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又一溫州人登頂珠峰!他嘗試的是另一種攀登方式


鄭朝輝在攀登途中。溫州網訊北京時間月日:分,溫州人鄭朝輝成功登頂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雖然未能實現此前制定的「單人無協作」計劃,但鄭朝輝此次登...

- 2019年3月19日06時19分
- 旅遊文摘 / 8264

8264

鄭朝輝在攀登途中。

溫州網訊北京時間5月16日15:34分,溫州人鄭朝輝成功登頂世界之巔珠穆朗瑪峰!雖然未能實現此前制定的「單人無協作」計劃,但鄭朝輝此次登頂的方式與普通的商業攀登完全不一樣。


鄭朝輝原本制定的計劃是「單人無協作」攀登珠峰。何為單人無協作攀登?是指無背夫、無嚮導、無隊友的情況下,依靠自己的力量按照珠峰完善的線路去攀登。

登山方式主要分喜馬拉雅式和阿爾卑斯式。前者主要作用於商業服務,採用團隊協作方式幫助客戶完成攀登。後者則是獨立自主完成攀登。

去年,三名溫州人陳瓊、王仲輝、潘正勝登珠峰,都是商業模式,也就是喜馬拉雅式,有成熟團隊,有統一指揮,有夏爾巴嚮導協助。

不過,出發前鄭朝輝就強調,自己這次登珠峰也並非是純粹的阿爾卑斯式:「因為我避不開使用規定的路繩。但我會自己運輸自己的攀登物資,比如帳篷、爐具、燃料、睡袋、食品、氧氣等。攀登時沒有嚮導或協作的陪伴和指導以及協助,需要自己判斷如何攀登,什麼情況下沖頂,什麼情況下撤退,遇到問題怎麼解決。這些都需要獨立思考。」

這是更加接近自主攀登的一種方式。通俗地說,含金量更高。

挑戰成為國內單人無協作登頂珠峰一直是鄭朝輝的一個夢想。但在沖頂前,「暈暈狼」出於安全的考慮,經過慎重選擇,他放棄了自己運輸氧氣,也就是放棄了無協作攀登。


在確定沖頂時機之後,登珠峰總指揮出於安全考慮,指派一個夏爾巴嚮導跟隨。

「雖然真心不喜歡有協作人員陪著我沖頂,但我也只能接受。」5月10日沖頂前,鄭朝輝在朋友圈裡作出說明。

雖然最終沒能實現單人無協作登頂珠峰,但鄭朝輝的登頂之路依然與普通的商業攀登有著很大區別。

對此,鄭朝輝可以很自豪地說:「我們不一樣!」

早在3月18日,鄭朝輝就已開啟征程。當日,他離開他熟悉的陽朔,登上飛往成都的飛機,開始其無協作自由攀登珠峰行程。

行前,他建了一個群——「2018自主攀登珠峰直播群」,還提前聯繫了如何購買群直播小助手,對他的珠峰攀登過程進行全程直播。

為何要全程直播?鄭朝輝解釋說,一方面當然是要做個見證,另一方面也是表明自己對待攀登的理念。

在這個直播群,可以掌握他的第一手消息。

3月28日,鄭朝輝抵達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正式開啟珠峰之路。

4月7日,開始珠峰攀登拉練,熟悉路線。

4月28日,結束最後一次拉練,開始儲備體能,等待窗口期,準備沖頂。

5月10日,窗口期確定,一支支隊伍開始從南坡大本營出發。

全軍突擊!

同日,「溫州獨狼」出動……

從5月10日-16日,從C1到C2到C3到C4……

5月16日,從上午開始,群友都知道今天將是沖頂之日,所有人都在等待著最後的消息。

直到5月16日15:34,直播群第一時間傳來消息:「狼隊」(鄭朝輝)成功登頂!

鄭朝輝何許人?他為何敢於嘗試單人無協作攀登珠峰?他的「身世」想必很吸引人。

這是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名字。但是,1976年9月14日出生的鹿城區人士鄭朝輝卻一點都不普通。

這是一匹來自溫州的「狼」。

鄭朝輝的網名是「暈暈狼」,在登山圈,熟悉他的人都親切地稱他為「狼隊」。在珠峰直播群里,大家都是「狼隊」「狼隊」地叫著,鄭朝輝這三個字很少出現。

鄭朝輝1995年開始接觸戶外運動,1999年開始以阿爾卑斯方式為主的雪山攀登,是一個全能型的自由攀登者。2005年,完成海拔6154米的魯孜峰單人無協作攀登,這是他的「處女峰」。

2010年,單人無協作登頂海拔5383米的玄武峰。


2013年,開闢「挖掘機」線路,完成5482米的白馬扎拉雀尼處女峰首登。

近些年來,他已組織百餘次雪山攀登:11次雀兒山、7次寧金抗沙……至今有一百多次5000米-7000米以上的雪山攀登經歷。

重點來了,鄭朝輝並沒有8000米以上的攀登經歷。

8000米以上的經歷都沒有,就敢去登珠峰?聽起來似乎匪夷所思。

這也是鄭朝輝此次選擇從尼泊爾一側珠峰南坡攀登的一個重要原因。眾所周知,尼泊爾對攀登珠峰的資格條件,低於北坡。

20年的阿爾卑斯式攀登經歷,使鄭朝輝在技術、經驗上都已經比較「老到」。此外,他對珠峰已經做了長達數年的研究,天氣、路線、許可證、裝備等等方面,「狼隊」都研究得比較透。

拿裝備來說,單人攀登最大問題是如何降低重量,如何做到最輕量化。比如適合8000米的高山靴、連體服、睡袋、帳篷,能夠極大限度保障裝備方面的先進性。

裝備方面,鄭朝輝的配備幾乎都是頂級的。

他說,這次登珠峰,幾乎花光了自己所有積蓄。

眾所周知,攀登珠峰費用很高,但鄭朝輝並非土豪。

從1993年到2006年,他一直是溫州雙鹿啤酒廠員工,2006年待崗後專職登山教練。

2017年,單位買斷讓鄭朝輝獲得一筆可以最低限度攀登珠峰的費用,於是他便毫不猶豫開啟了自己此次的「終身大計」,也就有了昨日攀登珠峰之壯舉。

最新消息,鄭朝輝已經安全下撤到C4營地。下撤過程因為體力等原因,往往比向上攀登更為兇險。因此,對於登珠峰來說,只有完全撤離至5200米左右的珠峰大本營,才能算圓滿成功。

讓我們一起祝福鄭朝輝平安下撤歸來!


延伸閱讀

免費一整年!洛陽欒川縣8家景區,對這部分群體免門

白內障不及時治療可能會引發青光眼?

用氫彈能夠引爆木星嗎

收藏向!細數那些經典的南戲代表作

說話辦事聰明又得力,最有大將風範的三大星座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