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五代:這幾副畫,件件都是禁止出國展覽藏品


......【董源瀟湘圖卷】《瀟湘圖》卷,五代·南唐,董源作,絹本,設色,縱50cm,橫141.4cm。本幅無作者款印,明朝董其昌得此圖後視為至寶,並根據《宣和...

- 2017年8月30日20時35分
- culture

董源瀟湘圖卷

《瀟湘圖》卷,五代·南唐,董源作,絹本,設色,縱50cm,橫141.4cm。

本幅無作者款印,明朝董其昌得此圖後視為至寶,並根據《宣和畫譜》中的記載,定名為董源《瀟湘圖》,後入清宮內府收藏。

「瀟湘」指湖南省境內的瀟河與湘江,二水匯入洞庭湖,「瀟湘」也泛指江南河湖密布的地區。圖繪一片湖光山色,山勢平緩連綿,大片的水面中沙洲葦渚映帶無盡。畫面中以水墨間雜淡色,山巒多運用點子皴法,幾乎不見線條,以墨點表現遠山的植被,塑造出模糊而富有質感的山型輪廓。墨點的疏密濃淡,表現了山石的起伏凹凸。畫家在作水墨渲染時留出些許空白,營造雲霧迷濛之感,山林深蔚,煙水微茫。山水之中又有人物漁舟點綴其間,賦色鮮明,刻畫入微,為寂靜幽深的山林增添了無限生機。五代至北宋初年是中國山水畫的成熟階段,形成了不同風格,後人概括為「北派」與「南派」兩支。董源此圖被畫史視為「南派」山水的開山之作。

周文矩文苑圖卷

《文苑圖》卷,五代,周文矩作,絹本,設色,縱37.4cm,橫58.5cm。

本幅無作者款印,根據圖左宋徽宗「瘦金體」題字:「韓滉文苑圖,丁亥禦劄」,下書「天下一人」押,遂定為唐代韓滉作。然從時代風格看,少唐畫氣息,最明顯的是衣紋線條顫動曲折,極似五代周文矩所創的「戰筆描」。另外人物頭戴的「工腳上翹」的幞頭形式,亦至五代才出現。同時,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藏有一本周文矩的《琉璃堂人物圖》卷,後半段畫面與此圖完全一樣,故可肯定《文苑圖》作者是周文矩,所畫內容為琉璃堂人物故事。至於兩圖孰為原本?抑或均屬摹本?據考,美國的《琉璃堂人物圖》卷水平較差,人物面相稍欠神采,衣紋用筆頗見柔弱,且圖首宋徽宗題「周文矩琉璃堂人物圖,神品上妙也」和下鈐「

內府圖書之印」均偽,故此圖當為宋以後摹本。而《文苑圖》人物神采奕奕,筆墨功力深厚,本幅右下角又有南唐墨鈐「集賢院禦畫印」,證明此圖不會晚於五代,極可能即周文矩原跡,惟前半段已佚,也許周文矩又重臨了後半段,亦不排除為同時高手臨仿本。總之《文苑圖》屬五代真跡名品,殊無疑義。

作品所繪琉璃堂人物故事,據考即唐玄宗時著名詩人王昌齡任江寧縣丞期間,在縣衙旁琉璃堂與朋友宴集的故事,與會者可能有其詩友岑參兄弟、劉眘虛等人。《文苑圖》繪四位文士圍繞松樹思索詩句,有倚壘石持筆覓句者,有靠松干構思者,有兩人並坐展卷推敲改詩者,情態各異,形神俱備。所缺前半段從《琉璃堂人物圖》中可以看到,是畫四人圍坐議論,其中有一位僧人,還有侍奉的童僕。從全卷場面可領略當時宴集之盛況。

