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諾獎得主石黑一雄:我的一部分感覺像一個冒名頂替者


北京時間月日時(瑞典當地時間時),瑞典文學院宣佈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日裔英國籍作家石黑一雄。頒獎詞說:“他的小說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們與世界連為一體的幻覺下,他展現了一道深淵。”▲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KI)獲得了年諾貝爾文學獎。圖據諾貝爾官網在之...

- 2017年10月13日02時24分
- 人文文摘 / 紅星新聞

北京時間10月5日19時(瑞典當地時間13時),瑞典文學院宣佈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授予日裔英國籍作家石黑一雄。頒獎詞說:“他的小說富有激情的力量,在我們與世界連為一體的幻覺下,他展現了一道深淵。”

▲日裔英國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獲得了2017年諾貝爾文學獎。圖據諾貝爾官網

在之前博彩公司開出的賠率榜單中,並未出現過石黑一雄的名字,在石黑一雄獲獎時,不少人感嘆諾獎再次“爆冷”。不過,在世界文壇上,石黑一雄早已有一席之地,其作品有《遠山淡影》《長日留痕》《無可慰藉》《千萬別丟下我》《浮世畫家》等。石黑一雄的代表作《無可慰藉》《別讓我走》《長日將盡》《被埋葬的巨人》也已由上海譯文出版社出版。

紅星新聞第一時間通過英國特約記者採訪了剛獲得諾獎的石黑一雄。石黑一雄目前住在英國倫敦,當BBC聯絡他獲得諾獎時,他甚至一開始以為是玩笑,因為評委會一直沒有聯絡過他,“這是一個巨大的榮譽,主要是因為這意味著我追隨了最偉大的作家的腳步,所以這是一個了不起的讚揚。”

▲石黑一雄圖據視覺中國

直到記者打電話才相信獲獎

“一部分感覺自己像一個冒名頂替者”

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目前住在倫敦Golders Green,在接受紅星新聞特約記者採訪時,雖然周圍一片混亂,不斷湧進採訪的記者,但石黑一雄依然平靜,像他的語言文字一樣淡然。他笑著說,“這是絕對的混亂。我的經紀人打電話說,宣佈我是諾貝爾獎得主,但是有這麼多假的訊息,這些日子很難知道什麼能相信,所以我沒有真正相信,直到記者開始打電話以及來到我家門外。怎麼有那麼多記者知道我的家?”

石黑一雄說,自己很榮幸獲得諾獎,他希望諾貝爾獎成為一種永遠的力量,“這個世界正處於一個非常不確定的時刻,我希望所有的諾貝爾獎都能像現在這樣,成為世界上一股積極力量。”他補充說,“如果我今年能在某種形式上成為某種潮流的一部分,在一個非常不確定的時間裡營造某種積極的氛圍,我將深受感動。”

石黑一雄也分享了自己的另一種心情,“我的一部分感覺就像一個冒名頂替者,感覺很糟糕。村上春樹、薩爾曼·拉什迪、瑪格麗特·阿特伍德、麥克卡西、麥卡錫,都馬上進入了我腦海,我只是想‘哇’。我太年輕了,不能贏得這樣的東西。但是我突然意識到我已經62歲,所以我是在獲獎作家的平均年齡。”

▲當地時間2017年10月5日,英國倫敦,英國作家石黑一雄在得知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在家中接受媒體採訪。圖據視覺中國

希望寫作繼續下去

“獲獎是昨天的事”

相比寫小說,石黑一雄更大的愛好是音樂,他的偶像正是去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鮑勃·迪倫。石黑一雄還喜歡彈吉他、打鼓。高中畢業後,石黑一雄一度做過一支樂隊的打擊樂手。英國媒體評論石黑一雄是電影、戲劇和小說一起玩耍。

在獲得諾獎後,石黑一雄也表達了對諾貝爾文學獎可能帶來的影響,比如寫作上名人分心的負擔。他說:“我希望它不會標記某種結局。我不得不在許多作為公眾名人作家的需求之間爭取很多的寫作生涯,並找到做實際工作的時間和空間,所以我希望自己的寫作繼續下去,和以前並沒有什麼不同,獲獎是昨天的事。”?

石黑一雄說,“我只是希望我不要懶惰或自滿,我希望我的工作不會改變。我希望年輕的讀者不要被諾貝爾文學獎推翻。”

東西文化碰撞

“在英國長大的日本家庭對寫作至關重要”

石黑一雄在日本長崎出生,五歲時搬到了英國。正如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中文譯者周小進和《無可危機》的中文譯者郭國良所說,東西文化的碰撞對他的寫作有很大影響,“他畢竟是東方人,雖然用的是英語寫作,但敘事和表達上都還是東方式的。”周小進告訴紅星新聞記者。

石黑一雄告訴紅星新聞特約記者,在英國長大的日本家庭對他的寫作至關重要,讓他從不同的角度看待許多英國同行。

探討變革中人們內心的感受,“記憶”是貫穿在石黑一雄創作始終的主題。如他的第一部小說《群山淡景》講述了英格蘭生活的日本寡婦悅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長崎的災難和戰後恢復;《浮世畫家》則通過一位日本畫家回憶自己從軍的經歷,探討了日本國民對二戰的態度;《無法安慰》講的是在一個不知名的歐洲小鎮,一名鋼琴家如何掙扎著按照計劃去演出的故事……

▲石黑一雄最近出版的作品圖據豆瓣

評論界認為,在石黑一雄的作品中,人物內心世界的孤獨、壓抑、自欺與不安,雙重敘事策略起到瞭解構敘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石黑一雄認為,這是“日本藝術的悠久傳統,表面的平靜和表面的剋制”,如果被壓制的話,情緒會更強烈。?

記者對話石黑一雄

“諾獎保持推動世界向好發展”

記者:作為一名作家,有期待過諾貝爾文學獎嗎?

石黑一雄:不,沒有,我當然沒有在期待這個獎。這不是我一般會想的事情,但我必須說這確實是一個令人吃驚的獎項。但這是十分珍貴的。

我認為委員會成功使得自己遠離了政治的幹擾,但同時又保持參與了世界發展。對我而言,我認為他們會為一些相當好的作品站出來。

世界正處在一個非常不穩定的時期,人們對於價值十分不確定。我確實相信諾貝爾獎意味著一些好的事情。同時我很榮幸與偉大的科學獎和諾貝爾獎獲得者一起獲獎。我認為委員會保持了他們推動世界向好發展的信用。

記者:獲獎有什麼感受呢?

石黑一雄:我十分感動。我們都有過關於諾貝爾獎的想法,不僅是諾貝爾文學獎,還有其他諾貝爾獎。這個獎被過度消費了,我們從小就聽過諾貝爾,這是我們茶餘飯後的談資。我不知道我們是否都夢想過獲得諾貝爾獎,這看起來像一個最終的夢想。

文化

立刻分享


最新文字內容

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