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每年一億的基金捐款,中國前首富陳天橋究竟在研究什麼奧秘?


生活懂智慧年,陳天橋和妻子雒芊芊投入億美元,成立了陳天橋雒芊芊腦科學慈善基金會,扶持腦科學研究機構。這個推動醫學進步的舉動,卻使當時的陳天橋...

- 2020年11月04日18時55分
- 科學文摘 /

生活懂智慧

2016年,陳天橋和妻子雒芊芊投入10億美元,成立了陳天橋雒芊芊腦科學慈善基金會,扶持腦科學研究機構。

這個推動醫學進步的舉動,卻使當時的陳天橋夫婦卷入一場巨大的旋渦之中。“為什麼陳天橋把錢捐給美國,而沒有捐給疫情中的祖國!”大家紛紛對陳天橋進行討伐。

巨額捐贈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真相終於浮出水面

與輿論所言不同,關於陳天橋夫婦向國外巨額捐款的說法,竟是被曲解的“真相”!

原來,陳天橋夫婦一直在支持中國腦科學的醫學研究應用。

2017年,陳天橋雒芊芊研究院與複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上海周良輔醫學發展基金會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共同組建上海陳天橋國際腦疾病研究所。正如陳天橋希望的那樣,他想建立一個聚集中國優秀腦疾病專家的平台,在這裏研究者能夠進行大腦相關疾病研究、臨床和基礎研究交流和國際合作。

陳天橋夫婦二人一直致力於腦科學項目的重大研究。在基金會成立前的兩年,他們包機前往美國,40多天時間裏,幾乎參觀了美國所有頂級高校的腦神經實驗室並會見了校長,其中包括德克薩斯大學、斯坦福大學、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卡內基梅隆大學等。

經過多次實地考察,最終確認了美國的腦科學研究環境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所在,兩年後,夫妻兩人投資的基金會在美國成立。第二年,陳天橋將基金會項目引入中國。

將項目引入國內

近年來,中國的醫學研究發展迅速,急需一批優秀人才加入和大量資金投入,陳天橋腦科學慈善基金會的到來,將如何助推中國醫學研究大踏步前進?他是否又會掀起另一個行業又一次腥風血雨?

能夠獲得成功的人腦袋裏總是充斥著一堆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關鍵還不顧一切的揮霍著自己的財富。陳天橋便是這樣的人!

2017年,隨著上海陳天橋國際腦疾病研究所成立,成為基金會項目進入中國的第一個契機。在隨後的日子裏,陳天橋一直想要將腦科學研究在國內更加深入的發展。

基金會為這個項目總投入約5億元人民幣!對於一家非盈利、公益性研究機構來說,這是一筆巨大的支持,很是鼓舞人心。也正因如此,無論陳天橋走到哪裏,都能刺激著優秀人才抱團聚集的神經!這一次,由陳天橋擔任研究所理事長,理事會成員吸引了中國工程院院士、華山醫院神經外科主任周良輔,華山醫院副院長、中國知名神經醫學專家毛穎,毛穎同時出任所長。

陳天橋在研究所成立之際表示:“很高興這個機構能夠落地,希望可以讓中國更多優秀的腦科專家、醫生、醫療機構共同努力踐行健康中國戰略,推動中國腦疾病臨床研究邁向國際最高峰。”至此,陳天橋在美國的基金會將福祉帶回國內。

物色腦科技新一輪投資標的

在2019年的世界人工智能大會上,伊隆·馬斯克和馬雲展開了“雙馬”對談。探討未來人腦與機器誰更智能。但我認為如果要對談腦研究,陳天橋更適合與馬斯克對話。因為陳天橋正計劃帶著人腦研究的成果重出江湖。

陳天橋關注的 “大腦能力開發”與我們常說的——人工智能(AI);虛擬現實(VR)和增強現實(AR)相類似。陳天橋曾說過,VR的終極版本就是做夢,與其依賴穀歌頭盔進入虛擬世界,不如通過控制大腦,從而控制我們的夢境。“當我從美夢中醒來時,我總是很失望。那麼如果我能在夜裏繼續做我的夢呢?如果你能把一個夢持續做下去,那將是一個巨大的產業。

雖然陳天橋不喜歡遊戲,曾直言“《傳奇》是個爛遊戲,盛大是個好公司”,但他還是從“爛遊戲”中受到啟發。前兩年他突然改口,“我真心認為,遊戲是最好的娛樂方式,因為它把你的肉體留在世間,把你的思維和行動上傳到虛擬社區,相當於我在遊戲裏看到數千萬個活生生、赤裸裸的靈魂和思想,在按照特定規則運作。這是我下決心做大腦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影子。”

自從陳天橋夫婦投身基礎腦科學研究,他們一直將此視為人生值得攀登的第二座高山。為此,二人一直在琢磨如何物色到腦科學研究領域中更好的投資標的。

當前,陳天橋雒芊芊研究院在大腦研究方面主要有三大領域的布局:發現腦、治療腦、發展腦。對於“發現腦”和“治療腦”方面的工作,夫妻兩人在加州理工學院和華山醫院找到了幫手。

但要去哪裏覓得“發展腦”的合作機構呢?

2019年,陳天橋聯合來自國際、國內科學領域的專家,主辦和聯辦了多次學術會議,邀請近50位全球知名科學家在會上發表演講,交流最新科學研究成果。同年還主辦了攻擊認知障礙臨床評估學術研討會和培訓、遊戲治療腦疾病國際學術交流會、腦機接口國際學術交流會等。從2019年到2020年,陳天橋一邊推動基礎腦科學研究發展,一邊物色腦科技新一輪投資標的。

第一個腦科學前沿實驗室落成

終於,在2020年10月,陳天橋雒芊芊研究院(Tianqiao and Chrissy Chen Institute,TCCI)第一個腦科學前沿實驗室,在上海華山醫院虹橋院區落成投入使用。這個實驗室獲得了TCCI捐助的5億人民幣,支持中國腦科學研究,並承諾給予科學家充分的學術自由,每個階段會向全國乃至全世界的科學家開放,提供資金、設備、臨床等方面的資源支持。這一次,夫婦倆又向前踏出了重要的一步。就連華山醫院院長都贊歎:“這個實驗室是比較夢幻的,要把它做成最不像醫院的醫院。”未來,神經外科大腦手術將在這裏取得質的飛躍。

要說這個實驗室能給我們創造哪些“奇跡”?“‘盜夢空間’可能不再局限於科幻小說。”多名海外專家帶來了他們最前沿的研究成果,“讀心術”、“兒童多動症遊戲”、“夢境調控”、“氣味睡眠”各種新奇研究讓人大開眼界,驚歎不已。

就像陳天橋曾說過得那樣:“我要把球傳給離球門最近的人!”也許現在看來他只是在從事腦科學領域的研究,揭示人類最本質的奧秘,但在這個過程中,他正試圖創造人類持續生存的最大可能。這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快樂和成就感,也為所有人贏得更多的生命時間,試問誰不想活過百年,有病可醫,有難可解呢?在這一點上,他再次登上高台,被無數人仰望!


延伸閱讀

一支躲過山洪的自駕車隊,翻越天山,探尋傳說中最後

局部減肥用這些方法 想瘦哪裡你說的算

吃過很多肉醬,唯獨忘不了那個味!

王菲和張柏芝童年照大pk!哪一個更好看?你覺得謝

似冰又似水的超級冰,地球生命的出現到底有多幸運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