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真稀罕!這頭豬參加過戰爭,還得到過十字勳章!|啥是佩奇


海淀公安文/夕揚一頭豬,有名字不是稀奇事,可是名字跟德國元帥「提爾皮茨」一樣,參加過戰爭,得到過十字勳章,還被永久保留在帝國戰爭博物館裡,那...

- 2019年2月04日23時01分
- 歷史文摘 / 海淀公安

海淀公安

文/夕揚

一頭豬,有名字不是稀奇事,可是名字跟德國元帥「提爾皮茨」一樣,參加過戰爭,得到過十字勳章,還被永久保留在帝國戰爭博物館裡,那就是一件稀罕事了。


沒錯,說的就是本豬,看什麼看,沒見過豬嗎?(來源:英國帝國戰爭博物館)

雖然這年頭,母豬上樹都不稀奇,更何況保存在博物館裡,但必定是一頭有故事的豬。

時間追溯到1915年,那時正值一戰,在那炮火紛飛的年代,這頭豬身披五彩衣、腳蹬沖天靴,頭戴紫金冠,手持AK-47……

以上均屬虛構,這頭豬其實是1915年時,德國派「德勒斯登」號軍艦去南美洲執行任務時,戰士們以備不時之需所帶的口糧。

這艘船將是傳奇豬生的開始(來源:naval)

本來它的命運是任人宰割,被人當做口糧的存在,可是命運卻跟它開了一個玩笑。


德國軍艦行至智利海域,與英國皇家海軍狹路相逢,仇人見面分外眼紅,雙方激烈炮轟對方,最終以「德勒斯登」號的自沉告終。

螻蟻尚且貪生,何況豬乎,強烈的求生欲讓它在水面上奮力掙扎,雖然暫時擺脫了被屠宰的命運,可是它不甘心就這樣被淹死,沒有價值,沒有意義,豬生當轟轟烈烈!

豬生當如此,我還沒有享受到,我不能死(來源:Sail Magazine)

上帝仿佛看到了它靈魂的吶喊,感受到它不屈的意志,可能是這種與天爭命的氣概感染了旁邊軍艦上的英國士兵。

於是英國士兵把它撈了上來,並給它起了一個名震四海的名字——「提爾皮茨」。

「阿爾弗雷德·馮·提爾皮茨」是當時德國海軍元帥,有著「德國大洋艦隊之父」的稱號。

起這個名字,英國是想借它來侮辱德國海軍,並將它視為棄暗投明的德軍俘虜。

英國甚至還給它頒發了鐵十字勳章(德意志榮譽的象徵),表彰它到最後一刻都留在母艦的「忠勇」。

看到沒有,只有我「提爾皮茨」可以趴著(來源:維基共享)

隨後,「提爾皮茨」在英國海軍「格拉斯哥」號巡洋艦上呆了一年。

它的任務主要是負責——吃吃吃,沒事露個臉噁心一下德軍,再也不用擔心被屠宰,可以說是豬生巔峰了。

可能厭倦了打打殺殺,1916年,「提爾皮茨」被送到了朴次茅斯港(英國皇家海軍之傲)的皇家海軍炮術學校,回到總部謀發展。

大好前途擺在眼前,不少動物陪著它,可處於放養狀態的它,卻不思進取,招貓逗狗,為所欲為,越長越大。

那個豬,你過來,給我捶捶背!(來源:IWM)


總部怎麼能容忍這種份子存在,決定哪來的讓他回哪去,把它還給「格拉斯哥」號艦長約翰·盧斯。

雖然它以一己之力對抗十幾個海軍士兵,但最後還是被「繩之以法」,塞到車裡送還盧斯。

提爾皮茨:放開老子,否則讓你吃不了兜著走!(來源:shutter stock)

可是盧斯也升職了,不想沾染上這個「重量級惹禍精」,盧斯束手無策、頗為煩躁,思來想去,決定——拍賣,並將拍賣所得捐給英國紅十字會。

1917年12月11日,「提爾皮茨」在拍賣會上被成功拍賣,價格眾說紛紜,最少的版本摺合到現在也要幾十萬人民幣,最多的高達215萬,或許豬的一生就該活的這麼有價值吧!

十幾萬,嗯?不,幾百萬,嗯!!!

之後,它經過幾次轉賣,最後還是沒有逃過被吃的命運,童話里都是騙人的,老天給它開了一道與眾不同的門,最後的歸途卻是一致,豬生啊!

它的最後主人第六代波特蘭公爵把他的頭做成了標本,贈給了倫敦的帝國戰爭博物館。

提爾皮茨:究我一生,終究爭不過命運,掙不脫輪迴!(來源:IWM)

1920年博物館首次對外開放,包括國王喬治五世的大約十萬人都一睹它的風采,從此它活在傳說里。


延伸閱讀

你身上哪些是只有媽媽才能遺傳給你的基因?

5億多年前地球生物突然爆髮式增多,卻不見其祖先,

獅子捕殺母猴,不料它的懷裡還藏著一隻幼猴,接下來

470光年外找到早期太陽系影子?科學家:該恆星只

胖胖的肥橘貓雖然很可愛,但鏟屎官要始終將貓咪的健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