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詩經《國風·衛風·考槃》賞析


長安書童考槃先秦:佚名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 2019年1月31日09時01分
- 人文文摘 / 長安書童

長安書童

考槃

先秦:佚名


考槃在澗,碩人之寬。獨寐寤言,永矢弗諼。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 譯文

築成板屋山之坡,賢人居如安樂窩。獨眠獨醒單獨歌,絕不走出這山阿。


築成板屋在高原,賢人在此獨盤桓。獨眠獨醒單獨宿,此中樂趣不能言。

◆ 注釋

考槃在阿(ē),碩人之薖(kē)。獨寐寤歌,永矢弗過。

阿:山阿,大陵,山的曲隅。一說山坡。薖:「窠」的假借字,貌美,引申為心胸寬大。一說同「窩」。歌:此處作動詞,歌唱。永矢弗過:永遠不復入君之朝。一說永不干預世事。過,過從,過往。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陸:高平之地。一說土丘。軸:本義為車軸,此處指中心。一說正確,或說發展,或說誇姣的樣子,或說盤桓不行貌。弗告:不以此樂告人。一說不哀告、不訴苦。


◆ 賞析

這是一首山人的讚歌。標題就包容著讚美的意思。《毛傳》說:「考,成;槃,樂。」朱熹《詩集傳》引陳傅良的闡明:「考,扣也;盤,器名。蓋扣之以節歌,如鼓盆拊缶之為樂也。」黃熏《詩解》說:「考槃者,猶考擊其樂以自樂也。」總之,標題定下一個愉悅讚美的感情調子。

此詩會集描寫兩個內容。一個內容是山人形象。「碩人」一詞,本身就帶有身體高大與思維崇高雙重含義。全詩重複強調「碩人之寬」「碩人之薖」「碩人之軸」,傑出「寬」「薖」「軸」,實際上表明山人的日子是自在酣暢的,胸懷是寬廣崇高的。他遠離濁世,又使濁世慕名。因此,這個山人儘管隱居山間水際,但仍然是受人們尊敬仰羨的社會人。山人是賢者,處身於窮鄉僻壤。碩人是山人,是賢者,是有崇高思維寬廣胸襟的巨人,對此詩篇重複吟詠,詩內詩外,都得到體現。詩中描寫的另一個內容,是隱居的環境。「考槃在澗」「考槃在阿」「考槃在陸」,不管在水澗、山丘、高原,都是人群日子較少的當地。山人之所以叫做隱,當然並不僅僅在於遠離社會日子。雖然前人有「大隱於朝,中隱於市,小隱於野」的說法,在朝廷、販子之中做山人不是不可以;不過,一般說來,山人大多數指遠離人群會集活動的範圍,到山林、水際、海島等較荒僻當地去日子的一批人。山人也可以說是自願從社會中自我放逐者。詩篇採用了正面烘托的方法,把隱居的環境寫得幽靜雅致。山澗、山丘、黃土高坡,都不涉一筆荒蕪、蒼涼、冷落,反而成為一個符合山人所居的幽雅環境。那麼,賢良的山人在幽雅的環境中,就如魚得水,漫步、歌唱、游賞,自得其樂,酣暢自在。所以,隱居之樂也永遠不能忘卻,更不想離去了。賢人、幽境、愉悅三者相結合,激烈地表達出碩人的隱居,是一種崇高而高興的行為,是應該受到社會尊重讚美的。

詩篇每章一韻,使四言一句,四句一章的格局,在整齊中見出改變。全詩以山澗小屋與獨居的人心境對照,板屋雖小,只感覺天地之寬。環境之美,眷戀不出,尤其是一「獨寐寤言」的勾勒,增界全出,在自我的天地之中,獨自一人睡,獨自一人醒,獨一個人說話,早已是恍然忘世,凸現出一個明顯生動的隱者形象。作筆的簡練,選項取的鏡頭之典型,人物是呼之欲出,境之耐人尋,確有妙處。

◆ 創作背景

歷代學者一般以為此詩為讚許山人而作。《毛詩序》以為這首詩是諷刺衛莊公不用賢人的,說:「《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王之業,使賢者退而窮處。」朱熹《詩集傳》則以為此詩是讚許「賢者隱處澗谷之間」。


延伸閱讀

俄羅斯舉動令美國緊張,與英國一起警告:呼籲停止反

陪嬰兒聊天是無用功?新手爸媽別急著下定論,科學實

准兒媳帶婆婆去旅遊,花了3000塊錢買對手鐲,回

空洞的世界究竟有怎樣的科學奧秘?

楊利偉進入太空攜帶手槍?在外太空槍有何作用?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