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口對口呼吸怕不怕傳染愛滋病和B肝?蚊蟲叮咬呢?


--由急救醫生賈大成發表于健康心肺復甦CPR是恢復心臟驟停患者的自主循環、呼吸和腦功能所採取的一系列急救措施,包括心肺復甦徒手操作、藥物搶救...

- 2019年2月02日14時05分
- 健康文摘 / health

2018-06-23 由 急救醫生賈大成 發表于健康

心肺復甦CPR是恢復心臟驟停患者的自主循環、呼吸和腦功能所採取的一系列急救措施,包括心肺復甦徒手操作、藥物搶救以及相關儀器如AED的使用等。這是一門能在危急時刻挽救猝死者性命的技術,說實在的,每個人都應該掌握。能救人一命,功德無量。在進行心肺復甦操作時,口對口吹氣進行人工呼吸,是重要的一環。然鵝,一說到人工呼吸,很多人想到的不是救死扶傷,而是自動腦補以下畫面:

有的甚至腦洞大開:口對口呼吸會不會感染愛滋病?這麼問看似無厘頭,實際上也是個嚴肅問題哈。那咱就說說,滿足你們的好奇心。


能夠去做,而且經常做CPR的人都有哪些?大致包括,院前急救人員、院內的醫務人員、急救系統的工作人員、警察、消防隊員和其他願意幫忙的熱心群眾。搶救就可能接觸到患者的體液,無論暴露於何種體液下,對急救人員和病人都有潛在的疾病傳播的可能。不過急救人員多是經過專業培訓,能夠避免接觸血液和體液,實際情況也證明,院前感染疾病的傳播風險不會高於院內。再者,愛滋病主要的傳播途徑包括性接觸傳播、血液傳播、母嬰傳播、人工受精等,不會通過唾液及身體的接觸方式傳播。儘管在醫務人員和病人之間有輸血、沾血器械刺破皮膚的傳播,但在CPR中由於口對口呼吸而傳播者未被證實。直接的口對口復甦可以發生唾液交換,然而,HBV陽性的唾液並未顯示可以由口腔黏膜、共用的污染器或B肝攜帶者傳播。另外也未被認為在蚊蟲叮咬、接種、切口污染、開放傷口中由感染HBV病人唾液傳染。因此急救人員感染愛滋病或B型肝炎的可能性是很小的。理論上,唾液或空氣傳播的皰疹、腦膜炎雙球菌、空氣傳播疾病如結核和其他呼吸道感染等情況的風險是很大的,但罕見皰疹由CPR傳播的報導。

雖說是在緊急情況下救人,但是衛生問題當然不可忽視,如果對傳染這樣的事情有顧慮,可在患者口上覆蓋一次性CPR屏障消毒面膜,然後再進行口對口吹氣。這種面膜專門用於口對口吹氣時的唾液隔離、空氣濾過的功能,防止病菌交叉感染。

如果沒有這樣的設備,在傷病員與施救者口之間用透氣布料隔開,也可起到一定的防污染作用。


當然,如果您在做心肺復甦時不願吹氣,完全可不做口對口吹氣。早在《2000美國心臟協會心肺復甦及心血管急救指南》中就曾指出可以不做口對口吹氣,但一定要做胸外心臟按壓,別忘記撥打急救電話120。


延伸閱讀

人類在以後的未來會開啟「人類2.0」的機械時代嗎

美翻啦!九張圖讓你看盡重慶美景。過一下眼癮也行呀

銀河系有宇宙中所有的天體種類嗎?還有哪些驚人的天

綠蔭碧水夏情柔 閒庭散步賞美景

闢謠:貓咪流淚是情感所驅?可別因為感動而耽誤了治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