力千萬不能就這樣白費了,一定要找到獅子山漢墓,不然對不起國家的經費,對不起徐州老百姓的期待,也對不起自己吃的這碗飯。

無數個日日夜夜,王愷都在山上轉悠,甚至每天晚上做夢都想到自己挖開了獅子山漢墓的墓道。用他後來回憶這段往事時常說的一句話來形容就是:那個時候幾乎已經走火入魔了,一天到晚就是想辦法找古墓。

1994年發掘現場

一天晚上,王愷應邀去一戶村民家吃飯時,席間從一位老人口中得知有人曾在山上挖過紅薯窖。王愷一聽此話,頓時心中一驚,這石頭山全是巨石構成,紅薯窖該如何挖成?循著這個線索,說不定還真是開啟這座千年古墓的鑰匙,王愷於是立刻丟下碗趕去挖紅薯窖的那位村民家。

在村民的指引下,王愷找到了紅薯窖的位置,那是三個很大的紅薯窖,位於靠近山腰處的凹陷處。王愷將一座紅薯窖的門打開後跳了進去,他劃染了一根火柴,清楚地看到了這個紅薯窖是一個長條形的石窖,石窖上有鏨子鑿過的痕跡。


楚王棺

「跑不掉了!肯定就在這裡!」王愷從紅薯窖里爬出來後,興奮得像一個孩子般手舞足蹈。他終於找到了進入獅子山古墓的方法,找到了同向這一傳奇古墓的鑰匙。

第二天,考古隊全數出動從一戶姓張的人家房子的北側空地上往下挖,在挖了一個長1.8米、寬1米的深溝後,發現溝中出現了一些褐色的土壤。王愷用探鏟繼續往下打了一米深,又打出了很純的粘土出來。緊接著,他們又從紅薯窖里繼續往裡挖,終於挖到了古墓墓道的石牆。

金縷玉衣

1994年,在距離發現獅子山兵馬俑10年後,國家終於批准發掘獅子山古墓。獅子山上的居民被全數遷走,大型挖機、吊機等設備進入獅子進行挖掘工作。當獅子山古墓墓道被挖開後,王愷等人才驚訝地發現,這座古墓竟然是鑿山為穴,古墓在深達100米的山肚之中,如此墓葬手法著實高明,怪不得找不到半點蛛絲馬跡,可見古人智慧之高,技術手段之強,令今人不得不折服。

經過三個多月的挖掘,挖機和吊車運走5000多立方石頭和泥巴後,古墓終於可以進入了。當王愷等人進入墓道後,這才發現這座古墓原來在下葬不到100年後已經被盜,墓主玉棺被打開,金縷玉衣被拆掉,玉片丟得滿地都是。墓主遺骸被從玉棺中拖出,骨骸散亂一地。

出土的漢代古玉

在墓室地上,專家發現了10顆夜明珠,夜明珠雖然在地下藏了兩千多年,但依然顆顆飽滿,色澤光鮮,堪稱無價之寶。經過數月的緊張發掘工作後,王愷等人從古墓中找到了大量的古玉,有玉璜、玉蟬、玉杯、玉龍等物,還有銅錢10多萬枚,印章130多枚,共有國家級文物2000多件。

經過對古墓出土文物的研究,王愷等人發現,這座古墓的墓主人為西漢時期第三代楚王劉戊的墓。劉戊是第一代楚王劉交的兒子,於公元前174年繼位,劉戊驕奢淫逸,好大喜功。漢景帝三年(公元前154年)劉戊參加了七國叛亂,最後被周亞夫打敗。

出土的漢代兵馬俑

劉戊驕橫跋扈,犯上作亂。但漢景帝還是沒有將他誅殺,而是賜他自刎。劉戊死後,漢景帝又准許他以楚王之禮下葬。獅子山漢墓就是劉戊及其妃子的墓穴,此墓開鑿於深山之中,由於古墓規模宏大,又經過了10年發掘才成功,出土了大量國寶級文物,因此被定為1995年全國十大考古發現之首。

獅子山漢墓的發現,圓了王愷一生的夢想。古墓發掘成功後,提供線索的老漢、幫助發掘的村民都得到了相應的獎勵。王愷也因為發現此墓立下大功,在後來當上了徐州博物館的館長。

楚王墓

由此,一座古墓的傳奇畫下了句點。


延伸閱讀

世界上最武斷的國家,「黃、賭」都是合法的,很多人

美國火星車能工作幾年,沒核電池,我國天問一號只能

「新春走基層」持續升溫,織金洞景區春節四天旅遊綜

美到窒息的天路,好想找一個人去私奔

杭州最有名的“高仿”景點,幾乎沒有本地人,外地遊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