此圖畫法與《琉璃堂人物圖》及周文矩另一幅《重屏會棋圈》卷(宋摹本)相比較,風格相似,都呈周氏典型面貌,但水平卻有高下之分。本圖人物衣紋所運「戰筆描」細勁有力,曲折中見流暢,圓潤中具輕重,樹石勾染細緻,富層次和立面感,人物情態尤富神采,個性各異。作為五代一幅真跡,確反映了該時代所達到的水平。

此圖見於《石渠寶笈·初編》和明·詹景鳳《玄覽編》著錄,可能曾入南唐後主李煜《閣中集》,後又入北宋徽宗《宣和睿覽集》。

衛賢高士圖卷

《高士圖》卷,五代,衛賢作,絹本,設色,縱134.5cm,橫52.5cm。

本幅無款識,卷前有宋徽宗趙佶瘦金書標題「衛賢高士圖」,雖為立幅,但裝裱成手卷形式,是北宋內府「宣和裝」。

描繪漢代隱士梁鴻與妻孟光「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故事。畫家把梁鴻的居所安排在山環水繞的大自然中,全幅上半部為巨峰壁立,遠山蒼茫,下半部為竹樹蓊鬱,溪水潺潺。人物活動在畫面中部,恰是觀者的視覺中心:梁鴻端坐於榻,竹案上書卷橫展,孟光雙膝跪地,飲食盤盞高舉齊眉。主人公神態坦然平和,雖房舍簡陋、粗食布衣,但高人隱士志在山野的高潔志趣令人油然而生敬意。

此圖雖為主題人物畫,實則集山水、人物、建築畫為一體。山石多用干筆皴擦,注意用墨色的深淺對比強調峰岫的凹凸和凝重的質感,石上干筆點苔的技法更是畫家的獨創。房屋和木欄柵籬用界筆描繪,結構交待嚴謹清楚,並能表現出一定的立體感和縱深關係,是今天我們能見到的傳世捲軸畫中年代最早的以界筆「植柱構梁」的建築畫跡之一。

此圖曾經宋周密《雲煙過眼錄》,明張丑《清河書畫舫》、清孫承澤《庚子銷夏記》、安岐《墨緣匯觀》、《石渠寶笈·續編》、阮元《石渠隨筆》等書著錄,是一件遞藏有緒、鑑定界公認的五代衛賢真跡。

阮郜閬苑女仙圖卷

《閬苑女仙圖》卷,五代,阮郜作,絹本,設色,縱42.7cm,橫177.2cm。

本幅無作者款印,根據歷代著錄和卷後跋語,此圖流傳有緒,是阮郜唯一的傳世作品。本幅有清乾隆帝題詩。本幅及前後隔水有高士奇、乾隆、嘉慶、宣統內府諸收藏印記共22方,殘印6方。

「閬苑」是傳說中仙人的住處,有時也指宮苑。此圖描繪的當是仙山閬苑,為仙女生活遊玩之地。圖中描繪蒼松翠竹間,一群女仙休閒的情景,其中三個地位顯赫,在小仙女的陪侍下坐在一起,或執卷欲書,或展卷凝視,或撥弄三弦。四周有乘鸞女仙、乘龍女仙、駕雲女仙,還有在海面上凌波漫步,緩緩而來的女仙,與地上群仙互為呼應。

畫中女仙體態纖弱,衣紋勾描細密圓軟,一反唐周昉時代侍女之豐肥與衣紋線條之方硬。樹枝多畫成蟹爪狀,畫法略似李成。坡石以墨線勾,染青綠色。水紋繁複,刻劃極為生動,有唐人遺風。清人高士奇在跋中云:「五代阮郜畫,世不多見。《閬苑仙女圖》曾入宣和御府,筆墨深厚,非陳居中、蘇漢臣輩所可比擬。」

宋《宣和畫譜》,清高士奇《江村消夏錄》、《江村書畫目》,卞永譽《式古堂書畫匯考》,吳升《大觀錄》,內府《石渠寶笈·初編》等書著錄。

關注這個號的你很優秀,感謝你的關注,我會為你帶來更多你喜歡的內容。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