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網路閱讀成為最高樂趣。

噩夢的源頭在哪裡?科學家可能找到真相:左右大腦神經活動不對稱


環球科學大觀科學前沿觀天下篤學明理洞寰宇我們都有這樣的經歷,半夜時被夢中的駭人場景驚嚇到,從睡夢中猛地坐起,神情呆滯。噩夢,是降低我們睡眠質...

- 2019年4月28日14時59分
- 科學文摘 / 環球科學大觀

環球科學大觀

科學前沿觀天下 篤學明理洞寰宇

我們都有這樣的經歷,半夜時被夢中的駭人場景驚嚇到,從睡夢中猛地坐起,神情呆滯。噩夢,是降低我們睡眠質量的罪魁禍首之一。近日,科學家們通過追蹤噩夢期間大腦神經活動,找到了做噩夢的真相。


在睡眠過程中的一段時間裡,我們的心率加快、肌肉鬆弛、血壓升高,同時大腦電波頻率加快,還會伴隨著眼球快速擺動,這個狀態被稱為快速眼動睡眠期(REM)。實驗中,研究人員會在志願者熟睡至快速眼動期時突然叫醒他們,並對大腦神經活動進行分析,追蹤了睡眠中的人大腦中負責產生憤怒情緒的部位。

研究人員發現,參與者在這個時期,右側額葉皮層的神經活動大大加強,這使睡夢中的人非常容易產生憤怒的情緒,最終做起了噩夢。這項研究在Neuroscience上發表。

這表明,我們之所以會做噩夢,正是因為右側額葉皮層的神經活動增加造成的。這種神經元活動的不對稱性對我們了解噩夢的形成原因十分關鍵。不過,該研究的樣本數量只有17人,且只進行了兩個晚上的研究,尚不具有強大的說服力。但對於整個研究來說,這是探究噩夢本源的第一步,要想深入了解什麼是噩夢、為什麼會做噩夢的問題,還需要進一步深入的研究。

有關研究統計表明:人的一生中大概有1/3的時間都在做夢,且沒有證據顯示睡覺做噩夢與正常生活中的吉、凶、福、禍間存在直接聯繫,我們也無需為此擔憂。

作者/朱張航宇


參考文獻:EEG Frontal Alpha Asymmetry and Dream Affect: Alpha Oscillations Over the Right Frontal Cortex During REM Sleep and Pre-Sleep Wakefulness Predict Anger in REM Sleep Dreams,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15 April 2019, 2884-18


延伸閱讀

馬斯克1860億美元成世界首富:智能汽車的勝利、

九村小學教育集團畢業課程之科學探秘之旅來了!

上海到成都的高鐵,全長1985公裏,建成將串聯多

請專家把脈!深圳市教育科學研究院實驗小學(光明)

特斯拉多次降低,馬斯克成首富,既然志向在外太空建


熱門內容

電子書選